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直面“黄宗羲定律”——2003年3月12日

  温家宝副总理在人大湖北团参加讨论时郑重表示,共产党人一定能够走出‘黄宗羲定律’怪圈。他表情凝重地说道。“乡级财政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乡级财政供养的人太多,‘食之者众,生之者寡。’人总是要吃饭的,不把乡级财政供养的人数减下来,一时降下来的农民负担迟早会反弹上去。”温家宝接着说:“历史上税费改革进行过不只一次。每次税费改革后,由于当时社会政治环境的局限性,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会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走向了原先改革目的的反面。明清时期的思想家黄宗羲称之为‘积累莫返之害’,这就是所谓的历史上有名的‘黄宗羲定律’,共产党人是彻底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我们一定能够把乡镇机构精简下来,一定能够把过多供养的人减下来,一定能够走出‘黄宗羲定律’的怪圈。”

  黄宗羲定律所提示的农民税费负担日益加重之积重难返无法根除,是中国封建社会两千多年都没有解决的大问题,甚至也可以说也是几千年不断导致改朝换代的大问题。中央领导人公开地直面这个问题,显示了中国共产党人直面问题、直面体制改革的决心和勇气。这个决心和勇气,应当既包含以壮士断腕的决心,精简乡镇机构和人员,也包括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基层民主进程;还包括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政策,比如从政体上改变城乡分治,实现“城乡同治”,政府给城乡提供统一、平等的公共产品,比如道路、农村义务教育、社会福利保障等,保障和实现农民的国民待遇。

  ——搜狐新闻2003年3月12日报道

国家体改委告别历史舞台——2003年3月10日

  2003年3月10日,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方案特别提出了“决策、执行、监督”三权相协调的要求。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29个组成部门经过改革调整为28个,不再保留国家经贸委和外经贸部,其职能并入新组建的商务部。

  根据方案,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改组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展改革委”,注:2003年5月6日 发改委正式挂牌),其任务是研究拟订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进行总量平衡,指导总体经济体制改革;设立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国资委”),以指导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重组。

谁阻碍着中国穷人由穷变富——2003年3月8日

  政协委员里有很多企业家、很多富人,认真了解每个人的“发家史”,会发现他们都是能大胆抓住机会的人。记者要问他们为什么会“提前进小康,提前变大款”,他们有一个回答都是“改革开放”。民营企业家刘忠和委员不相信一夜暴富,“绝大多数企业家都是一步一步艰苦创业积累了自己的财富。”

  先富起来的人感谢改革开放,是因为改革开放给予他们创造财富的自由。他们主要是这样一批人:身处“致富自由”的地区,大胆使用这种自由,在竞争中赢得了财富和自由,然后又通过财富和自由去赢得更大的财富和自由。

  现在中国还有二十多个行业不准私人经营,如银行、电信、铁路等;成立企业还实行批准制度,必须由工商部门许可;农民还被户籍制度所累,进城打工要"三证";"致富自由"还存在着很大的地区差距。这些都还在阻碍着穷人由穷变富,拉大着贫富的差距。

  ——《中华工商时报》2003年3月8日报道

“房产泡沫”破灭后的“伤”更痛——2003年3月7日

  2002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增幅达32.9%,远远高出销售增幅。到去年7月止,全国商品房空置总量已达1.2亿平方米,其中有一半是空关了一年,占压资金超过2500亿元。

  北京市城市设计研究院顾问总工程师王东委员称,火爆的房地产业急需冷思考。我们既要正视泡沫,又要冷静分析泡沫,更要警惕金融风险。中国是世界人均耕地最少的国家之一,人均耕地不及世界平均水平的1/3。豪宅别墅占用大量的土地,这与我国的国情相违背。我们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们可以住较大面积的住房,但不能允许他们无节制地占用土地,尤其是宝贵的耕地。房地产业也需要政府加以规范和引导,使社会资源的配置更加合理。

