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切真的都能按照国务院的要求进行,那么,这个秋天,我们将迎来保障房的春天——在9月17日召开的加快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工作座谈会上,国务院要求,至9月底,今年计划开工的保障房项目要全部开工,年末建成或基本建成的要达到60%以上。
  《人民日报》报道称,截至目前,今年保障性安居工程已完成投资4700亿元,占全年计划的60%。据此估算,全年保障性安居工程的总投资接近8000亿元。而去年全国商品住宅完成投资为25619亿元。中央大力推进保障房建设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保障房建设,真的能达到“保障”的目的吗?

土地 保障性住房政策的最终落实要靠土地

搜狐财经专栏作家柏言:保障性住房政策的最终落实要靠土地,中央部委一直三令五申要保证保障性住房的土地供应,但实际供应量和供应价格并不遂人意。到2009年8月,虽然各主要城市的土地出让收入再创新高,但各地推地规模却远远未达到计划目标,只相当于去年土地出让总量的66%。有11个城市平均土地出让量,仅完成了今年计划的47%。北京、重庆、广州、杭州等地,完成进度更是不足三成。以上海为例,今年以来的新增供地仅297公顷,去年全年则为852公顷;杭州,今年以来只供应了86公顷,去年全年则供应了283公顷。尽管如此,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却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减少。

市场 最好的保障房政策就是开放市场政策

网友随风:最好的保障房政策就是开放市场政策。政府出手建房,不管口号多响,力度多大,都注定只能满足一小部分人的住房需求。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办事效率低下,在资源拥有量给定的情况下,总是只能给人们提供更少更差的产品;另一方面是因为在有价值的物品分配中,总是难免贪污腐败,最后这些房屋中的很大一部分,很可能还是只有那些靠近政府官员的人能得到。多年前通行的房屋分配制度,以及已经实行多年的经济适用房制度,都清楚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全民保障?

最现实选择应为最需要的人提供保障

《杭州日报》专刊中心首席记者桑迪红:建设部说保障房的保障指向是不符合廉租房、买不进经济适用房的夹心层,以及外来务工人员。但实际上,保障房的保障范围应该进一步紧缩。原因很简单,既然我们认同80%的财富掌握在20%的少数人手里,自然可以推导出“越往经济低水平方向走,人群基础便会越大”的结论,但政府公共租赁房的供应能力显然非常有限。所以,公共租赁房最现实选择应为最需要的人提供保障。中国还远未到可以实施全民保障的程度。

受益者?

保障房似乎变成了早年的福利房

时事评论员李季平:有媒体从获得的北京海淀区3725个详细的区级保障房申请名单中分析发现,与政府相关的人员占比超过了61%,“法院楼”、“人大楼”、“建委楼”、“政协楼”、“公安楼”频现,保障房似乎变成了早年的福利房。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有关部门对于违反保障性住房行为一味纵容,积重难返。制定、落实、监督保障性住房政策的部门本身多是受益者,根本无法监督和处理违规行为。

产权

问题出在了土地的双轨制和产权模糊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理事陈宝存:保障房原有之意,应该是政府划拨土地,那么保障房拥有产权,就是保障房从开始就在异化的根本原因。市场化已经走出了11年,原来福利分房时代早就应当结束,产权住房必须市场化购买,保障房不该拥有产权,否则就是国有土地资产的流失。保障房不会是中国房地产的方向。我们问题出在了土地的双轨制和产权模糊。我极力反对夹心层通过保障房解决住房问题的根本就是土地来源。继续扩大保障房,不存在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