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昉表示,目前,农民工起薪为1200元,大学生起薪为1500元,两者之间差距已经缩小到300元。就此,他表示担忧:这可能会造成一种负激励效应,引发读书无用论的抬头。
  可是,凭什么大学生的工资就该比农民工高?貌似也没有什么金科玉律规定学历高的人就必须高工资,这种对比本身就是个伪命题,透露出了某种歧视。
  事实上,大学生起薪与农民工差距缩小根本不用担忧,恰恰相反,我们该庆幸,社会在进步,劳动力市场在进步。我们更该庆幸的是,这说明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受到重视,社会分配不公在逐渐发生变化。【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进步一 价值取向发生变化,文凭已不是惟一考核标准

  干吗上大学?在N年之前,这个问题很好回答:考上了大学就好比鲤鱼跳过了龙门,毕业后工作不愁,房子不缺,从此端上铁饭碗。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文凭稀缺的年代,进入职场除了学历、知识外,还受制于年龄、经验、机遇等因素,还要遵循入职考试、聘用考核等制度要求。

  曾经,北大毕业生卖猪肉,还被当做新闻热炒;如今,清华北大大学生毕业就失业或者去做不体面的工作,已经是见怪不怪。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说明,人们对于“知识改变命运”的信仰在发生变化。当然,这并不是否认知识的作用,而是说人们对于自身价值有着更为客观准确的判断。
  信仰发生变化,带来的直接表现就是大学生与农民工起薪越来越接近,从物质上来默认这种价值取向的变化,这当然是值得肯定的。这说明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大学生本身,大家的价值取向都有了进步,不再将一纸文凭当做身份的象征。

进步二 工作强度和环境来决定工资

  学者刘植荣在《世界工资研究报告与借鉴》一文中指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劳动强度大和劳动环境恶劣工种的工资明显高于空调办公室里公务员的工资,如2009年新加坡公务员工资为235475元/年,而工资水平排在第100位的筑路打桩工的工资为286848元/年。”

  在很多国家,学历对工资高低影响有限。如2008年,挪威各学历段平均月工资为:持初等文凭的职工32760元/月,持中等文凭的职工38610元/月,持大学文凭的职工45630元/月,研究生以上学历的职工56160元/月,最高学历工资与最低学历工资比值为1.7。
  同样是工作,本不该有脑力和体力贵贱之分,其薪酬也不该有固定的惯例:脑力工作就该比体力工作高,而是应该由市场需求来决定。当然,这些体力劳动岗位也需要门槛,只是并非学历门槛,全凭本事,凭考核。

进步三 农民工正在赢得自己的价值

  我国近几年来经济飞速发展,但由于种种原因,真正倾斜和分配到一线工人手中的“红利”却并未提高。之所以没提高,主要原因在于社会不公和社会分配不公,以及个别群体多年来戴着有色眼镜对人工成本的“歧视”所致。

  风餐露宿、日晒雨淋,同时还是高强度没有休息日,农民工付出了巨大的体力投资,但却很难赢得相称的回报,这本身就不合理。我国是一个劳动力成本充足的国家,但无可置疑的又是一个“高密度、低劳动力”成本的制造业大国。在一定程度上由于岗位稀缺、劳动力资源旺盛,造成用工成本过低、工人薪酬过低,但这种现状的出现却绝不是因为个别专家眼中的“素质低”所造成的。西方发达国家的一线工人,素质也未必比我国普通工人高多少,但其收入比例却占到国民收入的很大比例,这是不争的事实。
  农民工与大学生起薪的缩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为中国城市发展默默奉献多年的农民工,终于慢慢开始以相对体面的工资证明自己的价值、赢得自己的尊严,尽管这条路也才刚刚开始。

进步四 建立多元人才评价体系

  随着大学生与农民工起薪差距的越来越缩小,学历将变得“不值钱”,行业、岗位之间的基本社会福利保障差距慢慢缩小,人们不再单一为了一些特定的福利而去选择高学历,而学校也将不仅仅是提供一纸文凭,而是要根据社会需求来不断调整,更倾向于提供一种改善自身生活状态和完善自我的能力。

  当上大学作为一种能力提高和生活方式的需要,而不是一种学历的需要,“干吗上大学”的问题,就不会是一个问题——人们可以选择在高中毕业之后,上大学;也可以在高中毕业之后,参加工作;还可以选择在高中毕业工作之后,由于工作以及自身职业发展的需要,再上大学。个人的兴趣与职业规划,将成为上大学选择的出发点。

小结

  农民工薪水与大学生一样,甚至更高,这本身就不该是个值得大惊小怪的问题。事实上,上大学学习的是一种价值观,是一种学习和思考的能力,这些根本就无法用工资来衡量。当然,如果有人愿意放弃大学而选择更高工资的农民工或者其他工种,这本身也不该批判而是该鼓励。毕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世界才是丰富多彩的世界。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祝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