  ——《人民日报》2003年3月7日报道

如果在2103年评说朱镕基——2003年3月6日

  如中国社会由一个半现代半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在这个转变中,农村人口和农业经济的比重将大大降低,中国社会将消除城乡差别,实现全社会的城市化,实现各种制度与国际社会的全面接轨。这届政府在这个方面的成绩可圈可点,其中最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是中国加入WTO 组织。如果没有这项重大政治行动,国务院在各项市场化改革中仍将举步维艰。这些年的银行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改革、政府机构改革、粮食流通体制改革,都有相当大的难度;有的改革举措在是否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方面,在社会上还有不同看法。早已引起人神共愤的城乡分割制度,还没有被动摇。如果不是加入WTO 的政治决策,改革简直令人绝望。朱镕基总理在这项重大行动中一马当先,甘冒被误解和指责的风险,为这项行动立了大功。

  总理最担忧的农民问题要留给下一届政府继续努力解决了。官场腐败使总理憎恶,人民愤怒,但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有一个过程。生态建设缺乏则法制保障,行政压力稍稍减弱,更大的生态破坏就会发生。下一届政府在这方面任重道远。

  ——《南方周末》2003年3月6日报道

朱镕基的五年总结——2003年3月5日

  朱镕基说,本届政府“办成了多年想办没有办成的大事”。这一届政府在上任之初提出了“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的目标。目前,主要目标已基本实现,包括实现经济增长、国企脱困、推进金融改革、精简机构等,涉及粮食流通、投融资、住房、医疗以及财税等方面的改革。

  “过去的5年是公认最好的5年,但也不是没有缺陷,值得总结的东西很多。“他列举了过去5年遗留的问题:农业政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都值得讨论。就业下岗分流、减员增效政策,效果不理想。金融风险防范,至今没找到处置不良资产的最后出路。中西部差距拉大。”

  ——东方网2003年3月5日报道

中国民营经济日见“风光”——2003年3月4日

  经济专家、全国政协委员吴敬链认为:“近年推动中国经济向好发展的诸多因素中,最主要的是改革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活力,尤其是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此间经济界人士认为,1997年中共十五大以来,中央在政治上、思想上、发展战略上和具体措施上所采取的一系列重大突破性改革,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

  近几年,中国对民间资本投资的种种限制已经开始逐步放宽。有关人士预计,一些一直为国家所有、国家投资的领域也将陆续向民间资本“开禁”。

  2003年初的中国,国有企业在经历几年休克式疗法后正逐步地恢复元气,民营企业发展迅速,加入WTO后国际贸易开始出现快速的增长,社会矛盾比较缓和,外部没有太多的干扰,整个社会充满着一种乐观向上的氛围。中国进入了“胡温新政”的新时期。

20万网友最关注的问题:反腐与公平——2003年3月3日

  据人民网推出的20万网友最受关注的问题调查结果显示。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保障在社会公平正义排在前两位。

  之后依次为:“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推进依法行政,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千方百计扩大就业,不断改善人民生活”、“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合理确定保障标准和水平”、“改革和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全面繁荣农村经济,加快城镇化进程”、“强化安全生产,遏制重大特大事故发生” 、“发展壮大国有经济,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人民网2003年3月3日报道

新总理“最头疼”的问题是什么?——2003年3月2日

  三个月前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温家宝指出要让农民休养生息。这位外电估计出任新总理机会极大的现任国务院副总理说:“农业特产税要逐步缩小范围,降低税率,创造条件,最终取消。”

  和朱镕基一样,温家宝觉得突出困难仍然是农民收入增长缓慢。他说,推进农村小康建设“任重而道远”。截至当下,还有几千万农民处于贫困状态;不少地方的农业生产仍然主要依靠畜力和手工劳动。

  温家宝还用“特别专门强调”的口吻,要求一些地方在土地征用问题上给农民以公平公正,“妥善安排好失地农民的生计”。

  末了,温家宝还不忘提醒对农村弱势群体的关怀,羊年春节将至,有关部门要派遣官员“深入灾区和贫困地区”,“保证他们吃饱穿暖”。

  ——《南风窗》2003年3月2日报道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