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历了有史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也经历了房价和物价上涨最快的十年;我们走过了有史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猛的十年,也走过了“国进民退”最受争议的十年;我们看到了金融体制迅速健全完善的十年,也看到了金融监管最受考验的十年……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也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同样多的不足。

  我们希望未来十年能过得更好,我们希望十年后的今天能少一点儿遗憾。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过去十年,我们做对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好?我们对未来应该报有怎样的希望?我们能为我们的未来做些什么?

  搜狐财经2012年两会特别策划“十年十人谈”,对话风云人物,评点十年得失。

  本期我们就创业问题,对话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先生。

  嘉宾:   薛蛮子 著名天使投资人
  特邀主持人:申音  NTA创新传播机构创始人

  搜狐财经:您觉得过去十年中国在创业领域,做对了什么??

  薛蛮子:中国的创业环境在过去十年里有了大大的改善。1991年我们刚出来做UT斯达康时,创业环境相当恶劣。直到90年代末期搜狐的张朝阳先生、新浪的王志东先生、网易的丁磊先生,出来创业时,创业环境还是恶劣。那时候首先没人给钱,一般人都没听说过天使投资。在互联网兴起的第一阶段,靠模仿雅虎,并得益于美国的风险投资,使这三家公司能很迅速地建立了自己的竞争壁垒,才成就了今天的三大门户。

  这十年里第二代创业大潮的代表是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其中,投资腾讯的MIH,投资阿里巴巴的软银,包括百度众多的投资人,都是外国的风险投资。这在当时是一个普遍现象。因为当时国内的资本市场还不接受,也不理解互联网的商业理念和盈利模式。更重要的是国内缺少资金退出机制,那时候没有创业板,所有资本退出出口都在国外。

  但是今天,在投资基金领域,内外资至少是一个平分天下的局面,而且从天平上来看,国内越来越占上风了。原因很简单:第一,创业公司的用户是中国人,最愿意自己的股东又是自己的用户,双重忠诚度对品牌有好处;第二,没有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方便与投资者交流;第三,不需要昂贵的法律费用和审计费用。

  创业者今后要更关注创业板,创业板会越来越适合中国创业者的情况。同时,我认为创业板也要改进,现在一些规定并不适合创业型公司,比如连续三年要达到一定盈利的那些标准,都应该改革掉。因为如果按照这些标准,那么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是不可能在中国上市的,而这样的公司才是伟大的创新性的公司。>>阅读访谈全文

  搜狐财经:您认为,在创业领域,国家、投资人、创业者还存在哪些重要问题亟需解决?

  薛蛮子:现在中国的现实是:一个年轻人,除非他家里有特殊关系,否则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有资产和资本能维持公司运转12个月。在中国开办一个公司的启动资金越来越高了。以前开办一个公司几万块钱就可以了,而现在没有几十万块钱就根本想都不要想。审批、注册、还有房租都门槛都在水涨船高。其中,现在中国的房租是全世界最贵的之一。

  两会上,很多人提出中国目前的税制是严重的不合理。联想的杨元庆都表示,增值税17%,联想产品的毛利率15%,使生意无法在中国生存。现在中国的税负太重了,其结果就是造成企业只能压低劳工工资,以及有意无意违规、违法,否则就无法生存。

  我一直坚信市场和经济规律是最根本的发展动力,大部分政府法令、法律法规只能暂时扭曲市场杠杆的作用。最后起作用还是需求供应关系,没有供应就会出现价格上的扭曲。要相信市场,包括现在的IPO审批制也一定要尽可能改革。只有把所有的不必要的费用和成本全都去掉了,才能彻底消灭了贪腐的可能性。只要有人垄断了审批权力,就会贪腐,就会寻租。只有公开、透明、接受监督的市场机制才是最公平。

