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有的是背景,咱们有的是背影”、“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朝里’有人好做官”……这些经典话语早已道尽有人脉的妙处和无人脉的尴尬。2007年春晚,一群农民工子弟朗诵出“别人与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时,感动之外还有一些人奚落——没有“父母”(关系),怎么改变“明天”?
   《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身份背景对后天发展的影响加大,社会底层人群向上流动面临困难。《中国青年报》评论说,需要强烈关注年轻大学生们在圈下“人脉”选项时那种无力而又无奈的情绪。爸爸和自己,到底谁靠得住?

人脉决定命运? “父辈求学”时代到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这几乎是一个“父辈求学”的时代:大学毕业就业,父辈的人脉关系十分重要;上大学,家庭的经济条件(是否能支付学费)、父辈的关系(在自主招生和校内优惠加分中“发挥作用”)也有很大影响;上高中、初中、小学,能否择校、借读进更好的学校,取决于父辈的经济实力和权力大小;在求学过程中,学生是否被安排进“重点班”、“快班”,能否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也有着父辈人脉、资源的较量……可以说,无时不刻都摆脱不了“父辈”的影响。

上升空间? “鲤鱼跃龙门”代价越来越高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兼薪酬委员会会长苏海南:大学收费高、毕业工作难找等社会现象造成近几年社会底层特别是农民以及农民工家庭的子女,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的动力越来越小,成本越来越高,总体上看,渠道有变窄的趋势。对农民家庭而言,改善生活的另一条渠道是进城务工。许多农民工也正是怀着这样的梦想走进城市的。但由于农民工工资长期徘徊在较低的水平,多数人缺少应有的社会保障,因此其向上流动的空间也非常小。

另类说法

户籍制度是罪魁祸首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李长安: 根本上说,就业歧视属于制度性歧视,特别是不合理的户籍制度,无形中使劳动者分成了“三六九等”。职业分割是就业歧视表现之一。绝大多数农民工集中于苦、累、脏、危的行业,基本上属于蓝领阶层。即使是素质相对较高的非本地户籍大学生,也存在职业不稳定、晋升机会少等问题。由于被歧视者的工资福利待遇不能得到提高,生产积极性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劳动态度就会转为消极,产出效率和产品质量就不能得到提高,最终受损失的还是歧视者本人与社会整体效益。

理想很丰满

大学生认为能力比关系重要

网络调查:一项调查显示,在求职就业过程中,35.47%的人认为父辈关系很重要,多数人则认为自身能力远比父辈的社会关系更重要。而2009年5月,同样类型的调查得出的结果是,近96%的人均认为父辈关系对于大学生就业来说非常重要,最起码会有一定的影响。专家分析,2009年5月份经济危机的影响尚未完全褪去,在招聘职位有限的情况下,父辈关系就显得非常重要。当前就业形势相对稳定,并且父母介绍的工作并不一定适合自己,所以大多数人宁愿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求职。

现实很残酷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网友小道童:只要你努力工作就能升迁,只要你好好干,出了业绩害怕领导不提升你?哈哈,这种话听了一年又一年,从开始听得浑身火热,到现在听得直接穿耳而过,内心抱着幻想的人们,面对现实吧,没有传承,这辈子你就永远是底层的打工者,就算你有业绩,也是为别人充当垫脚石,当然不是没有因为业绩升迁的,但这社会伯乐真的很多吗?能升迁的毕竟凤毛麟角,别天真的认为你就能碰到伯乐,你就能鲤鱼跳龙门,自己工作至于偶尔意淫下就算了,千万别认真,不然要伤身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