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体制第二阶段改革指导意见最终定稿发布,相关改革措施将于11月1日开始实施。事实上,不管制度怎么改,投资者最关心的依然是新股发行价格怎么定,买新股会不会再破发。
  定价是反映参与方是否依法从事资本市场活动、市场机制自身完善与否的最直接的表现。此次改革,至少在扩大博弈群体方面做了一些改进,只有当市场上的每一个参与者,以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价格去参与博弈,才是一个接近真实价值的价格,而非少数人利益最大化的价格。
  新股发行改革是否成功,最终要看投资者是不是满意。如果以这一点来衡量,我们的路,还很长。【我来说两句

王林

改革使新股价格更能反映市场选择

  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巡视员兼副主任王林介绍,2005年前,A股发行主要采用限定发行市盈率上限的方式管理新股价格。2005年初证监会推出询价制度,采用发达市场通行的“向机构投资者累计投标询价”方式确定新股发行价格,朝市场化方向迈出重要一步。2009年6月10日,新一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启动,围绕定价和发行、承销方式两个关键环节完善制度安排。2010年10月12日,证监会推出新股发行体制第二阶段改革措施,采用两措施提高定价信息透明度:要求主承销商披露投资价值研究报告的关键结论和主要参考信息;披露网下机构报价情况。

苏培科

应实施惩罚性报价成交机制

  新股发行制度彻底改革应从7项措施进行:一要改变权力发审模式,将新股发审权力下移;二要在询价环节实施惩罚性报价成交机制;三要取消网下特权分配机制,让市场中所有投资者公平参与申购;四要用“市值配比认购法”限制一级市场的“裸申专业户”,改变一、二级市场价格割裂的问题;五要解决全流通定价机制,例如将新发行的限售股借给专业的“借券公司”并实施融券,使IPO定价趋于合理;六要返还一级市场申购资金在冻结期的利息,让监管部门远离利益瓜葛;七要严格监管开盘、收盘和申购环节的各种市场行为,避免价格操纵。

皮海洲

“市场化发行制度”应当叫停

  中国股市目前还缺少市场化发行的土壤,不仅投资者不成熟,股市制度与股市监管也都跟不上市场化发行的需要,导致上半年市值蒸发5.88万亿,股民人均亏损3.5万,但却诞生了558位亿万富翁;过半新股上市后破发;超募资金远比计划募集资金还多;新股发行市盈率远远高于二级市场市盈率。新股发行成了中国股市的不公平之源,泡沫之源,风险之源,投机之源,罪恶之源。市场化发行不应该脱离二级市场束缚,发行市盈率必须以二级市场的市盈率为限。一切超越二级市场市盈率的新股发行都是投机、赌博行为,应坚决予以制止。

叶檀

第二阶段改革偏袒机构

  新规引人注目的是主承销商权利大增。目前询价对象包括基金、券商、保险、信托、财务以及QFII等六类机构,现在新增“主承销商自主推荐的具有较高定价能力和长期投资取向的机构投资者以及经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投资者”,主承销商只要制定推荐投资者的原则和标准,将推荐标准、决策程序以及最终确定的投资者名单,报中国证券业协会登记备案即可。表面上可增加主承销商责任感,但实际上大大增加了串通作弊可能性。除非监管层决定大规模扩大中小板与创业板新股上市规模,否则此举就是给主承销商的“哥们儿”送钱。

董少鹏

改革“第二阶段”让谁满意?

  经过第一阶段的改革,新股不败的“神话”已成过去。但是,一二级市场上新股投机氛围依然较浓。由于发行市场投机定价,中小投资者通过申购新股获取超额收益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第二阶段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新股发行市盈率,有效减少超募资金,抑制市场炒作氛围。这将有助于中小投资者可以享有一定的新股溢价盈利。我们相信,随着新股发行体制第二阶段改革逐步展开,新股发行定价会更加市场化,更加趋于理性;市场博弈也将在法治化的基础上实现相对平衡,“三公”原则更加深入人心。

网民

改革换汤不换药

  新股发行制度一向受到诟病,本次目的还是为了增强定价透明度、完善回拨机制和中止发行机制等着力点,发行人及其主承销商应根据发行规模和市场情况,合理设计承销流程,有效管理承销风险。实际上,改革的目的仍不是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而是保护承销商的利益,作为中国股市独特的发行价高,定价不合理的现象毫无改变,创业板就是例子,一些上市公司一上市就已经透支了未来三年甚至五年的业绩展望,谈何投资价值?若股价一上市都要高于净资产一大截,净资产还有多大的作用?改革已经整了两次了,问题没改观多少,又是换汤不换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