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在2010年《国家竞争力蓝皮书》中称,1990年至2008年,中国在全球100个主要国家中的竞争力上升了56位,现排名第17位。19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增长超10倍。2010年年中,中国经济总量超日本,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
  然而,中国经济崛起却似乎只体现在各类排名中,并没有形成可被国民感知的切身财富增长,越来越多的国民开始拥有“钱多了,却更不幸福了”的感觉。
  所幸,执政当局已意识到问题所在。在十七届五中全会对十二五规划建议中,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方向、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转变发展方式等事关民生幸福的议题,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如果这些举措能一一落实,将会使国家竞争力排名提升带来的荣誉感和自豪感,建立在更为合理的经济结构和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之上,使每一位国民都能切实感觉到生活幸福,未来可期。【我来说两句




原因 我们在变强,而别人在衰弱

  凭借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中国国家竞争力获得了强大的发展动力。但仔细检视就会发现,中国国家竞争力主要是经济增长和规模提升所带来的竞争力。1996年至1998年、2005年至2008年,是中国国家竞争力上升速度较快的两个发展阶段,而在这两个时间段内,亚洲金融危机和次贷危机带来的金融风暴,使发达经济体遭遇重创,而中国却迎来了发展战略机遇期。某种程度上,中国国家竞争力的提升并不是自身的进步,而是发达国家的衰落。

分析 总量简单增长,效率增长缓慢

  凭借庞大的经济规模和快速的经济增长速度,中国利用自己庞大而廉价的人力资源,通过大学扩招的方式迅速提高大学毕业生在就业人口当中的数量,提升了自身的综合竞争力。但是这样的国家竞争力仪仗的是经济总量,而不是效率竞争力。正因为效率竞争力的缺失,中国规模竞争力提升速度越来越缓慢,从全球第10位上升到第9位用了1年时间,从第7位上升到第6位却用 了5年时间。这其中既有经济总量扩大基数效应的原因,但更多是因为粗放型增长模式缺乏可持续性。




代价一

产业结构失衡

  为追求规模竞争力,中国经济多采用粗放扩张的经营方式,近20年经济增长主要靠消耗资源扩大投资驱动,房地产行业的膨胀发展尤甚。
  这样的产业结构缺乏竞争力,须立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整体排名的迅速上攀不能掩盖中国结构性矛盾的存在。
  主持蓝皮书报告的倪鹏飞博士也表示,剥开增长和规模两项光环,产业结构落后的问题实际上越来越严重。
  横向比较,同为人口大国的印度尽管在经济规模上落后中国,却拥有更平衡合理的产业结构。

代价二

创新能力缺乏

  随着改革开放与全球经济一体化深入,中国渐渐成为世界工厂。在全球产业链中,中国逐渐在制造这一环节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在创造更多产品附加值的创意设计领域,却很少出现中国的环节。中国倾尽自然资源与人力资源辛苦制造,却无法得到更多的产品附加值财富。曾在微软与谷歌工作的李开复曾表示,除非兴建一个新的教育体系,中国在五十年到一百年之内都不会出现类似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这对即将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反讽,未来中国如何提升竞争力,如何推动创新发展都需深入思考。

代价三

“幸福感”没有归宿

  在社科院的报告中,我们看到目前中国已有14个省份跨过经济规模过万亿的门槛,这意味着中国有不少省份都可以凭借一省之力与他国竞争。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提高国家竞争力,更需要国家的人民感觉到自身物质财富的增长,伦敦大小额亚非学院金融管理教授孙来祥表示,中国长期以来靠廉价劳动力吸引外资,促进出口,一个后果就是国内的购买力和消费不足。这不仅会妨碍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更会让没有充足购买力、不敢消费的国民感觉不到国家经济崛起的好处,并将最终影响到未来综合国力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