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外交”下的中美经济:2030年中国第一?

摘要:按照南非标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Goolam Ballim的预测,即使美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难列前三,但是也将保持强有力的全球影响力。到2050年,前三位的最大经济体可能将是中国、印度和巴西,而美国将位列第四,第五位则可能会是尼日利亚——尽管现在听起来这也许有点疯狂。

  

  习奥会——这个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元首的私人会晤,将在美国加州沙漠的安纳伯格庄园“低调”上演。如果回想一下遥远的1972年的那个冬天,当毛泽东紧紧握住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的手长达一分钟时,可能没有多少人会马上意识到两国关系将要发生的那个巨变。40年后的今天,习近平作为国家主席首次访美,罕见的“庄园外交”能否有所深远意义?

  访美之前,习近平刚刚在“美国的后院”——拉美地区掀起一阵中国旋风。习近平与9个加勒比海地区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对于不断增长的中南美来说,中国已经成为第2大贸易伙伴国。而传统上,美国在加勒比海国家的影响力足够强烈。不知道,这阵旋风能否继续在那个号称“阳光之乡”的美国庄园的茂密桉树上继续飒飒作响。

  中美经济天平发生反转?

  华尔街日报7日撰文表示,习近平与奥巴马的高峰会晤,或许意味着中美经济关系的一个转变:中国经济在经历了长期的高速增长之后放缓,而美国经济则在缓慢地恢复。

  记得在2011年1月胡锦涛主席最后一次访美之时,那个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速达到了9.3%。而美国同时则仅仅有0.1%,彼时美联储正在紧锣密鼓地实行第二轮量化宽松。

  现在,天平似乎有些反转。2013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达到了2.4%,而且缓慢复苏的迹象已经明晰。美国先进的科技使得不算太久前比较疲软的能源和制造业得以恢复,页岩气的开发使得美国获得了强有力的能源供应。而中国仍然在科技和工业方面寻找一个可以起到刺激经济作用的“公式”。

  有经济学家分析,习近平访问的一个目的在于消除中国在美投资的恐惧,同时能尽量传达出中国已经在认真对待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

  一位白宫官员称,这次峰会对中国将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远距离更好地理解国内政策和改革措施。前英国财政部的中国通Mark Williams则评论称,中国在近期的部分中美对话中抱定了一种必胜的信念——中国对所面临的中期挑战正在增多的意识正在减弱。

  当前,中国被认为正在发出积极的信号,可能将考虑加入美国主导谈判的TPP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之前中国则更多地描述这个协定是要通过设置更高的障碍来则将其排斥在外。但是一个香港智库的研究员Xiao Geng认为,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可能希望通过加入TPP,利用国际规则——就像2001年加入WTO之后那样,来促进国内的改革。

  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

  按照清华大学当代中国国情研究院(一个中国顶级智库)院长胡鞍钢的预测,中国经济规模可能将在17年内达到美国的两倍,或者超过美国和欧盟的总和。他的这本书在中国已经出版,英文版将在下个月出版,可能会吸引世界的关注。书中指出,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是目前针对中国经济前景最大胆和乐观的预测。

  “中国拥有7.8亿左右的劳动力,是美国1.53亿的差不多5倍。”这是一个明显的优势。

  当中国在2011年2月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中国就已经取得了赶超美国的有利位置。现在,胡鞍钢加大了对他自己所做预测的“赌注”,比所有的预测都走的更远。

  当然,这个预测伴随着中国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

  或许没有人敢自信十足地预测中国经济的未来。回顾历史,美国就曾对“日本经济迅猛发展从而威胁到美国”做出过危言耸听的言论。

  Chinadaily也刊文指出,根据IMF的统计数据,中国替代美国也要跨越一些障碍:在2012年中国名义GDP为8.23万亿美元,几乎只有美国15.68万亿美元的一半。

  南非约翰内斯堡标准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Goolam Ballim表示,在2030年中国经济两倍于美国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他自己的预测则要到2040年。同时他认为,在2050年美国经济仍将维持一个重要性的地位,但是世界已经大不相同。

  按照Goolam Ballim的预测,即使美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难列前三,但是也将保持强有力的全球影响力。到2050年,前三位的最大经济体可能将是中国、印度和巴西,而美国将位列第四,第五位则可能会是尼日利亚——尽管现在听起来这也许有点疯狂。

  中国要达到上述的这一目标,就必须长达40年的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这在历史上都是少有的。

  新兴市场会动摇未来的世界经济格局吗?

  瑞银投资银行高级经济顾问George Magnus在他的一本书中提到了上述的问题。他抛出一个“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的疑问,这是由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提出的一个概念,即经济在保持了长期的稳定高速发展之后,资产价值可能将会迎来崩溃时刻。明斯基时刻表示的是市场繁荣与衰退之间的转折点。

  2015年或2016年对中国来讲,可能会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届时,大量的地方政府债务将迎来偿还的高峰。此外,考虑到发展过程当中一直被诟病的环境问题、粗放问题等,中国如何避免一个纯粹“数学模型意义上的最大经济规模”,就是一个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

  人民币问题在这次峰会上可能不会受到以往那么高度的关注,按照布鲁斯金学会的计算,胡锦涛2011年访美之后,考虑到通胀因素在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升值11.9%。尽管最近几个月央行已经开始“干涉”其进一步升值,但这在客观上可能会减弱一下美国对中国货币政策的批评。

  当年,尼克松会见毛泽东之后,在后来的私人日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与毛泽东的见面可能是最动人的时刻。也有不少人预测,这次的“习奥会”对中美来讲也将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

  Who knows?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