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结束的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五中全会的会议公告对未来中国的城镇化建设定下基调: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并构筑区域经济优势互补、主体功能定位清晰、国土空间高效利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区域发展格局。
  十一五期间,城镇化率年均增加0.9%。截至2009年底,中国已有城镇人口6.22亿,城镇化水平46.6%。而在十二五期间,预计我国的城镇化水平将超过50%,我国即将步入城市社会。
  从新农村建设到加快城镇化进程,我们的城镇化似乎在沿着既有的路径发展,但一个又一个绕不去的障碍横亘其间,这些障碍不仅存在于发展模式的争论,更有惯性思维方式的改变。在城镇化的争论中,我们最担心的还是城镇化进程不要穿新鞋,却走回老路……【我来说两句

榜样 不能单纯复制城市化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表示,传统的城市化模式需要转型,以经济效益为中心的城市化转向为生活更美好的城市化、对自然干扰最小的城市化。城镇化与城市化不同,城镇化的主体和目标都不是现有的大城市,而是内陆地区的地级城市、县城与乡镇。当城市发展已经不堪重负时,城镇化建设应吸取教训,分担城市职能,建立布局合理的城镇体系,实现城乡经济的协调发展。

误区 我们不要城市病

  农村与城市有各自不同的发展规律,城镇化不以城市化为模板,城镇化的发展也应避免城市病的出现。由政府权力主导的城市化过程往往以产业、经济导向,城市化主要是地方政府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手段。城市让生活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交通堵塞、污染严重等问题。未来的城镇化建设,必须坚决告别高污染、高能耗的传统发展模式。

环境

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

  摒弃将城市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的城镇化需要新思维。推进城镇化不应寻求生产要素的城镇化,更应该强调人本身的城镇化。现在各地城镇化总是表现为大规模圈地,规划工业区,城镇空间布局与环境承载能力冲突,这无疑为大城市病留下了后患。推进城镇化需要提高农村劳动生产率以及农村劳动力的素质,而城镇化需要高效利用国土空间,更需要营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环境。

警戒

不要卖地财政

  将建立生态文明作为城镇化建设的新思维需要城镇化强大的动力驱动。中国正处在经济社会向现代化转变的关键时期,城镇化是推动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从1999年到2007年,城市建成区的面积扩大了7.2%,但吸纳的人口只增长了4%,大规模的城区建设带来的是地方财政收入,但依赖售卖土地资金支撑的城镇化既是一种资源浪费,也不可持续。通过卖土地、搞规划得来的城镇化只不过是土地的城镇化,而远远不是人口素质的城镇化。

要点

社会保障得跟上

  城镇化不是简单的农民进城,乔迁新居的故事。城镇化需要破解户籍制度的难题,新进城的农民成为了新市民,他们理应享受同等的市民待遇。现在的城镇化往往是“两换”的过程:农民放弃宅基地在新落成的楼房集中居住,农民放弃农田耕地,换取城市户籍以及随身份而来的社会保障。新的城镇化应该消除就业歧视,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赋予新市民们公平的教育、社会保障、就业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