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两会快评之蒋洪

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教授五年来为“阳光财政”和“预算公开”提交了20多件提案,并作大会发言。2008年,他开始为31个省级财政透明度进行打分,从2009年的21.71分到2011年约25分,虽然有细小进步,但还是无法让蒋洪教授感到乐观。

2012年,蒋洪教授将提交提案建议撤销《经济工作中国家秘密的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蒋洪教授指出,这份文件规定国家及县级以上财政年度预、决算草案及其收支款项的年度执行情况,历年财政明细统计资料等属于国家秘密,不得向社会公开。蒋洪教授认为,这份文件不利于“阳光财政”的实现。在另外两份提案中,一份要求公开经济分类信息,一份要求加强人大立法透明度。

2012年3月3日上午,全国政协会议召开前夕,蒋洪教授在北京搜狐网络大厦接受了搜狐财经的独家专访。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

专访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教授:

 

中国财政透明度只有细小进步

 

搜狐财经:从2008年开始,您就对我国三十一个省市财政透明度进行评分和排序,到2011年,您发现,如果以100分为满分的话,连续三年,我国财政的透明度总体情况一直保持20分左右,基本没发生变化。那么,到2012年的今天,中国财政透明度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蒋洪:应该说有一些变化,但是感觉上幅度还是过慢。我们在2008年做第一次评估,2009年第一次发布成绩。2009年成绩是21.7,第二年到2010年是21.87分,到第三年,2011年是23分。今年我们还在进行评估,目前大致上评分是25分左右。从这个过程来看进步有,但是是“非根本性”的,换句话说只是细小的进步。所谓非根本性的,它依然是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面徘徊。

 

搜狐财经:我们现在说的有细小进步是总体评分。那么是整个中国都有一点点进步呢?还是个别地区进步比较快?

蒋洪:刚才讲的是总体水平,平均水平。从个别情况来说,有非常好的。比如说有些基层乡镇,把一笔一笔的支出全部放到网上让大家看。在这种情况下,三公消费或者贪污腐败就会受到很大的抑制,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坏事。在地级城市也有做得好的,像焦作就有很好的案例。

但是有一种情况,让我非常担忧,也就是说那些走在前面的地方,他们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走在前面好象不是一件好事。这种感觉从我们评分当中也有体现出来,我们发现高分在逐步往下移,大家都不愿意在这一方面做,宁可跟着大部队慢慢的走,这是他们的心态。

 

搜狐财经:实行阳光财政的主要阻力来自哪里?它应该是百姓的心声才对。

蒋洪:动力来自于百姓,来自于纳税人,阻力来自于从不透明当中获益的群体,无非是公开了他们的权力,他们的利益就会受到影响。对于各级管理部门来说,这应该说是一种思想上的革命,所以推进的力度还不够大。

 

《预算法》没有法律约束力 立法透明度尚需提高

 

搜狐财经:中国政府在财政支出上似乎还是毫无约束,但其实我们也是有一部《预算法》的,那您认为是《预算法》没有得到落实,还是《预算法》本身有需要修订的地方?

蒋洪:我们是有一个《预算法》。但是原来的预算法在某种程度上说只是形式上的,因为事实上它没有法律的约束作用。法律是一种规矩,但是《预算法》从制定到现在,没有一例被违反了的规矩。

 

搜狐财经:为什么会这样呢?

蒋洪:因为法律定得太宽松,定得太没有约束性,法律合法和非法界限非常含糊。从这几年我们已经着手修订《预算法》。去年关于《预算法》修订我提交了六个议案,有关预算终止问题,有关预算透明问题,有关预算审批权限问题等等共提了六个提案。

新的预算法国务院已经原则通过了。但对此我也想在两会当中表达一个意见。什么意见呢?也就是说立法过程应该是透明的,不应该关起门来。我这个说法是从自己切身经历来谈的,我去年写了六份提案以后,有关部门给回复了。我问是否进行了新的修改?对方说是修改过的。我说在哪些方面进行了修改?是否能够把有关的新的版本让我看一看?人家表示是有困难的。

据我了解不是我一个人碰到这个情况,现在《预算法》新的版本,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我主张立法应该有一个公开透明的准则,让大家来讨论,让大家来形成共识。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立出来的法才是良法,立出来的法才有公信力,才有它的权威性。否则的话,闭门立法它的效果是不好的。

 

增加税收应通过人大立法 不能让政府说了算

 

搜狐财经:从2003年以来,我国的GDP增长都在10%左右,但是财政税收增长始终比GDP高出10到20个点。财政税收增长这么快,是因为各种税率在提高,还是因为税种在增加?

蒋洪:各方面因素都有,这里面有税率、税种的问题,也有随着经济的发展,适合的税率发生了变化。因为有些税种是有流动性的,有些税种“两免三减”,现在到了不免的阶段就会有一些变化。但是在税收制定的时候,还是有一个内在的力量,使得税收的负担越来越重了。你刚才说在大蛋糕总体分配当中,政府拿的份量越来越多。

 

搜狐财经:近年来可以说各界对减税的期望很大、呼声很高,可是政府好像没什么反应。

蒋洪:是的,首先从政府方面来说,他希望有很多资源来做事情,资源越多能做的事情也就越多。那么他显然有这么一种内在的冲动,但是这个社会需要平衡,除了政府需要钱以外,老百姓自己也需要钱,老百姓的需要和政府的需要应该加以平衡。

这个平衡机制是什么呢?也就是说税收的征税,征多少、怎么征,应该通过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通过立法方式来解决。

目前我们国家税收立法状态是政府说了算,甚至人大都不需要讨论。我们国家在84、85年把税收立法权授给了国务院。这种情况要改变过来。如果增税、收税需要通过人大立法的话,我相信政府片面增税的情况会得到抑制。

 

搜狐财经:在政府开支中,三公消费也是倍受关注的话题,那么三公消费占政府开支的比例有多大?另外如果把三公消费抑制住,是否真能为百姓省钱?毕竟只要有钱在政府手中,他们总是有办法花在自己身上的,只是更隐秘而已。

蒋洪:他如果要把大家的钱花在自己身上的话,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他怎么花钱不让我们知道。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阳光财政,大家来谈,我们的钱花到哪去了。如果政府预算能够公开,并且能够达到一定的细化的话,我相信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而且我个人感觉这里面的节约资金的潜力还是相当可观的,具体多少,现在谁也说不准。要得到明确的答案,还是回到老话,把帐摊出来。

 

搜狐财经:还是财政透明度有问题,这也说明您要求“阳光财政”的工作还是非常需要继续做下去,我们也相信您会继续做下去的。

蒋洪:是的,阳光财政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变成了老生常谈,大家已经听了很多,但是感觉情况还是不乐观。所以我觉得全社会都有这个责任去推动这个事儿,我个人也会在这一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搜狐财经 周克成/采访整理)

 

两会快评系列

两会快评之一:蒋洪:増税不能让政府说了算

两会快评之二:沈明高:今年GDP增速可能在8%以上

两会快评之三:推行教育券,别浪费一分教育经费

两会快评之四:谢国忠:中国楼市是个大泡沫 别抱希望了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