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松不再 银行国企和关系户的好日子要结束了

摘要:看起来,让很多人曾经赚的盆满钵满的流动性盛宴即将宣告终结,很多人轻轻松松就能赚的盆满钵满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那么,谁的好日子结束了呢?肯定不是中小企业,银行贷款更倾向于国企和地方政府,中小企业融资难早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中国人民银行总部
中国人民银行总部

  好日子结束了!中国流动性整体宽松的局面,将消失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央行于上周召开的一次银行家内部会议上,据路透社报道称,央行警告商业银行改变流动性永远宽松的预期,不能寄希望于扩张政策来解决中国存在的问题。

  央行的这一表态,其实也反映了更高层的态度。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期称,“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国家主席习近平此前在谈到经济发展速度时,则表示“就是速度再快一点,非不能也,而不为也。”

  看起来,让很多人曾经赚的盆满钵满的流动性盛宴即将宣告终结,很多人轻轻松松就能赚的盆满钵满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

  那么,谁的好日子结束了呢?

  肯定不是中小企业,银行贷款更倾向于国企和地方政府,中小企业融资难早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银行的好日子结束了

  经济学家周其仁在谈到宽松政策市曾表示,“新增的货币投放到经济与市场后,像具有黏度的液体如蜂蜜一般,在流淌的过程中可能在某一位置鼓起一个包来,然后再慢慢变平”。

  流动性盛宴之下,巨量货币注入市场,银行是最先舔食到如蜜的“货币”,也是受益最多的机构,其次则是最先获得银行贷款的机构。

  2012年,16家上市银行去年总净利润达到1.03万亿元,占当年上市公司利润总额1.95万亿元的53%。其中最耀眼的工商银行,2012年平均日赚6.54亿元。

  银行高利润使银行“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难怪长沙市长说“全国人民都在为银行打工”。

  流动性盛宴结束,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银行都将迎来艰难时刻,部分过于激进的银行将遭到市场或轻或重的惩罚,大部分银行赚钱则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了。

  国企的好日子结束了

  中国银行业贷款大部分流向国企。

  因为国企享有国家隐性担保,国企是银行积极争取的对象,贷款利率也相对较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总经理朱玉辰指出,“银行贷款对不同企业的差别很大,国企的利率可能是8%,民企的利率则要12%”。

  根据《中国金融年鉴2005》数据显示,2004年国家银行短期贷款总额为46164万亿元,其中国有银行短期贷款合计为32691.41万亿元,占比70.8%。

  经济学家厉以宁则表示,曾有国有企业高层向其反映称:“银行给国有企业的贷款用不了那么多……贷了就存银行或者进股市买资产”。

  流动性盛宴结束,银行会更加惜贷,国企贷款占银行贷款比重不一定会降低,但其获得的贷款总量,必然会减少。

  地方政府的好日子结束了

  2008年,中央政府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各省市则推出了累计超过10万亿的投资计划。

  地方政府大部分资金来源于银行,双方一拍即合,前者大量成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后者则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放贷款,共同上演信贷大跃进。

  根据国家审计署6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底36个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已接近3.85万亿元两年增长了12.94%,银行贷款占78.07%。

  依同样的增长率推算,截至2012年底,全部地方债余额将达12.08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达9.43万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今明两年,还将迎来一轮地方政府还债高峰,但地方政府可能并不会偿还。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于2012年底到期的中国地方政府贷款约有人民币4万亿元,银行则对至少3万亿元的债务进行了展期,相当于这类贷款及利息总规模的四分之三。

  难怪已经有“地方政府找私募借高利贷”的新闻了。据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程定华称,现在很多地方政府以财政做质押,利率达到14%。

  流动性盛宴的结束,对大部分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至少,动辄百万亿的投资项目,不会有以前那么多了。

  资金掮客的好日子结束了

  由于利率管制政策,银行贷款利率处于一个较低的位置,并因此供不应求。

  国企和地方政府因为有中央政府的隐性担保,在银行眼中自然属于优质客户,因而占有了大量稀缺但廉价的银行信贷。如张化桥所言,“大量的国企和大民企常年在资金池里浸泡着,低利率鼓励他们投资更多低效率的项目,浪费资金,加剧全社会的资金短缺,所以中小企业就只好付出高息。”

  中小企业的高利息负担是国企低利率所导致的,因而,将资金从国企转贷给民企——高利贷,自然也是有利可图、而且几乎无风险。

  据《新民周刊》2011年的报道称,银行国企资金已成高利贷放贷主力军,那些与银行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能人”、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则是雁过拔毛,吃起了惬意的“过水面”。

  该报道称,“国有企业有不少这么干的,以6%的低息从银行贷出来,再12%放给担保公司,这种事很正常”,“高利贷不完全是自由资金,其中很多是银行资金、国有企业资金或政府官员灰色收入,收贷方式也很暴力,中小企业往往被逼得破产”。

  流动性盛宴的结束,地方政府投资热情的衰减,此类资金潜客赚取“轻松钱”的日子,或许也该结束了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