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一词在大众中一向是很贬义的,贪婪会让一个人变得讨厌,会让一个人无视他人福利,会让一个人铤而走险去干伤天害理的事。在天主教中,贪婪是七宗罪之一。
  在2008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贪婪一词也成为许多蹩脚经济学家所热衷使用的理论,他们说世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就是因为华尔街的商人太贪婪了。
  再过几天,美国大片《华尔街:金钱永不眠》就要在国内上映,其在1987年出品的前传《华尔街》则有一句经典台词:贪婪是个好东西。奇怪的是,经济学界早就有很多人这么说了,而且也有人指出用“贪婪”来解释金融危机是空洞无力的。
  今天,让我们重新理解下“贪婪”这个词汇吧。

戈登(1987年)

贪婪是个好东西!

  重点就在于——贪婪,抱歉我找不到更好的字眼,贪婪是好的,贪婪是对的,贪婪是有用的,贪婪可以理清一切,披荆斩棘直捣演化的精髓,贪婪就是一切形式之所在。
  对于生活要贪婪,对于爱情,对于知识,贪婪激发了人类向上的动力。
  贪婪,你们记住我的话,不但能拯救泰达纸业,更难挽救机制失调的美国。

亚当·斯密(1776年)

我们的面包来自别人的自利之心

  任何一个想同他人做交易的人,都是这样提议的。给我那个我想要的东西,你就能得到这个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每一项交易的含义,正是用这种方式,我们彼此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绝大部分的东西。我们期望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切。我们不是向他们乞求仁慈,而是诉诸他们的自利心;我们从来不向他们谈论自己的需要,而只是谈论对他们的好处。

周其仁(2010年)

贪婪并非金融危机之根源

  对于次贷危机,一些媒体解读为华尔街的贪婪,我想从别的角度来解读这个问题。贪婪不能凭空发生,是有载体的。现在看到市场的大起大落是有载体的,不是通过意念来完成的,而是有一种表达的途径,就是说拿什么来买这些股票、房产,这些一手接一手的钱是丛哪俚来的?这个钱不是居民存起来的,也不是美国政府省下来的钱,而是主要来自贷款。他的债权人多是落后的国家、发展中国家。

许小年(2008年)

贪婪无可指责

  经济学中没有贪婪这个词,经济学开宗明义第一章就是消费者最大化效用,厂商最大化利润,投资者最大化回报,当然,是在一定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贪婪无可指责,谁不贪婪?充满贪婪的世界不会失序或者崩溃,因为有恐惧去平衡它。应该讨论的问题是,为什么在泡沫中人们无所畏惧。
  问题不在华尔街的贪婪,人性生来贪婪,大家都一样,要问的不是如何抑制华尔街的贪婪,抑制华尔街的贪婪等同于抑制每个人自 己的贪婪,而是要问应该进行怎样的制度设计,使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实现贪婪和恐惧的平衡。

张维迎(2009年)

指责商人贪婪,不如说是政府官员决策的失误

  有人把这次经济危机归结于市场失灵,特别是经济自由化导致的结果。确实,危机出现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干预政策已经开始在全世界大行其道。
  但事实和逻辑分析表明,这次危机与其说是市场的失败,不如说是政府政策的失败;与其说是企业界人事太贪婪,不如说是主管货币的政府官员决策失误。
  在我看来,这次危机也许是复活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和彻底埋葬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机会。

薛兆丰(1999年)

善用人类自利之心可造福社会

  自私既可为善,也可为恶;人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问题并不在自私本身,而在于人所身处的制度环境不同。褒贬人的自私是空洞的。经济学家应该研究的中心课题是,始终自私的人,在不同的环境约束下,会采取什么不同的行动。
  是的,假如人不自私,就不会出现这些坏现象。然而,假如人不自私,就意味着人们连劳动和进取的动力都丧失了,社会经济会顿时崩溃。其实,很难想象一个人人都不自私的社会是什么样子——那是一个不可能的社会。相反,逐步建立一个能够有效利用人类的私心的社会,才是可取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