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过“超级过劳死(Super Karoshi)”么?这个变态游戏目的不是让主角找到出口安全过关,而是让主角冲向陷阱送死。事实上,大多数在办公室长坐不起的同学们,都在日复一日地“送死”——以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换取收入和经济的增长。江湖有云:“40之前,以命换钱;40之后,拿钱买命”。
   长坐办公室容易和各种慢性疾病结缘,这已经比常识还要常识了。但这一组数据你未必曾留意过:慢性病是全球60%死亡人口的罪魁祸首;医疗费用中有75%用于治疗慢性病;慢性病所导致的生产力损失,是治疗费用的4倍。
  所以,今年的夏季达沃斯特意组织了一场“没有健康就没有增长”的互动会议: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才能扭转越来越严重的慢性病爆发趋势?

专家 健康的人挣得更多

世界银行咨询专家Marc Suhrcke:慢性病问题实际上是可以影响教育、消费、储蓄、家庭收入和生育的。患慢性病影响劳动力表现,研究表明,慢性病使男性收入减少了5.6%,女性收入减少8.9%。在俄罗斯,健康女性比不健康女性的工资多22%。来自中国农村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身体非常健康的人比身体差的人每年多赚191元。从对经济发展的历史贡献来看,当今经济财富的30%~40%源自于健康。有案例表明,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健康比教育发挥的作用还大。

官员 疾病负担带来巨大压力

卫生部统计中心主任饶克勤: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逐步成为影响中国人健康的主要问题。我国因常见慢性病住院,一次一般要花掉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一半以上,农村居民人均年收入的1.5倍。我国80%的死者死于慢性疾病。如果中国人的寿命表中扣除慢性疾病因素,可增加平均寿命13.2岁。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15年,我国由于慢性病造成的直接医疗费用就将高达5000多亿美元。2005年,中国各种疾病的直接和间接经济负担已经占到GDP的12.9%,如果任其发展,到2020年将占到GDP的20%多。

学者

物质幸福只是人类福祉中的一环

美国知名环保人士比尔·麦吉本:最近不少记者跋涉到喜马拉雅山的不丹王国,据传不丹已经停止计算国民生产总值并且改用“快乐指数”。尽管当前不丹收入很低,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不丹国民的平均寿命在增长,经费也悉数花在教育、健康医疗和环境上,60%的不丹人都投入森林保护工作。他颇为赞同不丹前总理告诉里夫金对于幸福的理解:“我们必须从更广泛的层面来思考人类的福祉。物质幸福只是人类福祉中的一环,它并不能确保你和环境以及其他人能够和平共存。”

媒体

“橡皮人”般的精神困境

《新周刊》:经济持续高涨,许多人却激情不再。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变成无梦、无痛、无趣的“橡皮人”,“被高高在上的观赏者轮流捏拿玩弄,被生活的泥匠用压力捏成各种形态”,生活过得艰难、单调、自我,日复一日,变得无趣。成功主义、阶层板结、价值偶像缺失……或许应寄望社会变好,顺便改善个人处境。中国前所未有地需要生活的艺术,因为我们都如同《1Q84》里塞着车的的士司机:“因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到任何地方,所以到这地步,只好彼此觉悟。”这难道不是更可怕的慢性病吗?

网友

现实压力难以抗拒

网友岁月如刀:压力太大,没有办法,这一点在大中城市特别明显。谁也不想“以命换钱”,但现实中,大多数人根本没有选择余地。孩子上学,父母的健康,自己的社交人情,哪一样能离开钱?要想生存下去或者过上稍微好一点的生活,除了拼命工作努力挣钱以外,没有别的途径。说得更残酷一点,就算想合理合法地“以命换钱”,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