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白天为生活奔波,拿最微薄的工资;晚上回到地面以下,在如火柴盒般大小的空间里蜷缩着自己。在北京,有近百万人这样生活着。然而据了解,目前,北京市相关部门已着手制定地下空间清理整顿的相关配套政策。
  这样的政策真的能保护这些劳动者的尊严么?我们认为这样一次清理,将造成两种伤害:刺激租房价格飙升以及因廉价劳动力逃离北京而引起人力及物品价格上涨。地下室的全面清理尚未展开,希望相关部门三思而行,在具体的执行中能够兼顾地下室租户的需求和利益,为政策执行留下余地。【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贫民窟" 他们也想离开 他们只能留下

  地下室有很多问题:这里终年不见阳光,照明全靠电灯;这里终年都会闻到因潮湿而散发的霉味;房间面积普遍在六七平方米,室内除了一张床,几乎摆不下大衣柜这类体积稍大的家具;没有消防栓和灭火器,一旦火灾,“自己想救没工具,消防官兵进不来。”

  现实是:“收入有限,买房、租房都比较奢侈。现实些讲,睡在这里总比睡马路要好些。”买房和租房,对蜗居在这里的人们是种奢侈。尽管有隐患,一部分人宁愿冒险生活在这里,也不想搬离。理由:租金便宜。

直接后果 一次清理 两种伤害

  对于北漂者而言,假若选择继续坚守,高额的房租费必将成为“一座大山”,成为北漂者“难以承受之重”。假若这一百万人都从“地下”进入“地上”,瞬间激增的住房需求,将形成一种恶性竞争,租房价格的暴涨就会成为房价再次波动的信号,并可能导致原本脆弱的调控毫无作为。

  对于北京居民而言,北漂人员的增多,总是利弊共存的:表面上人员过多,加大了资源和交通压力,加大了政府医疗、教育负担。但于生活的另一面,其作用不可忽视。北京城建设、生活改善、多元文化,都离不开“北漂”的贡献。从建筑小工到家政服务,逢年过节“北漂”短暂回归,已足以让当地人叫苦连天。禁租地下室将导致这些人逃离,则意味低端和廉价劳动力转向趋紧,人员成本就会上涨,透过产业链的转移流向消费端时,体现的就是从人力到物品所有价格的上涨。这样对北京居民的生活成本也造成压力。

父爱主义 别一厢情愿的保护“体面和尊严”

  禁止地下室出租,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让承租人不居住在过于窄小的空间里,有人防工程公益性的必要,一定程度上保障租户安全、保证居住水准,保持基本的“体面和尊严”,对这些,我们并不否认。但现实是错综复杂的,“蜗居”尽管让人心生同情,却从事实上解决了不少刚毕业大学生、中低收入者在城市的居住难题。如果“蜗居”的权利被轻易剥夺,又没有及时可行的解决替代方案,中低收入者租不起房的现实又当如何解决?

  政府制定政策时,应走出传统的包办一切的“父爱主义”思路,别一厢情愿保护当事人权益。地下租房暴露出的一些问题,需要制度、法规去弥补,但仅靠行政限制也是远远不够的。在确保地下室的公益性和安全性的同时,相关部门大可以将地下室统一管理、规范出租给需要的人,而不是选择一刀切式的禁止。我们应该相信,在居住问题上,公众是有理性的判断、选择能力的。对此,适当“放权”,尊重并提供较好的公共服务才是重要的。地下室的全面清理尚未展开,希望相关部门三思而行,在具体的执行中能够兼顾地下室租户的需求和利益,为政策执行留下余地。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1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