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历了有史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也经历了房价和物价上涨最快的十年;我们走过了有史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猛的十年,也走过了“国进民退”最受争议的十年;我们看到了金融体制迅速健全完善的十年,也看到了金融监管最受考验的十年……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也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同样多的不足。

  我们希望未来十年能过得更好,我们希望十年后的今天能少一点儿遗憾。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过去十年,我们做对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好?我们对未来应该报有怎样的希望?我们能为我们的未来做些什么?

  搜狐财经2012年两会特别策划“十年十人谈”,对话风云人物,评点十年得失。

  本期我们就股市问题,对话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搜狐财经:综观中国股市过去十年的发展,您认为中国做对了什么?

  华生:总体来说,中国股市过去十年是越来越规范,这是一个大的方向。特别显著的是股权分置改革。股权分置改革实现了中国股市与国际成熟市场在形式上的接轨,现在要完成的是更重要的制度精髓的接轨。二次股改的核心是中国证券市场发行审批制度的根本性变革,它的意义丝毫也不低于股权分置改革。中国股市正走在市场化和国际化的道路上,大步地向前推进。

  搜狐财经:很多人开始绝望,认为市场已经进入底部。您认为现阶段股市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华生:最大的问题是制度问题。虽然现在股市跌的已经很多了,但是蓝筹股仍然缺乏投资价值。垃圾股仍然被炒作,这是最大的主要问题。蓝筹股缺乏投资价值和垃圾股被炒作,这是与制度安排相关的错误。中国股市的发展制度是与制度安排连在一起的,需要动刀改革。

  搜狐财经:短期内看,股市最有可能解决什么问题?

  华生:这要看监管层的决心。如果他们要下决心解决问题,可以像股权分置改革那样,在发行体制上做全面的突破,股市还有救。如果他们没有这个决心做技术性的修补,可能就做不了什么大资本,股市会一片惨叫。

  未来新股发行的体制改革,把培育一批有长期稳定分红派息能力的蓝筹股作为基本出发点,使上市公司在制度安排和诱导下,自身有提高现金回报的能力、动力和压力。只有如此,才能吸引包括养老金在内的长线资金积极入市,A股才有明天的牛市。

  搜狐财经: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最近抛出一系列证券市场改革的信号,您怎么看发行审不审等语录?

  华生:我觉得他的大体方向还是对的,但解决问题的方法好像还没找到。任何东西关键是要找到解决问题的路径。这和科学研究一样,大家都想在科研上有突破,目标都是知道的,但是问题怎么突破,这时候需要发现路径。

  很多人提出要学别人实行注册制,其实自由上市注册制是一个乌托邦,在世界上并不存在,而我们总是痴心妄想。我们不能把亿万投资者扔进一个理想主义国度,因为我们活在现实中,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千万不要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想走捷径的往往是会掉进陷阱的。

  搜狐财经:在强制分红的改革框架下,您对市场分红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华生:证监会提出了号召和强化分红的指导,但是分红不可能是强迫的。因为对市场化的调配、钱和时间都没有完善。有些人鼓吹分红,提出是主张对市场化的反动,这是不对的。中国股市只能越来越向国际规范和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不能搞歪门邪道,不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短期目标,设计出各种各样不规范的动作来。我们出台很多短期办法,严格的说是和改革的方向相悖。改革的方向应该是越来越规范、标准化、市场化,同国际接轨,而不是搞出很多五花八门的小动作。

  搜狐财经: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定调GDP增速7.5%,未来五到十年,您觉得宏观形势对股市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吗?

  华生:中国经济现在出现的诸多问题跟我们在大的结构上有偏差是有关系的。这么多年来一直说要结构调整,但基本上没有实质上的调整。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的宏观政策不会发生大的转向,中国经济会平稳、较快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对股市的影响不会很大。

  搜狐财经:一句话总结过去十年中国股市的发展,您如何评价?

  华生:如果从制度上说,现在有很大的进步。如果从市场表现来说,这十年确实是令人失望的。

  搜狐财经:未来十年会上涨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回到6000点,有一个大的回升,请您做一个预测。

  华生:肯定会的。未来十年会比之前前十年好的多。前十年是泡沫从高点向回走,现在新的十年,节点在比较低的位置上起步,未来十年是相对乐观的。但是,也不意味短期不乐观。短期的乐观与否,还要是要取决于多种因素。

  (搜狐财经 孟德思旧/文)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白银时代

策划汇总

十年十人谈

十年影像

十年变迁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

2012.03.08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制作:单秀巧 页面设计:余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