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在“搜狐企业家论坛2010年会”上说,现在的物价上涨已经不容忽视,今后一段时间,月度CPI“个别情况下会有可能超过”5%。
  面对粮食、蔬菜、能源资源产品价格的普遍上涨,近期多个部委联手直接控制物价,大有重设计划经济时代“物价局”的势头。但若审慎地分析一下,我们会发现,中国必须直面通货膨胀,“狼”真的来了。
  通胀已经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那么,今后较长的一段时期内,通胀形势将如何发展?贸易顺差、要素价格、内外游资等影响通胀的重要因素将如何演变?【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贸易顺差贸易顺差将进一步加剧通胀

  略懂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过多的货币追逐过少的商品一定会拉高商品价格,理论界称之为“需求拉动型的通货膨胀”(Demand Pull Inflation)。的确,中国现在就面临这样的形势。持续多年的贸易顺差,意味着中国大规模工业投资生产出来的产品必须依赖国外市场的消化,否则就会发生严重的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物价骤跌。大量中国商品净出口到国外,同时出口商赚取的巨额外币收入一般要兑换成人民币在国内市场流通,结果就是国内市场上的商品少了,货币多了,价格难道不会涨吗?

  有人可能会说,中国政府采用了外汇强制性结售汇制度,出口商的外汇收入必须存入央行,同时央行为了防止大量人民币流入国内市场,再辅以发行央行票据回收人民币,进行货币冲销。事实的确如此,这一做法始于2002年8月,截至2010年8月,短短8年时间,中国央行发行的票据已经高达4.72万亿人民币,规模、速度均堪称惊人。但需要强调的是,这种做法不可持续,除非央行票据的利息持续增加,而且也不排除出口商挤兑的风险,计划经济时代下强制性的做法在将来难度会越来越大。

要素成本 要素成本上升趋势难以改变

  长期以来,我国市场化改革具有明显的非均衡特征,凸显为产品领域的市场化程度较高,而要素领域的市场化进程严重滞后,遑论利率市场化仅仅是个奢谈,即便是人口、土地、资源等要素价格也不是由市场说了算。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是建立在分享要素红利的基础之上:中国拥有13亿人口,工资显然可以微薄;中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工业用地绝对可以优惠;中国还富含煤、非常规天然气以及诸如稀土、钨、锌等有色金属和矿藏资源,资源价格轻易就能压低。

  但从目前来看,要素红利几乎被分享殆尽,要素成本呈上升趋势。“民工荒”以及今年不断涌现的罢工现象预示着工资上涨压力巨大。城镇化与工业化加速推进,城镇建设用地紧张,再加上国家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持18亿亩耕地红线,土地日益成为稀缺资源。“富煤、贫油、少气”的中国连煤炭也要进口了,石油的对外依存度超过50%,运用非市场方式压低能源价格,比如不彻底实行煤电价格连动机制等,只会使得本已严峻的能源供求形势更加严峻。要素成本上升,PPI接连上行,必然会传导终端产品价格上,即CPI也会频创新高。

内外游资内外游资将助推资产价格泡沫

  目前,人民币境内一年期存款利率为2.5%,美联储的存款利息几乎为零,在人民币升值预期逐渐增强的情形下,旨在从货币市场和外汇市场双重套利的国际游资一定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入中国境内。与此同时,国内社会结构近年来出现了明显转型,社会组织结构从“金字塔”向“橄榄”型过渡,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队伍家庭积累了数目可观的财富,如何让财富保值增值,是当下国内中产阶级家庭的必修课。内外游资将会汇聚形成一股强大的民间资本力量,在投资理财渠道有限时,只能涌向房地产市场、股市、农产品期货等等。

  这些游资的渐次进入,将推动资产价格的非理性上涨,为“虚假繁荣”推波助澜,一方面导致资产价格上涨预期愈演愈烈,另一方面又扭曲了市场供给结构,这一点在地产市场表演尤为明显。这正是新世纪以来,我国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泡沫的形成深层次原因。

小结

  经济学总是在艺术与科学之间摇摆,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也要一直面对感性与理性的权衡,具体到当前以及未来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这个特征尤为明显:通货膨胀会削弱纸币购买力,增加交易成本,加上其内生性的收入再分配效应,使中低收入家庭和领取固定养老金的居民生活困苦。因此,政府闻“通胀”而“色变”。然而,产品市场中的贸易顺差、要素市场中的成本上升、资本市场中的内外游资,三者将协同增加国内的通胀压力,同时也对政府宏观调控提出了新的挑战。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林永生(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制作:汪华峰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