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历了有史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也经历了房价和物价上涨最快的十年;我们走过了有史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猛的十年,也走过了“国进民退”最受争议的十年;我们看到了金融体制迅速健全完善的十年,也看到了金融监管最受考验的十年……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也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同样多的不足。

  我们希望未来十年能过得更好,我们希望十年后的今天能少一点儿遗憾。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过去十年,我们做对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好?我们对未来应该报有怎样的希望?我们能为我们的未来做些什么?

  搜狐财经2012年两会特别策划“十年十人谈”,对话风云人物,评点十年得失。

  本期我们就海外投资问题,对话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先生。

  搜狐财经: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WTO之后的开放,在海外投资方面,您认为中国做对了什么,是不是应该继续扩大海外投资?

  黄怒波:中国是全球化市场的参与者,也是主要的受益者,不能忘了全球化给中国带来巨大的改变。反过来说,中国政府做出加入WTO的决定是历史性的。既然是受益者,在下一个十年,我们还是要积极参与到全球化进程中。中国的经济同世界经济密切联系着,全球经济环境好了中国经济也会受益。中国对外投资还是要加快速度,这样的话,中国的经济能够更好的融合全球经济,中国才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搜狐财经:以您的经验来看,目前海外投资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黄怒波:大家觉得中国投资海外存在很多问题,这是一个正面的现象。原来没有海外市场的大额投资,全球市场也没有经验,而中国开始走出去往外投资,遇到很多问题是正常的。我们在改变游戏规则,国际环境不适应我们,中国自己也不适应全球化。实际上,任何一种投资走向世界都需要磨合的过程。现在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多了,我不太认同世界会摒弃中国的说法。中国往外走的投资步伐还是很快的,而且很快会适应。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双方突然改变游戏规则,法律上相互不适应。西方社会的政治原因或意识形态问题也是需要引起我们重视的。他们往往把中国走出去的投资意识形态化、政治化,这是最大的障碍。如果真的回到WTO框架下,中国对外投资就不会出现更多的问题。现在遇到最大的阻力还是来自西方政客,在他们眼里是要防止中国强大起来。一旦进入后,他们将意识形态政治化强加给投资者,以涉及国家安全或者违反各种法律规章为借口,打击中国投资者。这是最大的障碍,西方社会需要消除这种偏见。

  搜狐财经: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加入WTO也有十年了,中国的开放程度前所未有,相对于欧美国家的开放,中国应该学习什么?

  黄怒波:欧美国家走市场经济道路很久了,中国才刚刚开始。他们的政治、法制和民主程度都比中国高很多,这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第一学习法制意识。在中国不管跟政府签合同还是和企业签合同,都担忧合同的效力不能得到遵守;第二学习司法公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做不到司法公正。当然,西方也存在这种问题,但总体来说它的法律体系相对清廉。第三学会制定规则。欧美国家懂规则,规则是他们制定的。他们会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如何制定,我们可能就不太适应了。归根结底,中国经济模式还有待改进。中国正在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路线,实际上,带有计划经济色彩或是政府在主导市场路线,往往忽视了国际市场规则。如果完全市场化,由企业自己去选择,到哪个国家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就不会出现如此多的摩擦。

  搜狐财经:您认为,短期内中国在海外投资方面最有可能突破的地方是什么?

  黄怒波:短期内最有可能走出去。现在全世界都在招商,欧美国家正在扩大招商,中国可能在投资基础设施上,在英国等国家取得突破。此外,龙头企业走出去会有所突破。企业转型后到欧美国家去,比如到美国买农场,澳洲法国买葡萄酒庄等等,从农业方面突破,这都是很可能的。这种投资适合民营企业做,投资额不高,所以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会去投资。

  搜狐财经:从您个人来看,与海外市场打交道这么多年,这些合作项目是通过政府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去完成的?

  黄怒波:民营企业政府从不给钱,当然是个人行为。我不希望政府参与,当然它也不愿意参与。需要政府的环节是审批,否则外汇就出不去。这些领域是政府逐渐放开的,企业是不会找政府的。

  搜狐财经:政府在海外投资市场上,对民营企业有没有政策上的支持?

  黄怒波:我没看到政府的支持。拿外汇来说,他们一点也不着急,但企业很急,走出去要花钱啊。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嘴上说鼓励,但实际什么也没有。国企的待遇要比民营企业好,因为它是“共和国长子”,政府会介入国企的里里外外。但民营企业真是太难了,政府要继续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支持,开放对外投资的民企绿色通道。

  搜狐财经:中国对外投资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黄怒波:不能说不公平,毕竟这是市场经济博弈。最根本的问题是世界经济格局变了,中国开始变成一个重要的游戏规则制定者。这样会打破原有市场格局,产生很多很多的摩擦。加上近几年西方经济低迷,政治体制僵化,政党之间为了自我利益不顾国家利益,开始把中国捎进来。在西方国家,政治制度僵化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至于说中国遭遇不公平,我们不要总是抱怨受什么委屈了,我认为这十年中国是一个受益者。中国的外贸总量这么大,对西方经济市场影响很大,我们要做的不是抱怨,而是按照WTO原则市场经济规去应对。

  搜狐财经:很多人关心您投资冰岛一事,现在有什么新的进展?

  黄怒波:双方做过约定,大家彼此不再谈及此事。冰岛方面非常希望完成这个合作,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现在可能用租赁的方式去合作。这样我也接受,我就是一个投资者,我要考虑投资风险,我需要更快的推进项目。

  搜狐财经:期间是不是有来自政府的阻力?

  黄怒波:没有,完全是我们自己在谈。冰岛投资局刚见完面,刚接待完投资局局长,很多新闻弄得我们很被动,所以,双方约定暂不公开进展。

  搜狐财经:还会再尝试冰岛或其它地区的投资吗?

  黄怒波:将来会考虑投资北欧。去了冰岛就会去瑞典、丹麦和芬兰这些国家,做成一个国家板块。

  搜狐财经:为什么对北欧情有独钟?

  黄怒波:北欧和中国的文化差距很大,北欧的社会制度很稳定,整体国民素质也很高,消费能力也很强。北欧不像中欧的法国、意大利等国,这些地方度假设施已经很完善,不像北欧门槛很低。北欧今后的投资增长空间很大,既然北欧的设施还不完善,去投资肯定能找到一个增长空间。

  搜狐财经:能否请您用一句话总结中国海外投资十年来所取得的发展?

  黄怒波:可喜可贺,贵在坚持。

  (文/孟德思旧)

  搜狐财经独家专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白银时代

策划汇总

十年十人谈

十年影像

十年变迁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

2012.03.14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制作: 单秀巧 页面设计:余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