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民工已逐步成为产业工人的主体,他们的辛勤劳动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崛起。但是,在工业化、城镇化不断推进的过程中,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都还只是城市的过客。尽管他们渴望融入城市,但是以户籍制度为核心的城乡二元管理体制,阻碍了农民工融入城市。今年两会,户籍制度有见松动,希望在法规的引导下,“农民工”将成为历史名词,都是中国人,理应平等。


                                           分享到:



缘起:
两会是每年都按时到来的盛事。全国各界精英汇聚一堂,共商国是,为2012年的政府工作出谋划策,代表老百姓参政议政。每年两会都有亮点、热点,如何解读其中的新闻真相?搜狐财经在两会期间推出特刊——“石说两会”,邀请知名财经评论人石述思为您解读两会,聊聊两会。

观点1:
农民工这个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群体是名副其实的二等公民——从政治地位、到工资福利再到社会保障。而阻碍他们成为城市新市民的主要障碍就是户籍壁垒。

观点2:
改掉这个含有歧视性的称谓很容易,而要逐步建立健全进城务工人员融入城镇的制度,以及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观点3:
农民工无序进城与城乡差距加剧,以及城市化进程中中小城镇发展滞后密切相关。因此放开农民工进入大中城市的户籍限制必须与加大对农村的投入、重新对城市化进行顶层制度设计息息相关。

农民工 何时才不是候鸟?

  中国目前有2.5农民工。其中1.3亿在城乡之间漂泊,宛如候鸟。

  伴随着快速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每年仍有2000万农村剩余劳动力从土地解放出来,涌进城市寻梦。在全国人大中,他们的代表有三个,平均每个人背后站着8000万直接利益关联人。

  今年两会,这三个代表将带着极度疲惫和殷切期盼从中国最高政治舞台上谢幕。

  这份孤单和沉重表明,农民工这个对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群体是名副其实的二等公民——从政治地位、到工资福利再到社会保障。而阻碍他们成为城市新市民的主要障碍就是户籍壁垒。

  如果《居住证管理办法》能出台,那么户籍制度这道脱胎于计划经济的城乡天堑,就有望获得实质性突破。这不仅事关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也是经济发展的现实呼声。

  2月8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联合工众网发布的《农民工“短工化”就业趋势研究报告》,指出当前农民工就业存在一个相当普遍的“短工化”趋势,也就是水平化的高流动状态。从目前来看,新生代农民工正在成为农民工的主体。然而,旧的“农民工生产体制”与新生代农民工全新的社会—阶级特征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结构性的矛盾,频发的劳工群体性事件就是最突出的表现,快速的工作流动也体现出农民工在当前条件下被迫做出的策略性选择。

  “短工化”意味着农民工的工作极不稳定、处于快速变动的状态,这对于个人、企业或者社会整体而言均带来十分不利的后果。

  因此,积极进行制度改革,创建农民工同城市融合的制度平台,推进城乡平等就业制度建设,还农民与城市居民平等的就业权利,已成当务之急。而改革户籍制度又是关键前提。

  调查显示超8成新生代进城务工者不希望被称为“农民工”。改掉这个含有歧视性的称谓很容易,而要逐步建立健全进城务工人员融入城镇的制度,以及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必须指出的是,农民工无序进城与城乡差距加剧,以及城市化进程中中小城镇发展滞后密切相关。因此放开农民工进入大中城市的户籍限制必须与加大对农村的投入、重新对城市化进行顶层制度设计息息相关。

  不然,未来会有相当一批不叫农民工的人很难成为大城市的新市民,在失去了土地对其生存的根本保障的同时,从企业的短工沦为货真价实的流民。

话题背景 居住证管理办法将报审

  3月10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举行“统筹城乡社会发展 促进农民工融入城市”提案办理协商会,会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透露,《居住证管理办法》已经形成草案,正在征求意见,今年将报国务院审定。国家将在适当的时候出台法规,全面实行居住证制度,并更多地着眼于为流动人口服务,而不是管理。黄明还透露,通知下发后,各地各部门按照国务院要求已经全面清理已出台的有关户籍管理制度改革意见。各地着重解决流动人口特别是农民工在劳动报酬、子女上学、职业安全卫生等方面的突出问题,切实保护了农民工合法权益。详细>>

搜狐财经出品 2012.02  撰稿:石述思/制作:刘宇翔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