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编者按

中国经济在减速的弦上!面对现实吧     据非官方统计,中国经济实际增速仅为5.5%。但是每年各个地方政府GDP增速相加往往远远大于官方统计数据,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儿。不管这些,先就官方统计论:
  有许多潜在诱因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减速。控制食品价格飞涨的政策措施有可能过火。各大城市的房地产泡沫可能破裂,而不是缓慢萎缩,结果可能对过度负债的地方政府造成冲击。最后,国有控股银行可能需要新一轮的大笔注资,以填补过去两年疯狂放贷造成的窟窿,这会从其它经济环节抽取资源。
  中国经济即使减速,仍将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和地缘政治话题中的重要角色。诚然,眼下的炒作将会持续下去。[我来说两句]

如果中国经济大幅减速 社会将会怎样?

  无论是去年两会时发布目标低于8%,还是到现在实际情况确实低于8%,政府与市场对告别8%显得相对平静。重要原因在于朝野皆明:过去那种粗放高增长模式再不可持续,大家都有预期,都觉得该降。如果中国经济大幅下滑,世界将会如何?
  时不我待,新一任中国领导人可能没有很充足的时间或良好的国内国际环境来控制自己缓慢却稳定发展的步伐。 

数据看中国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将继续扩张,按美元计算,中国经济规模在未来40年内的某个时候将超过美国。简言之,中国至关重要。
  然而,过去经济学家们也曾预言一些迅速增长的经济体会超越美国,却屡屡失准。

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堪忧

  1978年至2011年,中国经济在这34年间取得了年均10.0%的GDP增速。作为三十多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结果,中国经济总量目前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根据国内外不同机构形形色色的预期,中国经济总量最终超越美国似乎也就10年到20年的事情。

 

投资率远超日韩高速发展历史时期

  中国的投资率由1980年的35%一路攀升至2011年的49%。接近50%的投资率不仅是当前主要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中最高的,即使与日本、韩国等东亚经济体的历史可比时期相比,前者也是最高的。中国投资率的上升伴随着投资效率的下降。从增量资本产出比来看,该比率已经由1980年的4.1降至2011年的1.8,而1980年至2011年这32年间的平均水平为3.1。增量资本产出比的经济涵义是,1元钱投资下去,能够换回几元钱的GDP。增量资本产出比的下降意味着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效率的下降。

高增长背后政府干预力度大

  如果我们把1982年至2011年这30年划分为各10年的时间段,则1982-1991、1992-2001、2002-2011这三个十年的年均GDP增速分别为9.7%、10.4%与10.6%,经济增长速度越来越快,这既反映了中国经济融入全球经济的程度加深,也反映了中国政府管理宏观经济波动的能力上升。然而,高增长的背后并非没有隐忧,从两个方面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不容乐观。

依赖政府投资拉动的顽疾难变

  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表示,2013年中国经济会比去年要好很多,但中国经济依赖政府投资拉动的顽疾难以大变,中国最需要做的改革是限制行政权力,给予民营经济更大发展空间。
  他认为,在换届的不确定性过去之后,中国的经济决策会更明朗。但他预计以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在新的一年里很难有搭边,可能有微调,消费的比例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

 

中国的货币信贷政策对经济增长作用下降

中国的广义货币(M2)与GDP比率,由1986年的64%上升至2011年的183%。该经济货币化比率也是当前主要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中最高的。当然,由于中国金融结构过于偏重银行间接融资,中国的M2与GDP比率与其他国家并不完全可比。不过,我们可以用中国增量GDP与增量M2之比的历史演进来展开分析。该比率由1986年的0.94下降至2011年的0.50。换句话说,1986年,1元钱广义货币大致能带来1元钱的GDP,而现在1元钱的广义货币只能带来0.50元的GDP。这意味着中国的货币信贷政策对经济增长的推动能力在下降。

内需不足,改革滞后,谁来领航

一方面,中国的高投资率会形成巨大产能,在内需不足的前提下,过去主要通过出口来进行消化。但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爆发造成外需萎缩,以及中国经济体量的放大,外需不足以吸收中国的产能。一旦国内收入分配改革滞后,国内消费短期内难以崛起,这会导致中国制造业形成严重的产能过剩,从而降低投资对经济的驱动作用。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在过去偏爱通过放松信贷来应对经济下滑,造成经济货币化程度不断上升。然而在目前的金融市场结构下,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绝大部分信贷,但它们的资金运用效率不高。

中国政府应如何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率

 

中国政府应如何提高经济增长的效率呢?

 
   第一,中国政府应加快国民收入在居民、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分配,通过政府减税与国企分红来增加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份额,从而最终提振国内消费,以解决过去高投资率形成的过剩产能;
   第二,通过打破国有企业对若干服务业部门的垄断,向民间资本开放这些行业,从而引导未来投资中心由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变,以提高新增投资效率;
   第三,加快发展中国金融市场,尤其是发展中小金融机构与直接融资市场,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充分与更低成本的融资服务;
   第四,政府应该努力避免重走通过过度信贷扩张来刺激经济的老路,更多依赖结构调整来夯实经济增长的基础,从而通过更快的GDP增长来稳定住甚至降低经济货币化程度(M2与GDP比率)。

我来说两句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囧囧      电话:010-62728155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