刚刚过去的“十一”长假,感觉如何?是依然拥挤、依然疲惫、依然比上班还累,还是从容自在、逍遥快活、找到了久违的“爽”?
  1999年,我国开始实行黄金周制度。11年来,人们逐渐以不同视角解读这种从日本舶来的休假方式:有人说它推动了“井喷式”的消费热潮;有人说它让人们陷入了赶集式的疲于应对;有人认为它的弊端已集中显露;有人认为它仍然活力十足,只需局部改革。
  2010年的最后一个长假已经过去,现在,让我们重新聚焦黄金周的去留存废。

被长假 人为制造旅游高峰

  每逢黄金周,很多人开始“紧张的消遣,忙碌的休闲”:不辞辛苦地买票,人挨人地坐车,只为了能够走马观花地逛景点,长假沦为身心俱疲的战役。不知不觉中,人们开始“被长假”,黄金周对消费的边际贡献逐渐递减、负效应悄然增加。资料显示,在五一黄金周取消后,目前“五一”3天假期,景点客流量比过去7天减少三成以上,交通、住宿、饮食等各方面的压力有很大程度的减轻,这表明取消黄金周后,人们的出行质量也有所提高。因此,专家建议,应该连“十一”黄金周都取消。

保长假 恢复长假刺激经济

  虽然黄金周的弊端日益显现,但是经过10余年的适应,黄金周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国民都能享受到的假期,成为一项实实在在的“可诉性权利”,某种程度上,黄金周的存在填补了“带薪休假”制度缺位造成的空白和缺憾。除了经济上的带动作用,黄金周更给国人带来了新的消费观念和新的消费方式。事实上,“五一”长假缩短并未解决之前存在的交通拥挤、服务质量下降等弊端,反而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而延长假期有利于扩大内需,因此有专家提议恢复“五一”黄金周。

去长假

带薪年假是最终方向?

  西方发达国家全民集中放长假的情况很少,这在很大程度上缘于这些国家能够很好地执行公民带薪休假制度。因此,解决目前黄金周的困境,最根本的还是要完善职工的带薪休假制度,使之成为常态,让集中式休假变成分时式休假,把选择休假时间的机会留给普通百姓,而不是13亿人统一放假。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有关负责人曾表示,今后假期改革的方向绝对要推行自由灵活的带薪休假制度。但目前为止,带薪休假对很多人来说依然是镜花水月,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奢望,是没有监管和惩罚机制的条文。

改长假

将长假变为更多短假

  黄金周制度运行中的“硬伤”,使人们希望享受更多个性化、多元化的休闲方式。2008年起,“五一”长假被清明、端午和中秋等中国传统节日的短假取代,这种安排能减少集中消费、集体旅游的不理智性,又能重拾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过也有人担心,以“年节多放短假”来代替“黄金周长假”,国家旅游部门会担心旅游消费的潜在需求无法激发。但如果继续增加短假(例如在假期相对较少的三季度增加一到两个短假期),可刺激其他类型旅游消费需求,同时减少大家对黄金周长假的依赖。

‘放’长假

放假由地方或企业做主

  2009年起,广东在全省范围内恢复“五一”长假,包括5天强制性休假,以及2天“鼓励单位根据自身情况弹性安排”的建议性带薪休假。杭州、湖南、新疆、重庆等地的旅游部门,也提出了类似建议。对此,国家旅游局答复:如果地方政府认为恢复“五一”黄金周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可以根据本地实际情况进行试点。将放假自主权交还给地方是一种进步,而更进一步的是将“放假权”交给具体企业。何时放假、怎样放假、不放假应当如何补偿等等,应当由企业根据自身情况,与工会商议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