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春运时,满满腾腾的车厢总能让归家心切的人体验到艰辛二字。人们盼望火车提速,期盼每年的火车不再像沙丁鱼那样,兴建高铁满足了很多人如此的想象。
  2008年金融危机,我国大举投资兴建高铁,投资金额翻番,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和国民就业,如今我国拥有的高铁里程超过全世界总和。在十二五中,中国更将为高铁投入4万亿,而4万亿则是那场震撼世界的金融危机时,国家为刺激经济投入的资金。
  我们担心,举国建高铁是否正在成为中国经济下一个大泡沫?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成就 炫目的高铁项目

  1964年日本东京至大阪高铁建成,这是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40多年来,高速铁路迅速发展,日本、法国、德国先后开始建设本国高铁,高速铁路作为一种安全可靠、快捷舒适、运载量大、低碳环保的运输方式,已经成为世界交通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高铁作为一个新名词在过去的五年中走进了人们的生活。那些可以承载时速在200公里(一说250公里)以上的铁路被称为高速铁路,目前我国拥有的7531公里的高铁里程比全世界其它地区加起来都要多。有人骄傲的表示,中国“在短短5年内走完国际上40年的高速铁路发展历程”。
  最为国人所知的莫过于武汉到广州的武广高铁,两地相距1068公里,过去乘坐普通火车需要10多个小时,而现在只要3小时时间便可到达。我国对高铁投入自2005年以来增长了6倍,2010年达到了8230亿元人民币。而据新闻报道,中国将在十二五规划中投入最高达4万亿人民币的铁路网络投资,我国将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建成1.6万公里高铁网络,将高铁网络覆盖国内70个主要城市,为超过90%的人口提供服务。

高铁立项原因 速度迷恋

  日本在上世纪60年代建成第一条高铁后,高铁因其速度快、运载量大、低碳环保等优势受人瞩目,而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更是给传统铁路运营方式敲响了警钟,各国为了保持经济持续发展,都要摆脱对传统交通能源过于依赖石油的结构,而铁路恰恰是最能体现非石油能源的交通模式,建设高速铁路也渐渐成为世界交通业发展的重要趋势。

  改革开发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运输需求不断增长,而铁路建设滞后,运输能力非常紧张。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常务副会长王德荣表示,运输能力滞后的原因主要是铁路占交通运输业总投资的比重在不断地下降。因此,铁路运输能力紧张,加快铁路的发展迫在眉睫。
  而据铁道部总规划师郑健表示:高速铁路启动早,争论也多,伴随着整个高铁从立项到建成整个过程。“中国为什么要修高速铁路,我觉得高速铁路应该是中国铁路现代化非常重要的标志,也就是速度。”
  难道,中国的高铁只是为速度迷恋?

麻烦 “被高铁”的烦恼

  春运步入“高铁时代”,最近新闻报道说,对最早开通高铁网络的长三角地区,高铁带来的并不全是好消息。对很多学生来说,高铁的开通,带来的是返乡成本增加。从上海到南京的高铁火车票即使是学生价格也要110元,汽车票只需75元,不少手头偏紧的学生只好改坐长途车返乡。

  高铁通车后,一些D字头动车组,T字头特快车、K字头快速车和普通列车数量大幅减少。有人统计,从上海站始发的列车中,以“G”打头的高铁为55趟,占发车总数的54%。在虹桥站始发的列车中,高铁共有81趟,占发车总数的62%。高铁当道,人们纷纷选择做其它列车,有朋友在微博上抱怨说,“自沪宁高铁开通以来第一次买到有座的动车票。”一方面是载客严重不满的高铁,另一方面却是满员的其它列车,这就是人们对高铁速度和价格的回应。
  提升的速度背后是飞升的价格,以武广高铁为例,目前最便宜的二等票是490元,而一等票是780元,但是哪怕是买第二天的飞机票也不到400元,如果提前十天时间,更能买到200多元的飞机票,高铁的卖点是速度,可是高铁的速度拼得过飞机吗?
  在现代高节奏的生活中,莫要说找不到传统故事里游江南必须的夜航船,如今连普通火车也是想坐都难咯!

隐忧 注定是赔本生意

  世界银行驻华交通运输协调员约翰?斯盖尔斯称,中国的高铁计划“或许是有史以来一个国家规划的最大规模客运列车投资项目”。中国在建设高铁时,确实是举全国之力。据新华社报道,“为了共同的高铁梦,祖国一声召唤,50多名院士来了,15万名研究人员来了,600多家企业来了”。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是给建设中的高铁项目打了一针强心针。

  作为刺激计划的一部分,中央政府把2009年和2010年的铁路建设计划投资额增加了一倍以上,到2012年底,中国便有望铺设1.3万公里高铁轨道。未来几年,中国政府对高铁的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用以扩大高铁网络,这笔投资将占到同期全球铁路投资总额的一半以上。
   但同样是世界银行的数据,目前在中国所有未偿付债务中,铁道部占比高达10%,而中国分析师也表示,通过债务融资的铁路建设比例,从2005年的不到50%,上升至了2009年的超过70%。一方面是大规模刺激计划,另一方面是高铁举债兴建。仍拿武广高铁为例,最终的结果是如今的上座率甚至都不到一半。这些高铁永远不可能创造足够多的利润来偿清银行提供的巨额建设贷款。北京交通大学基础产业研究中心教授赵坚表示:“一场真切的债务危机正在积聚,到某个时候就会爆发。”
  最后,我们只想弱弱问一句,这样的高速度,中国负担的起吗?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