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亿”摧毁中国经济哲学:增长和改革能否兼得

摘要: 2009年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副作用——那就是对中国经济哲学的严重伤害。或许,经济改革和刺激政策的关系遭到一定程度的曲解。但以下这句话可能是成立的:任何刺激政策都会推迟改革进程,如果这些政策仅仅是用来缓解经济痛苦而政策制定者不去进一步行动的话。

  就像每一个故事都有两面一样,一个经济体也有着自己的两面:供应和需求。中国经济可资“供应”的那一面表现在:拥有高达7亿6千多万的劳动人口、价值20万亿美元的机械、建筑等资本总额、再加上先进的科技——很多是从外国引入而来。但这一切在经济发展中能否充分发挥作用,也还要取决于需求的一面——这一面会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和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如果这是在拍一场电影的话,也许可以这么说,供应面设定场景,而需求面则负责拍成最后的胶片。

  《经济学人》在18日撰文表示,很不幸的是,中国经济需求面复苏的比预期的要慢。上周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上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生产增速在某种程度上不免令人失望。诸多经济学家也纷纷下调了今年GDP的增速,从8%-8.5%降至7.5%。(经济数据低迷浇灭乐观情绪 中国经济酝酿大改革

  针对各方寄予厚望的“可能的经济体制大改革”,该文称,中国国务院5月6号的常务会议,已经为改善中国经济的供应面列出了一个长长的体制改革清单。“这与前总理温家宝一贯倡导的改革保持了一致(尽管很多并未真正实施),但也有自己的大胆和特殊之处,从而超越了温家宝时代。”GaveKal Dragonomics(一个在北京的咨询机构)分析道。

  或许,改革派可以分成口头派和行动派,目前看来新一届的政府正在试图努力地打造一个“言行一致”的口碑。

  该文列举了几项可以影响供应和需求发展的因素,主要是:行政体制中繁文缛节的破除、地方债务、汇率和利率自由化、制度革新等。

  没有了繁文缛节的官场习气,铲除掉一些体制性障碍,一个显著的方面在于可以帮助民营企业进入一些目前仍被国企垄断的行业,从而顺利地实现投资。但这并非全部,文章指出,改革也能促进消费和投资。而且,通过减税而促进投资能够对需求面产生影响。不过担忧也是存在的,一位摩根士丹利人士Helen Qiao就表示,国务院常务会议列出的长长改革名单,可能一些措施将在经济放缓的同时,还要进一步去减缓需求。

  对于饱受争议的地方债务问题,该文认为,中央政府试图控制地方政府财政行为的努力是艰难和棘手的。地方政府间接、过度地通过金融工具借债,已经使得地方政府债务普遍高企。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近日更是表示,地方政府负债估计超过20万亿元——而现在中央政府更希望他们直接发债融资。

  按照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的说法,财政部正在部署关于政府债务规模的调查,将地方债分为显性、隐性、直接以及或有债务,分门别类,先制止住地方政府债务扩张的趋势,再通过研究制定一些制度,给人家开一条正道,堵住那些歪门。 “但这对于需求面是利还是弊,一切只能依赖于时间。”上述摩根士丹利的Helen Qiao人士称。

  影响需求面的因素,还体现在资本的流动方面——这个方面好像一直弥漫着暧昧的政策气息。可以说,目前的中国资本账户并未完全封闭,外国直接投资者仍是受到欢迎。短期的金融投资也是允许的——当然有一定的资格限制。不过实际上,一些不具有资格的投资者也在进进出出。但文章对此仍持较为谨慎的态度,那就是,即便政府使得资本流动自由化,也不可能使得资本账户完全大门洞开。最有可能的一个结果就是,资本的自由流动,由价格方面的限制将代替官僚体制方面的限制——比如对外资持有股份施压。而这对于汇率、资本成本都会有影响,需求端也可能会遭受适度的波及。

  提及经济改革,汇率和利率的自由化都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但自由化可能抑制需求——在Helen Qiao看来。由于中国对存款利率是有上限设定,打开这个限制可能将提升银行集资的成本。而如果银行提高贷款利率作为回击,又将会使得企业贷款成本升高。但是如果不这么做,银行利润势必将出现下滑。也就是说,无论哪种处理方式都会影响到需求面的发展。

  那汇率呢?最近几个月,大量国际热钱涌入中国——其中一些经过一番周折被当做了出口收入。这推升了人民币汇率,到今年目前为止,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升值1.4%,而相对于日元已升值20%。国际投机者再一次将人民币做了一枚赌桌上的棋子。该文称,如果实现汇率自由化,人民币汇率只会被推得更高,这将伤害出口和抑制需求。

  幸运的是,上述提到的很多“改革措施”将在供应和需求两个方面都有所照顾。比如营改增,就会减轻服务业的税负;允许农民出让土地和在城市享受公共服务,这些都会让他们像城市人一样更自由地消费。

  制度层面的改革对需求也有影响,反过来也是成立的——推动需求的努力可以影响体制改革的进程。2009年的刺激政策复苏了需求,带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这其中就包括,使得经济和投资的关系遭到一定程度的曲解、大量的政府债务、强迫银行沦为政府的工具,而推迟了商业银行的发展等。

  此外,刺激政策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副作用——对中国经济哲学的影响。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任何刺激政策都会推迟改革进程,如果这些政策仅仅是用来缓解经济痛苦而政策制定者不去进一步行动的话。

  或许,认为刺激政策和经济改革对立的的观点是一个错误。刺激政策和经济改革不应该不和。中国经济需要改革,也需要经济增长——领导人没有理由什么都不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