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能不能给我一个iPad ?

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3.2%。目前我国一年期定存利率为3.5%,有人据此认为中国持续24个月的负利率时代已经结束。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统计局发布2012年2月CPI等数据
统计局发布2012年CPI等经济数据

负利率时代真的结束了吗?

 

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3.2%。目前我国一年期定存利率为3.5%,有人据此认为中国持续24个月的负利率时代已经结束。人大代表、央行货币委员李稻葵也曾经预测,负利率问题有望在今年内基本解决。

 

负利率时代真的结束了吗?如果我们只是拿CPI和银行存款利率对比的话,确实可以这样说。但要看银行存款是不是真的负利率,恐怕得看真实通货膨胀率,而不能单纯拿存款利率和CPI比较。因为CPI作为一个衡量通货膨胀的工具,并不科学可靠。

 

作为衡量通货膨胀的重要工具,CPI具有两个重大缺陷:

 

第一,CPI统计的只是消费者物价指数,没有考虑生产资料的物价指数,而生产资料在所有的社会商品中占据非常大的货币吸纳比例,更何况,就是在消费者物价指数中,也只能统计成千上万商品中,非常小的一部分,这一小部分商品的代表性能有多大一直令人怀疑。

 

第二,从货币增发到其增加量反映到物品价格上,总会有不小的一段时滞。举个例子来讲,山上的洪水爆发,下游的洪水也总有一天会到来,但在短期内,我们在下游可能看不出任何变化。但如果因为下游暂时没有变化,而断定不会有洪水,就是自欺欺人了。可以这么讲,很多人用CPI指数看通胀,就像从河流下游看洪水情况一样,笨拙不堪。

 

在经济学界,对以CPI衡量通货膨胀的批评历来已久,绝不少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究竟能不能完全地度量出通胀的严重程度?我的看法是不能。因为通货膨胀的定义,是流通中的货币量相对于可应市的商品与服务量太多,所以引起“物价总水平”的持续提升。消费品物价呢?不过是物价总水平的一部分。上世纪80年代,国人平均收入水平低,花销结构单一,人们有了钱就消费,个人和家庭的投资活动限于教育和养儿育女,一般也表现为消费开支的增加。90年代有点变化,但很多普通人家卷入日益多样的投资活动,却是新世纪以来的新现象。从这点看,越靠近今天,CPI反映通胀程度就越不足。到底拿什么测量更准确,见仁见智,要统计专家下定论。我自己倾向于按中文的“通胀”定义,直接看流通中货币的数量变化。这一看,新千年以来我国货币和准货币的增加量惊人:2010年末高达72.6万亿,比2000年末绝对增加了59.14万亿!

 

中欧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许小年则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说:

 

弗里德曼说“通货膨胀归根结底是个货币现象”,我找出狭义货币M1逐月变化的数据,和当月CPI做对比。M1的变动很好地解释了CPI通胀率,尽管影响不是当期的,而是滞后六个月。换句话讲,这个月的CPI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六个月前的M1.两者的变化趋势吻合。但到了去年年底,M1的增长接近40%,而2010年6月份的CPI只增加了2.9%.这只有两种可能:通胀不再与货币相关,或者CPI被低估了。

 

只要你认真考虑,那就不得不同意,学者们对以CPI衡量通胀率的做法的批评,并非没有道理。所以,且慢为所谓的“负利率时代结束”欢呼,更不要因为看到CPI的暂时回落,就放松对通货膨胀的警惕。

 

持续多年的通货膨胀,已经让老百姓吃尽苦头了,千万要注意,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况且现在的伤疤好没有还难说呢。多说一句,讲了这么多,并不是我们不希望负利率时代早点结束,而是我们希望大家要小心一点,不要高兴得太早。

 

(搜狐财经 周克成/文)

 

两会快评往期回顾

 

两会快评之一:蒋洪:増税不能让政府说了算

两会快评之二:沈明高:今年GDP增速可能在8%以上

两会快评之三:推行教育券,别浪费一分教育经费

两会快评之四:谢国忠:中国楼市是个大泡沫 别抱希望了

两会快评之五:切实保护农地产权 可让城市房价大跌

两会快评之六:许小年:发改委错在哪里?

两会快评之七:冯兴元:将民资视为常态 把国资当做例外

两会快评之八:国企能不能给我一个iPad ?

两会快评之九:负利率时代真的结束了吗?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