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历了有史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也经历了房价和物价上涨最快的十年;我们走过了有史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猛的十年,也走过了“国进民退”最受争议的十年;我们看到了金融体制迅速健全完善的十年,也看到了金融监管最受考验的十年……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也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同样多的不足。

  我们希望未来十年能过得更好,我们希望十年后的今天能少一点儿遗憾。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过去十年,我们做对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好?我们对未来应该报有怎样的希望?我们能为我们的未来做些什么?

  搜狐财经2012年两会特别策划“十年十人谈”,对话风云人物,评点十年得失。

  本期我们就民企发展问题,对话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会会长保育钧教授。

  搜狐财经:近年来哪些政策最有效的推动了民营经济的发展,有哪些成就是可以肯定的?

  保育钧:第一,这十年来民企数量有很大增长。2002年全国民企总数243万户,从业人员3247万,到2011年年底是976万户,增加了七百万户,从业人数到了1亿零353万。从资本金角度可以看得更清楚,2002年资本金是24756亿,到现在为止是25.8万亿,十年涨了十倍。

  第二,民营经济布局大体形成。全国民企数量960万户,其中江苏有120万户,占了其中八分之一,位居全国第一,其后分别是广东、上海、浙江和山东。这种格局基本保持了20年不变,多年来难以打破。

  从行业来看,主要的还集中在批发和零售行业,商务服务行业。批发零售行业占了351万,制造业的发展比较慢,困难太多。从农林牧副渔第一产业的企业不到25万户,商贸零售行业今天做明天关门,经营服务这个行业的发展势头不是很理想,现在28万户服务行业,增长速度不是很快,行业的布局现在制造业困难比较多,和第一产业的农林牧渔增速比较慢。

  房地产行业民营企业在房地产行业当中,房地产行业35万户,这一年当中去年34万户,房地产行业当中投资的人数发展比较慢,困难多了限购了。这是大概数,从十年情况来看,垄断行业的不多,垄断行业比如金融服务行业3.7万户,这个不是指金融机构而是一些准金融机构,担保公司像这些,和现在的小额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工商登记注册,银行是不认可的。从业人数是11万多人,金融行业基本没放开,石油石化也只是很小一部分。其它的通信制造都进不去,采矿业当中原油天然气开采162人,都是很小很小的公司。基本来讲,这些年的科学研究技术服务领域发展比较快,全国现在有55万8千多家。

  教育、卫生、社会保障这些领域也有增长,但是很慢很慢。办教育企业的才一万多家,卫生保障社会福利彩一万两千家,文化体育和娱乐行业现在是叫的很厉害,现在才11万,很不够很不够。一个是垄断行业,医疗卫生社会保障门槛是很高的,新老36条放开,说的很厉害叫得很响,但实际上基本没放开。如果说放开的话,民间资本可以放得更宽,现在民营企业一看数量发展很快,三百万多不到四百万。

  搜狐财经:多数民营企业力量单薄,涉及到垄断资源的行业进不去。

  保育钧:没有几十亿几百亿谁敢进去,在国家宏观调控之下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力量。这恰恰是民营企业的弱点。现在,最重要的是联合重组。抛弃宁当鸡头不当牛尾的旧观念,民营企业需要联合,进行资源整合。民营企业发展的趋势是整合,靠原始积累逐步做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要打破自身体制的束缚,在新形势下实行联合重组。为什么有人逆势而上?就是联合重组,有了实力。

  许多地方这些年为什么欢迎中央企业国有企业,因为国有企业一来就是几百个亿几十个亿,小企业来一个才几百万上千万。这就是地方政府傍央企的理由。2012年出口不可能大幅度增长,靠出口拉动是不可能了。靠投资拉动,地方政府没钱了,现在十多万亿还没还,靠卖地,地价也不行了,地方政府要投资也没钱,怎么办呢?找央企找国企。现在的央企基本被各个省拉去了,每个省都几十个亿几百个亿,上千亿,央企的钱是哪里的?银行。

  搜狐财经: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空间更小了?

  保育钧:空间是被央企挤压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逼得民营企业想办法联合重组、资源整合,民营企业产权明晰是很好的事,但是它的负面是产权封闭势单力薄。现在的招工难似乎是劳动力的变化,更主要的员工素质难提高,一个原因是民营企业管理不成功,为什么留不住人呢?打工挣钱拿钱走人,变成简单的雇佣关系。光靠涨工资不一定行。要提高员工的认同感归属感。不然,就跳槽走人,这对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管理的难题。留人要留心。光靠涨工资,谁给我工资高轻松就到哪儿去,这样员工素质难提高,研发能力永远起不来。现在,不少民营企业只会打价格战,你便宜我比你更便宜,实在搞不过你偷工减料。

  搜狐财经:您之前说过日子好过的民营企业只占到29%。

  保育钧:不到30%。

  搜狐财经:温家宝说一定要在2012年上半年将“新36条细则”制定出来,一旦新36条真正落实,民企日子会不会好过一些?

  保育钧:应该说落实新36条是打破垄断的问题,但是,另一方面民企自身的实力也不够,尤其是真本领不够,能进得去垄断行业,一要靠资金实力,二要靠自己有绝活儿。要么自己实力很雄厚,没有实力进不去;要么有自己独特的技术绝活。总之,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现在竞争很激烈,你要出人头地,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不行。民营企业埋怨环境情有可原,但一味埋怨也不是出路。这种情况之下,一方面要呼吁改善环境放宽政策,这些年做得很差甚至倒退;另一方面,民企自身也得进行体制、制度的创新。

  搜狐财经:近十年中最严峻的问题可能在于不管是非公经济36条还是新36条都是没有真正的落实,没有放开垄断领域,如果一旦真正落实,可能有一大部分中小企业倒闭,但是也会涌现一些新的有活力的民营企业。

  保育钧:每年淘汰的至少15%。现在金融危机远远超过这个数。每年都淘汰,很正常的事。

  搜狐财经:就您的判断,11年底日子好过的民营企业不到30%,到2012年甚至到2015年这个比例会提高还是会降低?

  保育钧:日子不好过的企业比例还会提高,而好过的企业比例则会降低。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白银时代

策划汇总

十年十人谈

十年影像

十年变迁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