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央行的“上帝之手”

摘要:光大证券经济学家徐高认为,央行坐视流动性收紧,真正的原因可能来自于政策博弈的考虑,“央行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选择了暂时不对资金面的紧张做出反应”。

  搜狐财经讯 在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极度紧张、Shibor飙升的时刻,央行选择按兵不动,在光大证券经济学家徐高看来,这属于“上帝之手”一般的表现。

  上帝之手是和足球相关的词汇,原本与货币政策无关。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1/4决赛阿根廷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上,马拉多纳用手把球攻入了英格兰队的球门,并且被判进球有效,这就是上帝之手的由来。

  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最先用上帝之手比喻中央银行古老而又神秘的(mystery and mystique)操作手法——超出市场原有的预计,令市场预期混乱。

  徐高认为,经过央行这次上帝之手的“作弄”后,“市场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记住这次的教训”——“如果作为最后借款人而存在的央行在危机中都指望不上,那么各家商业银行就得靠增加现金储备这种,自我保险?的方式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资金面波动”。

  由于央行的行为改变了市场预期,市场的运行也将发生变化,“今年下半年银行间市场的活跃程度应该会明显低于上半年……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中的流动性紧缩恐怕在所难免”。

  徐高认为,最需要资金的企业极可能在流动性紧缩中被挤压得最厉害,“实体经济的流动性紧缩将大概率伴随着实体经济增速的减慢,一如过去几年的经验”。

  徐高表示,他之前预测2013年全年GDP增速将达到7.7%,但目前这一数据面临着进一步下调的压力。

  央行上帝之手:好原因,和真正的原因

  考虑到央行所拥有的丰富的“火药库”和巨大大能量,市场和舆论几乎一致认为,央行对银行间市场拥有完全的掌控力,过去几周的紧张局面是央行刻意所致。

  徐高认为,央行刻意袖手旁观有一个好的原因——央行给自己找的原因,和一个真正的原因。

  好的原因是央行对部分商业银行激进的作为不能坐视不理,“部分商业银行对流动性前景盲目乐观,贷款增加过猛,且结构不合理”。

  但徐高认为,这个逻辑很难得到数据的印证:

  ——因此,在银行间市场利率走高之前,央行都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提升存准率等方式从市场中回收了大量流动性。

  ——2012 年这次则是在利率回落的大趋势中,因为春节效应而产生的短期飙高。而今年6月这次钱荒之前,央行并未主动回笼资金。

  ——因此,在货币政策的操作中,这次看不到?央行收钱—资金面变紧?的时序关系,反而呈现出流动性收紧—央行不作为的景象。这很难与前面所说的好的原因对上。

  徐高认为,央行坐视流动性收紧,真正的原因可能来自于政策博弈的考虑,“央行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选择了暂时不对资金面的紧张做出反应”:

  ——商业银行在 6 月初信贷投放的劲头很足,引发了央行的不满。此时央行如果投放流动性来应对资本外流,很可能被商业银行理解为对自己大放贷款行为的默许。因此,从央行和商行博弈的角度来看,央行需要先放任资金面的收紧来教训一下商行:

  ——而从更大的层面来看,在国务院各个部委中,今年上半年央行的政策应该算是最宽松的了。但宽松流动性投放并未明显拉动经济增长,因而引发了资金空转的质疑,估计对央行形成了一定的压力。因此,央行借这次资金紧张来做出姿态有利于降低自己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

  ——而从央行自身政策运行的逻辑来看,过去几个月我国面临的都是资本流入的压力。因此央行此前的工作重心一直放在对冲资本流入之上。最近,央行刚刚提高了对商业银行外汇头寸的要求,希望商行可以更多的吸纳资本的流入。另一方面,央行也在通过对贸易真实性的核查来堵住热钱通过对外贸易流入国内的路径。因此,从维护自身声誉的角度,央行有可能会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之后,继续保持政策的惯性运行一段时间。

  ——最后,央行也有可能在一开始误判了形势、应对滞后之后,将错就错。这种逻辑虽然有一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味,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从可获得的信息来看,我很难相信央行这是要通过这次钱荒来洗牌金融行业。那种金融市场内大量违约,引发金融机构倒闭,造成资本市场金融海啸的末日情景应该不会发生。毕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危机的底线是高层给金融系统下的一条死命令。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