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影响中国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医疗、教育和养老问题被描述为中国居民的新三座大山。当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张茅表示,我国计划到“十二五”末把个人承担看病费用的比例减至30%以下时,围观的群众一片质疑之声。
  我们毫不怀疑,卫生部会将个人看病费用比例降至30%;但我们同样认为,医疗费用总额不能暴涨。与30%的理想相比,我们更需要关注政府为降低个人费用所投入的资金来源,如何解决医疗的软硬件资源,以及可能由此而产生的资源浪费。
新闻链接:卫生部:“十二五”末个人看病费用减至30%以下】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不愁资金3年8500亿的预算投入

  在现行的医疗保障体系下,我们可以将个人看病费用分为个人支出、医疗保险、政府保障三部分。在看病费用总额不变的情况下,如果需要降低个人看病费用比例的话,就需要扩大医疗保险的覆盖范围、保障力度,而政府对医疗改革的支出保障也应扩大。

  2009年制定的新医改三年计划总预算约为8500亿元,从医改工作启动至今的一年多时间,各级政府已投入5000多亿元人民币,许多改革措施陆续落实到位,“看病难”和“看病贵”已得到一定缓解。各级财政投入增长了30%,其中,中央财政投入增长40%。统计监测数据表明:医改使基本医疗保障制度覆盖率提高,截至今年9月,已有8.32亿农民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覆盖率达95.9%以上;人均筹资标准达154元,住院病人政策内报销比例已经达到60%。
  个人看病费用负担减轻是个渐进的过程,需要支付制度改革、加强医院内部管理和推行基本药物制度来控制合理医疗费用。在医改三年规划明确提出要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这对占个人看病支出很大一部分的以药养医制度将产生极大冲击。而明年公立医院改革也将从试点到推广,改革将指向公立医院的管理运行体制、监管机制,提高公立医疗机构服务水平,这将从制度运作的角度节省成本。按照规划,明年将有超过3000亿元的资金继续投入医疗改革,而3000亿是北京举办奥运会花费的总金额,两相对比,国家对医疗改革推动的力度不可谓不大,而新医改三年规划预算投放完毕后的2011年,只不过是十二五计划的第一年而已。

担忧总费用 比例不重要,重要的是实际效果

  我们认为在十二五期间,个人承担看病费用的比例减至30%以下没有问题。但我们同样认为谈论比例并不是问题的核心。公众关注医疗改革的核心也不是关注个人费用比例,而是医改如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如果个人看病费用比例成功降低至30%,而总体看病费用却上涨一倍,这同样是不能被公众接受的,这样的比例下降不仅没有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甚至还可能同时引起医疗保障过程中的医疗资源浪费的问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的财政支出尚能支持医改下一步,但随着医改进程的深化和加速,资金需求将逐渐增加。如何做好资金安排以确保医改到位,是让民众相信医改能够继续深入的重要前提。
  实际上,如果能够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将医疗费用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个人承担部分是30%还是40%,其实并不重要。如果医改单单凭借医保覆盖范围的扩大,中央与地方财政增加医改补贴,这会让个人看病费用降低,但同时这也会为社会带来更多负担,在医保、药物制度改革与公立医院试点之外,我们同样需要健全的城乡基层医疗服务体系,需要医疗改革的资金投放带来更多的医疗资源,提供更多制度更完善的医院,培养现代的医生。
  我国的医疗资源仍相当紧缺,现阶段的矛盾是紧缺的医疗服务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在医改深入到攻坚战阶段时,我们一方面我们需要加强医疗服务的提供,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针对医疗需求进行相关教育。在谈论医疗资源浪费的案例时,我们经常能看到因为感冒而去三甲医院看病的新闻,在现阶段我们无法大规模提供医疗服务的前提下,我们必须进行必要疏导,避免因为稀缺的医疗资源使用不当而造成资源浪费。提高医疗服务的成本效益效率是解决医疗资源浪费的重要方式。
  我们认为,个人看病费用比例下降固然是好事,但这需要建立在全面的医疗改革基础上,通过完善现有的医保、药物制度,在健全的城乡基层医疗服务体系之中,通过扩大医疗服务,增强医疗教育的方式来完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也才是医改真正需要达到的效果。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