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为央行给出的药方

  政府的拯救措施也降低了企业界自救的积极性,导致更多的投资行为和更多的坏帐。政府投入的资金越多,资金越短缺。

  【编者按】当前“钱荒”危机愈演愈烈,人们对这场突发事件迷惑不解,然而,早在2009年3月份,张维迎教授就对同类的危机给出了完整的经济解释。

  今天的钱荒引起了央行是否应该注入流动性“救市”的激烈讨论。关于目前的应对政策,张教授也早就给出了答案。他认为放任市场自动清算已有的错误投资是最好的政策选择,千万不能由政府兜底救市,“现在的经济就像一个吸毒病人,医生却给吸毒病人开的药方是吗啡,最后的结果可能会使问题更严重。”“经济-金融危机均因钱太多所致;钱多必然导致钱慌。”

  由于张教授的旧文恰好就像针对今天的问题所发,所以我们在征得张教授的授权下,特别重刊,以飨读者。

  作者:张维迎

  我们今天的救市能不能成功呢?我想也可能会有短期效果。但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什么?是市场自身的调整,政府救市的结果可能延缓了市场的调整。打一个比方,现在的经济就像一个吸毒病人,医生却给吸毒病人开的药方是吗啡,最后的结果可能会使问题更严重。过度的投资,即使把增长一时搞上去了,可能用不了多久,经济又会掉下来,可能掉得更惨。

  ……

  政府对破产企业的拯救不仅扭曲了市场的惩罚机制,延缓了结构调整,而且常常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因为政府只解决大问题不解决小问题。政府的拯救措施也降低了企业界自救的积极性,导致更多的投资行为和更多的坏帐。政府投入的资金越多,资金越短缺。

  人们或许会问,政府为什么不能持续增加货币维持经济的繁荣呢?在短期内,这一行为当然可行。但长期看,持续增加货币会导致工资与其他生产要素的价格不断往上涨,而一旦消费品价格普遍上涨之后,政府的注资行为终究必须停下来了。用宽松的货币政策解决危机的结果常常是积累更大的危机。用哈耶克的话说,政府注资救市就如同抓住老虎的尾巴,它的难处就在于如果放开,很可能成为老虎的美餐,但如果紧抓不放,跟着老虎跑,最后也有会被累死。政府一旦停止注资,萧条很快就会出现;持续的注资最后可能是整个货币体系的崩溃。

  这次危机基本是这样一种情况。世纪之交的网络泡沫本身就是过多的信贷所致。网络泡沫破灭后,正确的政策是让经济通过不大的衰退自然调整,然后恢复到正常状态。但格林斯潘领导的美联储和布什政府不想让经济陷入衰退,就开始实现扩张性的货币政策,连续11次降低利率,2003年美联储的利率下降到1%,而实际利率已经为负。但到2004年下半年,问题就开始显露出来,美联储开始提高利率,但危机已不可避免了。美联储和布什政府是为了避免一个相对温和的经济衰退而带给我们一个大得多的衰退。政府处理这次金融危机的政策的后果也将是严重!中国2009年保八的代价将在未来几年会显示出来。我们必须做好迎接下次危机的准备。

  总之,经济衰退通常是由人为的繁荣的伴生物。由货币扩展导致的繁荣必然有衰退尾随其后。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不是“too little”,而是“too much”:太多的信贷,太多的货币,太多的投资,太多的消费。现在,平稳已无法维持下去,停下已成必然,并且停下所带来的问题已经全部显现。

  本文节选自张维迎教授的著作《市场的逻辑》。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689期:624暴跌,银行犯错,众人“陪绑”

  银行必将饮下自酿的苦酒,无奈的是,众多市场投资者沦为了陪绑。

  新视角第688期:就算暴跌 也应顶住通胀的诱惑

  我们希望李克强总理拿出80年代时期里根总统的“紧缩智慧忍一时之痛,顶住继续超发货币、信贷扩张的诱惑”。

  新视角第687期:早就该让银行吃点苦头了

  宽松信贷、廉价货币环境纵容下的好日子将不再有了,凛冬将至,银行只能缩衣节口,尽快适应市场节奏,不能动辄向央行爸爸撒娇求救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