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日,有两则新闻引人注目:一则是中国GDP再超日本,连续第二个季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则是英国政府着手向法国、加拿大等国政府“取经”,将 “幸福指数”引入到经济指标评估体系中。
  你快乐吗?我不快乐。在中国大街上随机抽访,估计有一半的人会觉得不快乐,但与此同时,中国的GDP却在节节攀升。什么导致了人们的不快乐?GDP挂帅的体制被指是重要原因。这样的体制当然要改变,但怎么来改是个问题。引入幸福指数就可以了吗?事实上,只要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一切问题都好说。【我来说两句

国际初衷幸福更重要,GDP要让生活更美好

  一切源于法国总统萨科齐去年的一个决定。他去年曾宣布在衡量国家经济发展的时候将会考虑国民的幸福感。
   萨科齐的这一提议源自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和阿马蒂亚?森的提议。他们呼吁世界各国的领导放弃GDP这种纯经济上的概念,通过幸福和可持续发展来衡量经济发展。他们还建议国家的领导者将关注的重点转移到家庭财富以及国家发展的可持续性上。

  “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家总把GDP作为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否发达的重要指标。但是,位于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小国不丹,却把国民的幸福指数看做比GDP更加重要的指标。这提醒我们,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这是很多人的心声。

概念起源 “不丹”模式备受关注,指标体系待研究

  “幸福指数”的概念起源于30多年前,最早是由不丹国王提出并付诸实践的。20多年来,在人均GDP仅为700多美元的南亚小国不丹,国民总体生活得较幸福。“不丹模式”引起了世界的关注。近年来,美国英国荷兰日本等发达国家都开始了幸福指数的研究,并创设了不同模式的幸福指数。
   幸福指数是一个衡量百姓幸福感的标准,是衡量这种感受具体程度的主观指标数值。一方面,它可监控经济社会运行态势;另一方面,它可了解民众的生活满意度。幸福感是一种心理体验,是对生活的客观条件和所处状态的一种事实判断,是对于生活的主观意义和满足程度的一种价值判断。  

  近年来,我国多个城市也曾进行幸福感调查,如深圳社科院在做“和谐深圳”社会调查考评时,分三类指标测量居民的幸福感。事实上,究竟用如何的指标体系来考评幸福感,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中国现实 GDP高高在上,民众只能仰望

  经济的高速增长必然会带来民众幸福指数的提升吗?当然不!
  中国的GDP近些年是猛涨,十位数的增长很正常,中国速度令世界瞩目,“效率优先”的策略优势显现出来,在几乎一切为经济让路的情形下,中国的经济飞速前进。GDP猛涨是好事情,但法治与公平没能跟得上则使得中国的很多改革举步维艰,很多人对改革本身产生疑义。

  诸多生动的现实证明,中国民众正为房子、教育、医疗这三座大山所累,GDP的提高并未给民众带来很强的公平感和幸福感。相反,现有资源的分配不公,贫富差距的拉大等正在吞噬中产阶级并使得越来越多的家庭基础可能因一次大病而陷入衰落,这使得社会根基并不稳定甚至脆弱。
  我国的GDP每年都是以高速度递增着,而我们的生活却不显峰不露水?这是藏在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疑问。

当下困惑 引入指数就会幸福吗?不一定

  我们真正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采用同样的GDP核算体系,中国产生了更多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当然不是因为GDP本身有缺陷,而是因为我们“GDP挂帅”的体制。
  在现有体制下,如果非要用某个指标,比如幸福指数来作为重要参考的话,问题就解决了吗?会不会又和GDP一样,产生比其他国家更多的问题或者没有的问题?

  《经济学人》杂志有个观点:人类生活大幅改善,价值观势必随而改变。过去认为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大部份人都可拥有后,反而被视为生活所必需,失去了原有价值。
  几十年前,“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在很多中国人眼里是个梦想,如果能有辆汽车代步那更是天方夜谭,到今天,这些曾经的奢望和幻想都变成了现实,人们有了当初梦寐以求的生活,但是人们就幸福了吗?
  归根结底,就算经济再成熟,可能仍会有很大的群体不快乐,快乐与否跟经济有关系,但不是唯一的关系,人们的快乐与否更多的是与政治社会因素有关。

迫切呼声 寄望于幸福指数于事无补,更要公平

  邓小平曾经说过:“人民对这个问题感觉敏锐得很。我们上面怎么算账也算不过他们,他们那里的账最真实。”
  实际上,人们已经开发出大量的指标来弥补GDP的不足。我们有专门的碳排放指标、空气指数和水污染程度指标、森林覆盖率指标,以及在这些指标上综合而来的绿色GDP指标。但这些指标都缺乏一个很关键的要素,就是社会的公平正义。

  要保证国民幸福,保证有质量的GDP首要任务就是公平公正。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公民社会的建立以及民生保障体系的建立,非常关键。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劳动者基本收入的提高与保障,社会法律法条的建立与地位的稳固等等这些都是为民众幸福保驾护航的基础。
  事实上,幸福指数是一个综合指标。当一个指标过于“综合”之后,其作为激励考核的效率就会下降。如果说我们真的需要一个综合性指标的话,当然希望这个指标是相对客观的、核算相对准确的,而幸福指数显然不适合作为综合指标。综合指标在当前的中国如此重要,一旦选择不当将会带来严重后果。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祝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