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年关岁末,“突击花钱”总是被提起,也格外受到关注——不久前,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11月全国财政收入5840.69亿元,同比增加811.39亿元,增长16.1%,但11月财政支出10599.64亿元,比去年同月增加4249.71亿元,大幅增长66.9%。一个月财政支出暴涨66.9%,再次引发了公众对年底突击花钱的担忧。同时,数据显示,今年财政超收收入保守估计会超过一万亿。
  近日,温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严格财政支出管理,防止“年底突击花钱”;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也要求,各级财政部门要提高预算执行进度,坚决防止出现“年终突击花钱”现象。
  鉴于我国财政预算体制固有的弊病,财政监督、审计监督和人大监督的疲软,以及公众监督的缺位,让各级政府在年底大手大脚花钱,已成为一种难以根治的“顽疾”。【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被逼无奈? 年初拼命要钱,年底拼命花钱

  近日,辽宁省抚顺市政府采购网发布招标公告,其中采购的U盘一项指定为“苹果iPodTouch4(32G)”,价格远高于市场普通U盘。抚顺市此番采购引来社会质疑。有专家表示,抚顺市的此次采购,与年底突击花钱不无关系。
  单看预算本身,它遵循的是“按事设财”的原则。对于一个地区和单位而言,倘若在年底前不能花掉所有的经费,带给当事人的不是“节约有功”,而是“办事不力”,除了有可能影响到这个部门的工作成效评估外,还有可能在下一年度争取经费时,就失去“叫价”的权利,从而影响下一年预算经费的拨付。

省钱有罪? 谁不花完花光,谁就是蠢材

  财政部门集预算编制、执行权、监督权于一身,造成了预算与执行相互脱节,执行过程中随意性很强,逼着大手大脚乱花钱,甚至演变成“谁不花完花光,谁不超支花钱,谁就是蠢材”的咄咄怪事。难怪乎,原广州地铁老总卢光霖,在2008年的“两会”上大吐苦水:地铁2号线的预算是106亿元,执行预算到结算时是88亿元。省了足足有18亿元,但是到头来,没有得到一句赞扬的话,还被指原来概算编制水分大。这种政策长达10年,造成错误引导,逼着要大手大脚花钱。

跑部钱进? 花钱大跃进,成为贪污腐化的温床

  每年一到岁末年终,各种总结会、庆功会、表彰会接踵而来,跑部进钱成为各地年底重点公关工作,平日不敢动工的楼堂馆所,趁机上马,平时不敢购置的超标轿车,也可照买不误,这些突击式花钱的方式,免不了给贪官污吏可乘之机,跑部进钱,少不了孝敬实权官员的慰问金,高级楼堂馆所开工,更少不了给上级审批部门,上贡送钱。

装聋作哑? 纪检监察部门纷纷失聪

  对于年底突击花钱行为,不仅人大监督形同虚设,就连当地纪检监察部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在这个时间节点,花钱为大,完不成预算开支,就会影响到当地经费来源,这个责任没有谁能担当的起。诡异的是,国家层面往往只停留在口头上,任何地方违规了,没有任何处罚措施。如此衍生的种种闹剧,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年底突击花钱不仅难以真正阻止,而且更是泛滥猖獗。当然,倘若不尽早煞住此股歪风,势必将后患无穷。





公开!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结突击花钱的办法,只有一个:财政公开。只有财政真公开,年底突击花钱才能真正“防止”。财政公开既包括预算公开,也包括执行公开;既包括收入公开,也包括支出公开;既包括一年一度的两会对财政预算的审议与表决,也包括动态地向公众公开。只有这样的公开,才是财政真公开;也只有这样的公开,才称得上实实在在的阳光财政。
  追根溯源,财政资金来源于纳税人,财政预算的实质是政府部门代纳税人统筹使用税费资金,最终目的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通过政府规划实现对公共部门的高效服务。因此,革新预算,就需要打破此前封闭运作的流程,接受社会公众的广泛监督,是杜绝财政资金被滥用的根本途径。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问责!要打雷也得下雨 遏制突击花钱呼唤突击审计

  众所周知,政府部门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来自纳税人;滥用预算行为的本质意义,其实就是背弃纳税人的意愿和社会契约的原则。可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哪怕一个官员因为滥用预算而丢官的先例存在。
  所以,如果暂时还无法杜绝年底突击花钱的现象,那么至少要让年底突击花钱无法作恶,不能作恶。必须进一步强化对乱花钱、突击花钱的责任追究机制,切实抑制住乱花钱的冲动,管住花钱的手。对年底突击花钱予以更为严格的“突击监管”和“突击审计”,因而就显得尤为紧迫。
  在新《预算法》的修订中,应规定问责机制,对各级政府的预算,尤其是对年底超预算支出,进行 “实质性审查”,凡发现违规行为,要积极问责;在预算执行过程中,不仅要管好“钱袋子”的出口,更要评估预算的产出效率,只有建立一套“结果导向型”问责考核机制,才能倒逼资金的使用效益和效率。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