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缺陷造成债市黑幕

  债券“老鼠仓”存在的问题远远超过了股票市场由内幕交易所形成的“老鼠仓”规模。

  作者:周俊生

  最近一周来在我国银行间市场爆发的债市“老鼠仓”黑幕正呈愈演愈烈之势。随着公安部门的介入,越来越多从事债券市场业务的基金经理以及银行、证券、信托等机构的业务经理利用职权,借道债券的“代持”业务大肆进行利益输送,侵吞国家或投资者利益的罪恶行径得以曝光。从已经揭露的事实来看,债券“老鼠仓”存在的问题远远超过了股票市场由内幕交易所形成的“老鼠仓”规模。银行间市场的重重黑幕,凸显出我国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的监管已经严重失灵。

  监管失灵,首先表现在监管部门对于市场存在的各种利益输送行为缺乏警觉和敏感。

  从目前揭露的一些案子来看,涉案人员分属于证券、基金、保险、银行等机构,这些领域分别有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进行监管,但是,目前所有这些案子的发生,都不是由这些监督机构首先查处,而是国家审计部门在日常审计中发现,并由公安部门展开了侦查,这是以市场监管为己任的监管部门的严重失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严重的失职情况,主要在于监管部门对资本的贪婪性和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之便谋取个人利益的可能性缺乏深刻的认识,也没有建立起对有关人员的监管制度,导致他们在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将市场搞成了他们大肆谋取个人利益的场所。

  监管失灵,还表现在盲目追求市场创新,将监管与创新发展对立起来,从而使监管虚置。

  最近几年,国债的发行已经基本上由银行间市场包揽,即使是向社会公开发行的债券,由于无纸化的推行,也都由银行或证券公司代保管。为了让这些沉淀在银行和证券公司账户上的债券发挥出更大效益,机构开设了丙类账户用于开展所谓“代持”之类的创新业务。在已经有了甲类账户和乙类账户之后再在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之外的机构中开设丙类账户,这本身就是为了规避现有的监管制度,使大量债券成为银行的表外资产,从而导致监管失控,给别有用心的人打开了开设“老鼠仓”,捞取个人利益或进行利益输送的通道。而一些机构即使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也因为担心对其严厉监管会影响到业务的发展,从而对一些不法行为不敢下手,监管虚置,导致“老鼠仓”越来越大,越来越普遍,越来越严重。

  监管失灵,更表现在目前的监管机构未能建立起协同监管的高效系统,监管存在巨大的体制性漏洞。

  目前存在于银行间市场的债券,通过“代持”等途径进入了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机构的甲、乙、丙三类账户,这使得债券市场的分布拉得很长,也很复杂。但是,这些领域分别接受的是不同监管机构的监管,而这些监管机构在现有体制下又很难进行跨领域的监管,导致一些“老鼠仓”如入无人之境。今年全国人大会议召开之前,坊间流传的大部制改革方案版本中,有一个说法是建立统一的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将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都纳入其中,现在来看,这一设想没有被采纳,但是此次债市“老鼠仓”的大范围泛滥,却告诉我们进行这种改革的紧迫性。市场的发展需要建立起能够协同监管的高效的监管系统。

  名词解释:

  代持养券:就是“表外化”放大杠杆,进行债券交易。代持的“灰色”之处在于,把债券过户给第三方账户,再与对方私下约定时间与价格进行回购。按照业内惯例,债券基金的回购上限是40%。投资者想增加杠杆,但是受到约束,所以让另一个还有杠杆空间的机构代为持有债券。到期给对方一定好处。

  表外资产:资产负债表以外的资产。

  甲类账户:包括大型银行、券商。

  乙类账户:包括信用社、基金、保险及券商等。

  丙类账户:包括非金融机构法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