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年末听到了一则"好"消息:媒体从中纪委获悉,各地区各部门三公消费(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的财政预算,在2009年缩减158.06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又压缩57.51亿元。57亿,在平头老百姓眼里是个天文数字,但是相比三公消费的总额呢?
  压缩“三公消费”需要最大的诚意和最严厉的制度约束,绝不能变成挤牙膏,量小效微。老百姓盼着的无非是先公开,将“三公消费”预算数字和执行数字“裸奔”,之后真抓实干,否则,就不要拿着一点零头作噱头来挑战公众的忍耐度。【我来说两句
  【投票:三公消费缩减57亿 该赞扬还是批评?】【相关策划:"死预算"逼出"忙花钱"】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糊涂账 “三公消费”缩减57亿是怎么算出来的?

  首先,57.51亿,这一数据实在是没说服力。因为我们获悉的只是今年的预算数据,那么实际执行结果如何我们无从得知?是否达到预算目标?不好说!同时,这个数字也有可能有水分(毕竟是地方报上去的,没人不说自己省钱了),不少地方就喜欢在改革中玩这种数字游戏,典型的如某地区臭名昭著的公车改革:领导每人发了高达每年8万元的车补,当地宣传官员还大言不惭地宣称,车改后确实比以前省钱了。算账如下:本区车改之前公车支出占正常办公经费的70%,车改第一年就综合节支320万元。玩的就是数字游戏,反正是一笔糊涂账,数据都由政府垄断着,政府怎么打扮都可以。
  退一步讲,就算执行结果与预算相符,在没有披露“三公消费”总数的情况下,公众也根本无法相信“缩减57亿”是否为真。要使公众相信这个缩减数字为真,总得将“三公消费”的总数公诸于众吧?不然,天晓得这个数字是哪儿来的?

喜与憾 挤出57亿不容易 但,57亿到底是多少?

  57.51亿!在平头百姓眼里自然是天文数字,然而在“三公消费”总额中恐怕又是微不足道的!数字连年被压缩——在去年缩减158.06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再缩减57.51亿元,政府财政资金得到了节省,当然是一件值得欣喜之事。同时也说明,上述“缩减”数字如158.06亿、57.51亿,有零有整,显然是经过精确统计计算的,这意味着,对于具体的“三公消费”数字,纪检部门其实还是掌握得很清楚的、同时也是有能力把它们搞清楚的。只是没有公布而已。
  关于“三公消费”的具体数额,一直没有权威的说法,而媒体推测有说1.8万亿的,有说9000亿的,最低的也有3000多亿。如此看来,即使与最小的3000亿数字相比,57亿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知情权 简单减法题,纳税人尚无权计算

  可惜的是,公开的数据只有“今年压缩了57.51亿元”,“三公消费”的全部详情,依然仅由政府内部掌握,社会公众、纳税人根本无法窥知个中究竟,也就无法简单利用“今年花了多少钱,去年花了多少钱”的减法中算出压缩了多少钱。
  “三公消费”既然是为了公务而进行的消费,用的自然是纳税人的钱,而这些消费并不属于国家机密,更不属于公务员们的隐私,既然能统计出全国“各地各部门”压缩了多少,自然是可以统计出三公消费的总数的,不公开的原因难道正如某个经典答复:数字很敏感,所以不能公布?
  期待:每年“三公消费”到底花了多少钱,不但财政部、国管局等权威部门有一本明细账,每个纳税人也能够理直气壮地行使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如此,巨大的认知落差才能被填平。

迷魂阵 用“预算”压缩“三公消费”不靠谱

  预算的归预算,现实的归现实,不是说预算数字的减少不可信,而是说,用预算来控制腐败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可笑的逻辑。在当下的预算监督、财政监督现状下,让各地方政府、各职能部门把“三公消费”背后那些犄角旮旯里的数字都如实地上报上级检察部门、预算部门,显然是个笑话。如其不然,政府的财政帐本早就透明了。
  全国人大代表叶青曾表示,“我们的财政预算是外行看不懂、内行说不清,我是勉强看懂,完全说清楚还得好好思考一下。”用预算来压缩“三公消费”,是个自欺又欺人的逻辑。你预你的算,他花他的钱,在很多情况下,两边根本就不搭界。“外行看不懂、内行说不清”的原因,绝不只是知识或技术的问题,更多的是,严峻的现实与理想化的预算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动真格 压缩行政开支决不能变成挤牙膏

  对压缩行政开支的明智之举,应予以掌声,甚至要送上一束廉价的鲜花。透过压缩之举,也说明了若干若隐若现的问题:一者,既然行政开支完全可以压缩,它不是用来救命,也不用来补贴民生,那么压缩就应大刀阔斧,相对于高达万亿的行政开支,压缩几十亿元无异于九牛一毛,每年压缩的开支远远低于开支增涨的速度。到头来,开支压缩了,但年开支总额仍稳中有升,在这样的语境下,压缩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压缩“三公消费”需要最大的诚意和最严厉的制度约束,而绝不能变成挤牙膏,量小效微。要压缩就真抓实干,否则,就不要拿着一点零头作噱头来挑战公众的忍耐度。

小结 给压缩三公消费支招:裸奔!

  在普通百姓的眼里,公共财政仿佛一只神秘的“潘多拉魔盒”,永远也无法知晓盒中的秘密:一方面是保管这盒子的人不愿打开也或许不敢打开它,另一方面,普通人根本没有权力也没有机会去打开它。“三公”等政府开支惟有“裸晒”,才是“晒霉”,方能“杀菌”。
  “三公”吞食着公共财政,滋生着腐败,抬高了行政成本……惟有公开,才能监督;惟有透明,才能遏止。法治政府、责任政府、服务型政府、透明政府、节约型政府,也决定了“三公消费”不能再继续“潜伏”下去了。“政府全裸第一例”的“裸晒”,让公众见到“三公消费”的“尊容”。此举不管怎么说是一种进步,不论效果如何,这种态度就值得肯定,希望坚持不懈。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