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审计署27日发布《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截至2010年底,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共计10.7万亿元。根据刚刚结束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国共有人口约13.7亿人,如果地方政府债务由国民平摊的话,每人负债将近万元。
  想象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中的每一个国民都身负巨款,人均欠债近万元,你怎么评价这个国家?别瞧不起欠债的国家,俗话说有本事的才能借到钱,可是传统智慧同样讲究“欠债还钱,不还官办”,可如果欠钱的本身就是官可咋办呢?
   【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现状地方债未超政府偿债能力

  在全国10.7万亿地方债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6.7万亿元,占62.62%;担保责任2.3万亿,占21.80%;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1.6万亿,占15.58%。三级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为52.25%,加上负有担保责任的或有债务后债务率为70.45%。
   相信中国很少有家庭敢债务率7成水平运转,但治国并不和齐家有太多层面的类比。国际上通常用两个指标来评价国家财政风险:一个是赤字占GDP比重,即赤字率不超过3%;另一个是国债余额占GDP比重,即负债率不超过60%。 2010年,中国赤字值为2.5%(1万亿元/39.8万亿元),国债与GDP比例为26.9%(10.7万亿元/39.8万亿元),可以说双双低于国际警戒线。这也是为什么审计署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尘肇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负担尚未超出其偿债能力的原因。

问题 谁说不可能恶化呢?

  细分10.7万亿地方债,我们可以看到有5.5万亿是08年及以前各年举借和2009年举借续建之前开工项目,承诺用土地出让收入作为偿债来源的债务余额为2.55万亿元,这涉及12个省级307个市级和1131个县级政府。在两年时间内,政府地方债翻番,这不可谓不是刺激计划的副作用。进一步分析地方债所得款项使用范畴我们可以看出,基础设施投资占总额的62%,11%为土地储备,其余则用于教育和其他用途。按资金来源,银行贷款占近80%,超过8.5万亿人民币。主要是短中期地方债务,有近70%将在未来五年内到期。

  如果以2009年金融危机开始算,5年之后就是2014年,2014年迎来偿债高峰,国泰君安总经济师李迅雷表示,中国经济拐点可能就会出现在2014年。而对如何看待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陈尘肇认为“要历史地、客观地、辩证地看待这一问题。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形成有其历史的、客观的原因,债务资金的使用在弥补地方财力不足、应对危机和抗击自然灾害、改善民生和生态环境保护以及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不可否认的事情是,这些积极作用正逐渐成为地方政府的负担。财经评论员苏培科认为地方融资平台是一个非驴非马的“骡子”,“巨额的债务中90%以上都是贷款,举来的债既不属于地方债也不属于公司债,是一个绕开预算法为地方政府筹资的特定融资平台。”

后果与对策 陪绑房地产VS解放地方政府

   按照汇丰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的观点,地方债“有超过70%的收益已被用于投资铁路,桥梁,买地,这意味着地方政府手上的资产和债务是同时增长的。因此,负债水平上升并不一定意味着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恶化。”可是,我们要看到的是,投资铁路,桥梁,买地并不是能产生现金资产,日前云南高速曝出的千亿违约风险,就已经为我们揭开了地方债违约风险的冰山一角。我们知道地方政府以土地收入为抵押发债,一旦地价下跌,想想银行之前做得压力测试只是房价下跌,对房价下跌后,地方债务风险的连锁反应估计严重不足,当地价下跌时,当土地流拍时,投资项目收益不能满足预期收益,银行就会形成坏账。

  那么对策何在?屈宏斌认为,“在为时已晚前北京还有很多可供选择的可行的方案去重组本地债务。其中,我们认为,在短期内最有可能的方案是赋予地方政府发行债券的权利来帮助偿还其贷款。”发行债券来偿债,也许,不远的将来,就是考验民众信心的时候了。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6  策划、制作:张晗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