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兴元:将民资视为常态 把国资当做例外

【内容提要】民资开放只是回归民企本身拥有的行使其产权的权利。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实现根本的执政风格转型:把开放民资作为常态,把国资的存在作为例外。要用规则替代政策,用制度替代运动。

冯兴元:将民资视为常态 把国资当做例外

 

企业界出什么事了?很多民营企业家选择了移民或者正在考虑移民。根据中国企业家论坛2010年对229名大中小民营企业家的调查,26.3%的人表示自己已经移民或有移民意愿。

 

更有甚者,如果撇开有些特殊的房地产业而不谈,这些民营企业家似乎对实体经济失去了投资兴趣:50%表示想投资房地产,31%想投入股票市场,19.5%想投资基金,还有14.3%、11.9%和9.5%的企业家想分别投资艺术品、理财产品和黄金珠宝。

 

现在的民营企业家惧怕政府政策,更惧怕政策变化,其背后原因是政府权力膨胀且不受约束。上述调查结果显示,77.6%的被调查民营企业家认为,国家政策变动对其企业的影响程度较大,其中有24.3%的企业家认为“非常大”。

 

除了政策恐慌症之外,小微企业融资难也是个老大难问题。全国多数企业属于小微企业,多数小微企业申请不到贷款。根据统计,截至2011年8月末,我国小微企业信贷余额只占全部贷款余额的27.2%。由于政府的宏观调控高压政策,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急剧恶化,贷款难问题加大。以浙江湖州为例,2011年6、7、8月,全市小企业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的比重分别为35.36%、34.50%和34.19%,呈逐月下降趋势。根据浙江省政府2011年对2385家企业的调查,需要融资的企业总占比超过80%。其中15%的企业表示“资金缺口大,急需融资”,71%表示“略有缺口需要融资”。只有14%表示无需融资。当问及企业从银行贷款时的遭遇时,15%回答被拒绝贷款或者贷款额度被压缩,13%被要求拉存款。此外,被问及企业对民间高息放贷是否存在较大依赖性时,9%需要经常借入高息民间资金以维持周转,47%称偶尔需要。

 

但是,众所周知,我国银行业以国有商业银行为主体,整个银行业的信贷资金大头流向国有企业。而根据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国企改革报告,国有企业是亏损的。2001年至2009年,国企账面利润很高,合计大约58462亿元。但是少支付、甚至未支付很多资源费用(包括土地租金和利息等等),外加从政府获得的大量补贴,国企少付多拿合计共约74914亿元,远远大于国企的账面利润。

 

既然国企事实上总体处于亏损状态,我们信贷资金的主体流向国有企业,似乎是个笑话。更有甚者,我国的“国进民退”现象仍在继续。它首先体现在行政权力对经济的干预程度加大,其次表现在国有企业在重要基础行业的垄断地位加强,再次表现为财政收入增速远远高于GDP增速。

 

看来,“国进民退”并非国人之幸事,因为国企绩效如此差强人意。很显然,我们的经济结构和质量出了大问题:一方面,国企是亏损的,但占用了大量的信贷资金;另一方面,民企当中对实体投资缺乏兴趣者大有之,移民出逃者大有之,缺乏资金者大有之。

 

民企所遭遇的问题,有其深刻的制度、政策和产业背景。大量民企缺乏投资渠道,被严重挤压在狭隘的运作空间:传统竞争性领域、股市和房地产。但是,这三大板块大势不妙。首先,东部地区传统竞争性领域成本上升,价格趋降,很多企业已经没有利润空间,需要退出该行业,或者转移到中西部,或者在本地实现产品升级。但对于产品升级,多数企业没有心理和技术准备。其次,股市鉴于新上市公司越来越多,投机空间变窄,投资回报也不确定。再次,宏观调控下很多重要城市被迫采取限购政策,房地产信贷趋紧,房地产市场遭受打压,很多投入于房地产业的资金难以收回。还有,我国金融业发展滞后,很多民资在退出原有行业后无法将产业资本转换为正规金融部门的金融资本,从而无法将专业的金融运作作为搭桥工具,来实现其新的产业运作。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大量民资会集中投放到民间高息放贷运作当中。

 

小微企业生存环境恶劣、融资难问题日益受到国务院的重视。最近发改委还要求各部门限期落实国务院于2010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若干意见》,即“新36条”。其核心就是在经济和金融部门对民资广泛开放市场准入。之所以如此称呼“新36条”,是因为国务院其实早在2005年就已经出台过“非公经济36条”。与“非公经济36条”相比,“新36条”的命运好得多,在被冷落1年半之后,又被提上政府的日程。“非公经济36条”的结局是基本上不了了之,无疾而终。随着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出现,政府推出四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大量政府资金和国有银行资金投向国有企业、大型国家基础设施项目和地方政府项目。“国进民退”高歌猛进之时,也是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恶化之际。

 

政府对民资开放政策的实际操作也反映了值得警惕的政府执政风格:用政策取代规则,用运动取代制度。值得提出的问题是:一旦政策变了怎么办?运动过了怎么办?

 

“新36条”的措施非常值得赞赏,确实需要尽早落实。其实,民资开放只是回归民企本身拥有的行使其产权的权利。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实现根本的执政风格转型:把开放民资作为常态,把国资的存在作为例外。要用规则替代政策,用制度替代运动。以民资为本,才是真正的民本。政府则需要提供辅助性的支持,提供一个授能环境,确立和维护一个竞争秩序。这一竞争秩序由六大核心原则构成:币值稳定、私人产权、开放市场、契约自由、承担责任、经济政策的前后一致性。美国和德国,以及很多发达国家之所以成为发达国家,均可归因于此。

 

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
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兴元

(作者系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两会快评往期回顾

两会快评之一:蒋洪:増税不能让政府说了算

两会快评之二:沈明高:今年GDP增速可能在8%以上

两会快评之三:推行教育券,别浪费一分教育经费

两会快评之四:谢国忠:中国楼市是个大泡沫 别抱希望了

两会快评之五:切实保护农地产权 可让城市房价大跌

两会快评之六:许小年:发改委错在哪里?

两会快评之七:冯兴元:将民资视为常态 把国资当做例外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