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总理统筹施策持续发力 释放多重利好

当前经济运行正处于合理区间,李克强总理在施政上呈现出新的特点:既注意“不刺激”,也求“有作为”;既要扭住长期“转型升级”不放,也要兼顾经济即期增长,充分体现了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

总理定调宏观调控:区间管理稳预期 经济工作十亮点

李克强提出了“合理区间”概念,他强调,目前中国经济总体上处于合理区间。李克强为合理区间设置了上限和下限概念。上限是防通胀,CPI控制在3.5%左右。下限是GDP增长7.5%,李克强解释,7.5%的指标是依照“保就业”的要求测算的。

李克强经济12个重要理念有道有术 西方学者媒体热议

李克强的经济施政有12个重要理念,其中有道有术。李克强不下理想化的“猛药”,不搞“休克疗法”。他使用的更多的是“缓释剂”。改革贵在行动,看准一项,推出一项;干一个,成一个,不间断地推进。“不怕慢,只怕站”。

“李克强经济学”提出者自曝始末:总理本人一直还没表态

“李克强经济学”的英文单词Likonomics是由时任海外投行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提出的,用来指李克强为中国制定的经济增长计划。概念甫一诞生,便具有属于自己的旺盛生命力,所孕育的改革正能量令人期待。

李克强布局中国经济升级

李克强表示,目前我国经济运行平稳并处在合理区间。区间“上限”是防通胀,“下限”是稳增长、保就业。他提出,在目前经济运行逼近合理区间“下限”的情况下,要统筹考虑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使三者做到相互促进。

Step.1 稳增长

稳增长不靠短期刺激
没稳定的增长,调结构就无基础和条件

——李克强表示,调结构的前提是要稳增长,没有稳定的增长,调结构就没有基础、没有条件,没有合理的空间。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建平表示,应该心无旁骛把调结构、促改革放在政策最大着力点上。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为保证全年经济增长率和就业等指标不滑出“下限”,政府已经并将继续推出温和的经济刺激政策。

Step.2 调结构

投资方向方式大调整
把资金投到不会形成产能过剩的方面

——李克强明确提出,投资的方向、方式、机制将出现明显调整。对于产能过剩行业,要求严控新增信贷投放。

——李克强说,把资金投在一些薄弱的基础设施方面不会造成重复投资,不会形成产能过剩,且有利于调整结构,如铁路及地下管网、污水处理、垃圾焚烧等节能环保设施。

——李克强还强调了在服务业和创新推动方面“调结构”的重要性。

 

Step.3 促改革

理顺要素配置方式
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

——今年两会期间,政府明确提出,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国务院部门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减少1/3以上。

——李克强提到,要通过改革把沉淀的资金激活起来,要促进产能过剩行业的消化,抓好营改增改革试点,推动服务业发展等。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建平表示,改革的根本出发点,就是要理顺要素配置的方式。无论是简政放权,还是利率市场化改革,都是为了让市场配置各种要素的力量更大,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

Step.4 城镇化

城镇化要以人为核心
关键在于让老百姓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城镇化是最大的内需潜力。”李克强提出,要把城镇化作为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重要抓手,发挥其促进投资和消费增长的重要作用。

——《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明确提出户籍制度改革方向;中央“一号文件”中也提出,依法保障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范建平表示,实现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关键在于让老百姓、农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克强经济学”已经成型?

每一代领导人的施政思路都与其教育背景、个人经历有关,最为重要的是当时当地的环境和任务。从目前来看,克强经济学并非重起炉灶,仍然是在处理各种矛盾、解决各种问题的过程中循序渐进地推进。新一届政府出台的一系列举措,是对新形势或主动地调整或被动地应对,并不存在所谓的“克强经济学”。即使,李克强经济治理理念初露端倪,至少,“克强经济学”内涵尚未完全建立起来。

 

克强经济学的三大重要支柱

近日,巴克莱资本创造了一个新词“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用来指代李克强为中国制定的经济增长计划。巴克莱说,李克强经济学关键的经济政策框架由三大支柱搭建:无大规模刺激计划、去杠杆化、结构性改革。

克强经济学并非重起炉灶

每一代领导人的施政思路都与其教育背景、个人经历有关,最为重要的是当时当地的环境和任务。根据当时当地的政治经济背景,承认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具有路径依赖的现实,学习借鉴管用实用的经济学理论,达到预设的目标。李克强经济学并非重起炉灶,仍然是在处理各种矛盾、解决各种问题的过程中循序渐进地推进。从这个意义来讲,新一届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是对新形势下机动应对,并不存在所谓的“李克强经济学”。

克强经济学能否坚持尚不确定

现今来看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既得利益集团阻力相当大,各种迹象表明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因此,今年下半年,中央政府能不能扛住压力,继续容忍比较低的经济增速,同时大力推动结构改革,依然存在很大不确定性。经济增长内外的不确定性,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李克强经济学”能否坚持,有待进一步观察。

