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油价政策错在哪?

  • 发改委于5月9日下发文件,自5月10日零时正式下调成品油零售价,幅度确定为汽油330元/吨,柴油310元/吨。此次下调为我国成品油价年内连续上涨两次后的首次下调,而下调幅度也创下2009年以来单次下调最大幅度。

    发改委下调油价的决定,得到人们比较普遍的欢迎和支持——和当发改委上调油价时引发的普遍不满正好相反。价格下降就开心,价格上涨就难过,这是很自然的反应。不过,当我们真正审视成品油价格的时候,应该想想由发改委这么一个政府机构来决定价格是否合理。

    经济学家,至少一部分经济学家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早在2009年发改委四次上调成品油零售价,并招致社会上一片批评之后,经济学家许小年就撰文指出:“争论的问题应该是成品油的定价机制,而不是具体价格的高低;应该是价格管制的合理及合法与否,而不是政府所定价格的合适与否。”

    许小年解释,只有由市场供给和需求决定的价格才是最优的,在市场价格下,社会福利可以实现最大化,而任何对市场价格的偏离,无论偏高还是偏低,都将导致社会福利的下降。

    许小年写道:“如果政府定价高于自由市场的价格,不仅消费者受损,而且部分消费者嫌价格太高而退出市场,社会需求萎缩,石油公司的销售收入减少。这时即使高价带来的利润增加能够抵消产量下降的影响,我们也可以严格地证明,厂商利润的提高不足以弥补消费者的福利损失,社会总福利必然下降。如果政府定价低于自由市场价格,厂商利润减少,部分生产商退出市场,供给减少,同样会造成社会福利的损失。”

    有些人可能以为,只要发改委能紧跟市场步伐调整油价,就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伤害。可以说,这种看法过于善良了。

    事实上,市场价格瞬息万变,每时每地,都会有非常大的区别,发改委不可能完全掌握这些价格信息,并对其作出恰如其分的反应。所以它只能出台一个看起来“灵活”而实际上依然十分“僵化”的价格形成机制。

    目前的成品油调整机制是这样的:“发改委根据新加坡、纽约和鹿特丹等三地以22个工作日为周期对国际油价进行评估,当三地成品油加权平均价格变动幅度超过4%时,即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

    看出来了吗?发改委无法完全跟进市场步伐调整,所以只好给自己划下一个范围,然后说自己只要在这个范围内行事,就是妥当的。我想会有很多读者和我一样,不能接受这种做法。

    因为,即使发改委完全遵照这个成品油价格调整机制行事,那它也会和国际油价产生巨大偏差。首先,假如国家油价变动幅度在4%以内,发改委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国内油价就可以更高或更低了?其次,为什么要以22个工作日为周期对国际油价作出调整,而不是一个工作日,或者一天、半天?

    只能讲,发改委表面上摆出和国际接轨的姿态,但它并没有真正打算要让中国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接轨。因为如果真的要接轨,就应该完全放开价格管制,不再由发改委作出任何调整和干预,而任由经营者自主定价。这才是真正的与国际接轨。但发改委一向对此视而不见。

    最后,让我再举个例子来讲两句。有一帮匪徒绑架了你,把你限制在一个院子里活动,规定你几点钟可以放风,几点钟可以吃饭,几点钟可以睡觉。这时候你要去和他争论什么?是说放风时间太短,吃饭时间太晚,还是睡觉时间太少?其实都不对。你应该争论的是这些匪徒为什么要绑架你,限制你的人身自由。

    现在的成品油定价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能去和发改委论理价格上调快了还是慢了,而是应该问它:凭什么要让你来制定成品油价格?凭什么不能让经营者自主定价?凭什么不能让中国油价和国际真正接轨?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出品 2012.05  撰稿/专题:周克成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