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这是国内外车企管理者预期明年中国市场的汽车销售量。过去的两年时间,中国已坐稳了全球汽车产销第一的宝座,中国企业收购名牌外企更是给中国的汽车业的前景描上了金边。  
  而12月底北京治堵新方案出台,即刻将人们对中国汽车业的美好幻想从酷暑拉回寒冬,雪上加霜的是,近两年力撑车市爆发的小排量汽车购置税、汽车下乡补贴等优惠政策将于明年退出,缺少政策扶持的汽车业未来打上了大大的问号。而在治堵方案的背后,我们担心的不仅是汽车业所受到的冲击,更是中国经济有可能出现的硬着陆与经济衰退。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现状 头痛的增长速度

  中国汽车业连续两年全球产销第一,汽车飞速增加考验着中国的交通基础设施与管理疏导水平。北京被认为是全球堵车最严重的城市之一,2009年共有24万辆新车挂牌上路,其中88%的新车是私家车,而这一数据只是2010年挂牌新车的1/3,一场不算大的雨、一场没有下的雪,甚至一个不算隆重的节日都会让这座城市陷入瘫痪。
  年尾北京治堵推出的一系列措施让车市爆发,有经销商说这一天时间就卖了半年的车。但红火的背后却是对明年车市惨淡的预期,之后等待北京车市的将是彻彻底底的寒冬。想想明年北京车展上那上千款车型,迎接各位车迷的现实是:这些车看得到,是否买得到还要另说。

  中国汽车业连续七年保持着25%左右的增长速度,过去10年时间,中国汽车产量从200万辆增长到今年超过1800万辆。汽车业被全国超过20个城市视为支柱产业,汽车消费更是过去两年来各地拉动内需增长的原动力。这句话听得耳熟吧,房地产业也是作为支柱产业,被人称为是拉动内需的原动力。中国经济保持着高速增长,但人们也开始烦恼如此高的增长速度。

推演行政管制 一脉相承

  北京尽管只是中国汽车销售市场的一个点,但因为北京作为首都,政策具有极为明显的示范效应。比如在结束不久的广州亚运会期间就曾经借鉴北京的措施进行单双号限行。各个以建设国内或国际知名城市为目标的城市又多以北京的城市规划为蓝本,中国经济的崛起可以说复制了东亚模式,而这样的模式又开始引领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2010年,央企地王频出曾让中央推出史上最严格的调控措施,而新国十条、国五条在执行得半年多时间里,鲜有成效,被要求退出房地产的央企也迟迟未动,年底地王再现江湖,这样的房地产调控甚至深深伤了总理的心。


  摇号汽车、限购房,中国政府在调控房市和汽车这两大支柱产业时,采取的措施逻辑一脉相承,仍是行政管制为主。通过限购、摇号、高峰时段不许进热点路段的行政措施调控楼市与车市。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在评论北京治堵措施时表示,“行政部门肯定有一种倾向,认为堵主要是车多了,而这种倾向本身就包含了它在推卸自己对堵的责任,因为堵还有很多可以解决的方法,例如怎么改进交通管理,怎么疏通道路,至少管理的潜力根本没有提。”行政部门出台的规定是为了摆脱责任,而把责任强加给民众,这样会使行政部门一权独大,而“这是大错”。中国政法大学行者法学者解志勇表示“限制牌照这个问题,感觉政府是在偷偷摸摸地进行。既然不告诉公众,那征求意见有什么意义?”
  无论是治堵调控车市,还是房市调控,都会影响到房地产和汽车两大支柱产业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有人曾统计,房地产上下游企业包括钢铁、水泥等50多种行业,而汽车业的产业链也离不开钢铁、玻璃、轮胎、内饰等相关行业。无论是调控楼价还是行政干预汽车业都将会影响一大批企业的发展。

跳出衰退陷阱成也转型,败也转型

  在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今天,声称中国经济可能会硬着陆,甚至发生衰退实在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而我们做出这样判断的时候并不是在危言耸听。日前,前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先生就曾经撰文指出,不断加剧的社会矛盾、污染、公共服务的缺失,以及对出口和投资(尤其是房地产)的过度依赖,都在威胁中国经济的前景。中国已到紧要关头,经济增长势头或戛然而止。
  中国经济需要转变之前三十年所仰仗的发展模式,这正在学界和政界达成共识,在经济仍保持高速增长的时刻选择转型,必将是个痛苦的过程,但如果不从政治高度做出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决定,中国经济必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余永定将中国缺乏创新与创造力形容为中国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中国资本利用的低效与高成本让中国再无力继续过往的发展模式。“在中国当前的政治体制安排下,政治精英是好政府的先决条件。但是,政治精英已经被谄媚与犬儒的政治文化所腐蚀。所以,经济要发展,政改要先行。”如果政改不容易的话,那就从破除凡事都要行政干预的思维入手,进而通过制度设计避免行政部门向公众转嫁责任,避免一方面享有了大量权力,一方面却又不履行义务的糟糕现状。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