  大环境如此,对于创业者而言,同样要注意一些问题。中国人的创业热情在提高。现在中国一年,六七百万的大学毕业生加上近百万人硕士生和博士生。为了保证他们迅速就业,国家出台了各种帮助大学毕业生创业的项目,但是绝大部分项目实际上是效率很低的。为了创业而创业,为了工作而创业,绝对不是一个创业的好理由。创业,一定是发现了一个没有被市场满足的需求,创业者是要来满足这个需求,才来做这个生意的,而不应该跟风。我不主张大学生毕业后马上创业,如果有心创业的话,毕业后最好先到一个创业型公司打工,看看公司怎么样管理,怎么在投资,观察公司一步一步往前走时犯过什么错误。要在游泳中学习游泳。熟悉行业,真正理解了市场的需求后,再找几个合作伙伴,各有所长,分工明确,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团队。

  另一个问题是绝大部分中国公司出了国界就没戏了,这是非常现实的现象。很多外国公司来到中国水土不服是不能适应中国本土化环境,但中国公司到海外同样也不适应,基本上是每战皆北。在互联网时代,目前绝大部分新概念、新思想、新商业模式,还是来自硅谷。全球化的世界,谁有了话语权,影响就是深远的。好的商业创新环境需要几代人耕耘,中国目前的条件还不成熟。

  搜狐财经:未来十年,您觉得什么领域最可能诞生大公司?

  薛蛮子:未来十年最有可能诞生大公司的领域是:第一个是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这才是真正的O2O,传统企业通过互联网调配全世界资源进行生产,利用互联网最省钱、最省事地知道每个用户的需求。第二个是服务业的升级,极为迅速地提供标准化、规模化、整齐划一的服务,就像如家、汉庭成功的经验那样的。第三个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化媒体,这个领域的公司市值会做得非常大,甚至比腾讯、阿里巴巴和新浪都更大,因为它产生的几何级的市场需求是完全没被满足的。

  除此之外,我还非常看好电子商务。商务部陈德铭部长谈到现在电子商务零售额才八千亿,在全国商品销售额里才九牛一毛。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几乎每个礼拜都网上购物,这跟十几年前8848出现的时候完全不同。现在产品的质量要好得多,消费者的接受度大大提高,支付手段进步很快,物流也方便得多。城市越拥堵,电子商务就越发达。电子商务在中国很有前途,尽管去年电商“烧钱”很厉害,但是从长远来看看,这只是整个的大潮中的一个小波折而已。

  搜狐财经:未来十年,您觉得最有可能改变的是?

  薛蛮子:未来十年,将会是普及“常识”的十年,将会是微博、互联网改变创业者甚至是中国人思维方式的十年。目前中国的教育制度有巨大的不足,首当其冲的是应试教育制度,死记硬背,导致很多人不善于思考,那么,无论是对创业者还是其他人来说都需要重新被启蒙,重新被传播常识,能纠正原有的思维和知识的。这也是我推出自媒体的应用程序蛮子文摘的初衷。

  微博是近十年来,对中国人民最伟大的发明,有了微博,每个人突然发现他的交流成本急剧降低。

  搜狐财经:请您用一句话总结过去十年的中国创业,另外用一句话勉励一下对于未来这些创业者,新一代创业者提一些建议?

  薛蛮子:我觉得过去十年的确是沸腾的十年,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全世界也没有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文化复杂多元的国家快速发展的。

  今后的十年,我觉得将会是辉煌的十年,有许多了不起的机会,所有青年人的机会都会是越来越大。中国现在每年有六七百万人大学生毕业生,上千万人中专和职校生。由于国家巨大的投入,交通巨大的发展,每个乡村都通了柏油路,交通的便捷,网络发达,对于青年人来说,几乎想怀才不遇都难。只要你有本事,你想做“螺丝钉”就可以做“螺丝钉”,你想要做“榔头”照样可以做“榔头”,要做机器就做“发动机”都可以。现在是“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时代。

  搜狐财经独家专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白银时代

策划汇总

十年十人谈

现场视频

十年影像

十年变迁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

2012.03.14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制作:周克成 单秀巧 页面设计:余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