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的奢侈品领袖们都在为如何在中国——这个“奢侈品的天堂”里,得到更多“天使”的好感而大动脑筋。《华尔街日报》称,中国消费者提振了欧洲奢侈品销售。与此同时,眼看着食品、服装、日用品的价格节节升高,很多的中国市民正在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旧衣新做”、“以旧换新”等新行当受到热捧。
  究竟是中国人已经足够富裕到买一两件奢侈品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因为少部分人的“炫耀性消费”挣来了“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二”?穿着普拉达的人们和过着精打细算日子的“囤囤族”,究竟谁更加代表了中国人的经济状态?
  一部分人相对地位的提高,必然对应着其他人相对地位的下降。国民收入的差异过大,直接导致了少部分人的过度消费与大多数人的消费不足。【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势如破竹重复当年日本人的狂热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奢侈品销售额增长了30%,增幅再次雄踞全球首位。高盛投行预测,中国未来5年内愿意消费奢侈品的人会从4000万上升到1.6亿。事实上,中国奢侈品行业在过去几年一直以2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2004年,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统计,中国奢侈品消费为20亿美元,到2008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已达86亿美元、全球占有率25%,已经稳夺亚军宝座。。

  中国人今天对奢侈品的热情让很多从事奢侈品行业的人看到了20年前的日本。英国咨询公司OC&C预计,中国奢侈品市场的规模将在2010年增至120亿美元,极有可能超过日本。
  “中国人正在重复当年日本人的奢侈品消费狂热。20世纪80年代后期日本人陷入‘标志迷恋’,引发了一场奢侈品牌大战,奢侈品集团第一次高度统一并且心无旁骛地把所有心思用在同一个消费市场上。现在这一局面又在中国重演了。”有人如此评价中国市场。中国,从一个奢侈品加工基地,迅速变成一个奢侈品消费基地。





标志迷恋个人身份地位的“优雅”炫耀

  也许你坐拥几亿家产,也许你富甲一方,但是你总不能时时将存折展示在人面前吧?也总不能一遍又一遍地“祥林嫂”般地告诉别人自己多么有钱吧?这时候,象征着身份和奢华的香奈儿的双C、路易威登的LV、巴宝丽的大方格可以“优雅”地、不露痕迹地将你的背景与身份地位表现出来。
  这一点激发了中国消费者根深蒂固的“必须拥有西方奢侈品”来印证社会地位的价值观,身份焦虑让他们特别看重奢侈品的“出生地”,欧洲制造的当然最好。

被动跟风 希望靠奢侈品来赢得尊重

  在西方,炫耀性消费多出现在明星,名人,大富豪阶层,一般人并不会把钱过多地用在奢侈品等炫耀性消费上,但中国人传统的“爱面子”和攀比心理比西方人更为严重。
  在中国,消费奢侈品的未必是富人,有些远算不上富裕的中国人,也开始奢侈起来。有人会攒好几个月的钱为了买一个LV包包,然后背着LV包包去挤地铁和公交。尽管是没有必要的,也是不符合身份场合的,但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被人看得起。另外,还有一些富人文化程度不高,盲目选购名牌却也不懂得品牌的文化。他们选择喝上万元的红酒,却也喝不出与几十元红酒的区别。这些人买奢侈品完全是为了赢得更多的尊重。





变异消费模式一少半火焰,一多半海水

  一方面是是内需不足,亟待扩大消费;一方面却是奢侈消费的火爆,中国经济的真实消费状况令人疑惑。
  其实,只要收入和消费行为合法,奢侈品消费只是无可厚非的个人行为,也不能强求每个人的价值观的都一样。但是,中国的奢侈品消费者集中在“先富起来”的一拨人,2009年,中国3%的人口创造了5.6亿元的奢侈品消费规模,而另外97%的人口的消费现状并不乐观,尤其是在通胀压力日益加大的今天,不少“囤囤族”和“海屯族”,在给家里买个大件的时候都要掂量掂量。一边是少数富人的一掷千金,一边是大部分人捂紧口袋应对通胀。有悖常理的消费模式反映出贫富差距的更加扩大。

“罪”之最 财富过度集中,贫富悬殊太大

  《国富论》有这样一句话:“每一个富人的周围,都有上百个穷人”。 在我国,相当一部分先富人群之所以有实力去国外旅游、购物,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中国经济发展成果分配不公基础上的。
  房产商王石曾经说过:“现在不行贿成过街老鼠,行贿反而成英雄。”中国很大一部分商人,其财富积累过程,经不起商业伦理的检视。而受贿者当然也不会在少数,很多政府官员的钱袋子都是装着别人的钱。而这两种人,往往又是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主力。民众创造出了巨量的社会财富,却没能通过更合理的分配获得应有的回报。
  贫富悬殊的越来越大,带来的是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冲突。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祝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