理解“李克强经济学”的几大误区

将克强经济学解释为打击影子银系误读

——一个多月以来,李克强三次提及存量资金问题。政府希望,银行资金降低期限错配风险的同时流向实 体经济。显然,房地产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并不是政府希望看到的资金流向。中国的影子银行是利率市场化的产 物,也是利率市场化改革不彻底的中间产品,将克强经济学解释为打击影子银行,是对克强经济学的误读。

将克强经济学理解为总理的个人理念

——“克强经济学”并不完全属于个人,其代表的不仅是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治国理念与经济智慧,更是对30多年来中国经济实践的总结与反思的结果。与过去说再见并不容易,这意味着无论有多难,无论前面还会遇到多大风浪,中国经济全方位、深层次的改革之路必须坚定地走下去。带着阵痛加速转型,中国的阵痛期才刚刚开始。

 

经济转型、结构调整系老生常谈没新意

——“克强经济学”的一个关键词是结构改革。经济的转型、结构的调整说了很多年,知易行难。结构 改革,需要稳中有进。人口红利消失了,改革红利就要抓紧补上。结构改革需要坚持,不能拖延。既是改革,也就一 定会有各种拦阻。中国经济转型要成功,就必须拒绝权力支配市场,必须攻克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拦阻。如果不能更 符合正义地重新分配利益,何谈良善的改革呢?

克强经济学绝非砸碎旧体系“休克疗法”

——巴克莱银行称,李克强经济学将把中国推向“临时硬着陆”,未来三年,中国季度经济增速会降至3% 。在那之后,中国经济应能迅速反弹。但中国经济改革的历史来看,从来都是注重循序渐进式的改革,不会让国民经 济出现大幅波动。李克强经济学依然沿袭了这一风格和中国特色,不存在经济增速陡然下滑然后再恢复至7-8%的政策 目标。

从“克强指数”到“克强经济学”

“克强指数”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于2010年推出的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它源于李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来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

 

克强指数被认为比官方GDP数字更能反映中国经济

2007年,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告诉来访的美国驻华大使,他更喜欢通过三个指标来追踪辽宁的经济动向: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以挤掉统计数字的水分。《经济学人》认为,“克强指数”比官方GDP数字更能反映中国经济的现实状况。

克强指数传隐忧:货币还在空转 经济增长仍偏弱

当前中国经济增长仍偏弱,构成克强指数的三大指标:4月工业用电量环比出现负增长,尽管同比增速较3月份上升4.4个百分点,但若按照日均用电量计算,同比也是负增长,显示工业生产仍疲弱;中长期贷款余额有所上升,但对公中长期贷款持续低迷,显示企业对未来盈利预期不佳;铁路货运量也出现大幅下滑。

“克强经济学”传递信号:对经济实行无为而治

按照中国政治的传统,换届之年,新政府上台后,为显示政绩,一般会掀起一轮政府大投资。何况,如上所述,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已陷入低谷,新政府是有理由为防经济下滑而放松银根,出台刺激措施的。很多地方政府都在这么做。但至少从李这儿来看,人们没有见到其“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其在这百日中,对经济似乎实行无为而治。

新一届中央政府的宏观管理思路

尽管李克强总理执政刚过百日,但已释放出三大明确的政策信号:一是新一届政府绝不会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二是新一届政府对经济下滑的容忍度在不断提高;三是全面而坚定地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让“改革成为中国经济的最大红利”,透过这些信号我们已经找寻到了新一届政府的施政思路。

 

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让经济重回市场轨道

新政府试图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转变政府职能,削减政府开支,约束政府权力,增强经济内生动力,实现结构调整,推进全面改革。李克强经济学的要义不在于强调政府要做什么,而是强调政府不做什么,其基本特征是强化市场、放松管制、改善供给。强化市场,是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一个关键词。放松管制,是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二个关键词。改善供给,是李克强经济学的第三个关键词。

决策层和银行掰手腕背后:李克强主动拆定时炸弹

新总理给出的解决方案,除了重申要引导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金融和实体经济密不可分外,更将希望寄托在改革上面——在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稳定性、连续性的同时,逐步有序不停顿地推进改革,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更有针对性地促进扩大内需,更扎实地做好金融风险防范。

新一届经济领导层愿以短痛易久安的思路日渐清晰

新一届经济领导层愿以短痛易久安的思路日渐清晰。我们曾经对李克强总理是否愿意切实推动改革有过一丝疑虑,然而,我们低估了他即便冒经济下行风险也坚定经济决策的决心。这一立场的最明显例证莫过于上周的银行间市场。中国人民银行一改往日作风,任凭银行间市场利率飙升,大大出乎市场预料。

外媒议克强经济学:改革魄力让人想起朱镕基

我来说两句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策划:王洪宁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