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税负究竟是高还是不高呢?有人认为中国早已是一个宏观税负偏重的国家,而政府方面则认为中国征税还不够多。
  日前,民建中央发布的专题调研报告《后危机时代中小企业转型与创新的调查与建议》显示,中国星罗棋布的中小企业正背负着沉重的负担。
  与此同时,在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近日举办的2010年财税改革回顾会议上,茅于轼等经济学家也强调了税收法治化的重要性,指出减税是当前最直接有效激发市场活力的政策。【我来说两句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为了什么? 茅于轼:购买政府服务,目前是逆调节作用

  在经济学家茅于轼看来,税是我们购买政府服务的一个价格,既然是购买服务,那就要有质量和数量的差别,质量好数量多我们就多付点钱。
  他指出,税主要的作用是:市场必然造成贫富有差距,这个差距如果太大的话,社会就有问题了,怎么纠正收入差距呢?就是靠政府和民间。政府的办法主要是收入的累进税,收入高,税就高一点。民间的办法是靠公益组织,慈善组织,缓解贫富差距。
  但是我们现在的税是逆调节的作用,对穷人征税的比例高,政府的税收完全没有起到均贫富的作用,起了一个逆调节的作用。

调节差距了吗? 冯兴元:税改不等于征税,个税征收方式明显有问题

  尽管财政部专家们对一些税收项目的超高增长做了解释,并强调这只是“恢复性增长”,中国并不存在财政收入比重过高问题、不存在“国富民穷”。但有一点显而易见,那就是政府完全具备让利于民的实力。特别是在一些民众非常敏感而对财政收入影响不大的税收项目,比如个税上,可改革的空间是相当大的。
  对此,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冯兴元认为,我们国家现在税改等于征税,一说税改就是增加税收,增加税种,这是一种不公平的做法。而不公平的做法还存在于我们没有推行一些明显有问题的税制的改革,“比如说我们个税的最高边际税率税负是45%,这就需要进行调整。”

合理吗? 贾西津:强制征收不叫税,基于契约认可才是义务

  在讨论目前的税收有没有起到调节贫富差距的作用之后,我们还可以看看税收的法理基础,究竟什么样的税是合理的。
  “我们为什么要纳税,是因为我们需要服务,假如说没有公共服务的话,政府强制收的任何钱,就不能称为税。”清华大学非营利组织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认为,税收本身如果离开自愿性的话,那它的强制性是不可行的。
  谁来制订税?贾西津认为,税权应该在立法机关,这就代表了我们在程序上对于税的认可,所以程序上应该有一个法定的认可机构,税的制订应该是法定性和可预期的,而不是随意性的。“要想到它的自愿性,就是契约认可,基于契约认可之上所制订的税率,纳税义务才是公民可以去自愿履行的义务,而不简单是暴力性的强制。”

是工具吗? 王建勋:个人财产不能“被工具”

  据全国税收资料统计,仅2008年,中小企业缴纳流转税1.5万亿元,在流转税中所占比重达到86%;缴纳企业所得税4952亿元,所占比重为76%。过重的负担不仅制约了中小企业的发展,也制约了广大民众的收入增长
  对于很多中国民众来说,很大一部分的税种都是“隐蔽”而神秘的。很多税的表现形式很复杂,因此往往给人一种错觉,认为社会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在纳税。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建勋指出,把税收当成一个工具,当成调节分配和价格的工具,是完全错误的。
  “税收绝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工具。我们的财产不是由政府拿来作为工具来运作的,如果它可以把我们的财产当作工具的话,也就是事实上把人当作了工具。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祝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