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银监会要求所有银行对平台贷客户实行“名单制”管理,信贷审批权统一上收总行。这是银监会在今年春节以来第二次就收紧平台贷发文,上次发文推出只针对保障房适度新增政策。对此,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急了,但他觉得更急的不应是他,而是政府。他说:“现在的政策若持续久了,最先倒下的不是开发商,也不是银行,而是地方政府。”但是,地方政府倒下,开发商和银行就能独善其身吗?这恐怕是一个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反应吧。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开发商 背靠大树

  房地产政策紧缩,人们会惯性地认为,利益损失最大的是房地产开发商,而最新的销售数据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北京3月房子价格下降、销量下跌。但事实也许并非如此。分析人士透露,之所以房子价格下降,是因为市中心不上新盘,郊区低价房拉低了价格。而对于销量下降,任志远则表示,政策导致很多开发商不愿意去领销售证,可销售房数量下降必然带来销量下降。这样看来,开发商的日子并没有想象那么艰辛。

  而对于仅允许平台贷款在有偿还能力的保障性住房建设领域适度新增的政策,开发商也有自身的生存空间。因为保障房不可能政府自己去盖,还是要委托开发商来做,即使做保障房的利润率只有8%,但由于开发面积巨大,同样可以起到以量补价的效果。

  除了北京、上海这样财力雄厚的地方政府外,很多地方政府是没有能力出资建设保障房的,这就需要开发商来垫付资金。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地方政府就需要通过批准商业用地等方式来补偿开放商,如此,开发商的利益又得到了保障。

银行 红线危机

  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对资金并不雄厚的地方政府来说困难不小,除了借助开发商的力量外,其最主要的资金来源还是银行贷款。其实,银行业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虽然从去年下半年各家银行就开始积极揽储,但由于存款资源稀缺,目前多数银行的贷存比都已经逼近红线。对此,银监会收紧贷款政策,采取了贷款审批权上收总行等措施。

  银监会紧缩的贷款政策是十分必要的,因为一旦监管部门和商业银行对保障房贷款掉以轻心,就容易形成银行的不良资产。那么,这最终拖累将拖累中国银行业,甚至导致金融危机。

政府 倍感压力

  任志远之所以说“最先倒下是地方政府”,是因为领了保障房建设“军令状”的地方政府确实承担了太大的压力。去年580万套保障房的建设任务就未完成,而今年几乎翻番,任务的艰巨性可想而知。同时,这也打乱了地方政府的卖地计划,卖不了地等于没有钱,没有钱保障房建设就更难了。

  据了解,2010年中央政府对每套房平均仅补助2.37万元,尽占投资额的30%左右,其余部分的压力就落在了地方政府身上,地方政府普遍反映压力很大。因此,河南省安阳市等地的“零开工”、兰州市接到的“黄牌警告”等现象就不足为奇了。面对更重的担子和日益沉重的资金压力,地方政府如何摆脱困窘境地?而一旦跌破临界点,压力转嫁到中央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4  策划\制作:张晗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