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的“货币空转”

摘要:票据融资和同业融资这样的所谓货币空转,其实还是属于利用金融创新服务于市场主体,最终实现最优的市场资源配置——以钱生钱、生更多的钱,而不是使其闲置。另外一种货币空转——利用利率管制,通过政治权力、国家背书、政府关系,获得廉价的银行贷款,转手放出高利贷,向民营中小企业谋取暴利——这样的货币空转才是应该被开刀的。

  突然之间,“货币空转”这样一个语意不明、逻辑不清的词语,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官媒欲拿之开刀而后快

  6月27日,人民日报撰文称,“货币空转等不合理现象,使大量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去追逐金融资产,以钱炒钱的资金游戏大行其道,嗷嗷待哺的企业时常处处碰壁,造成金融资源浪费,甚至积聚金融系统风险”。

  似乎,在人民日报看来,货币空转就是资金不进入实体经济、以钱炒钱。

  但宇宙行——以资产计全球第一的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可不认同这样的定义

  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姜建清表示,票据融资、同业融资都被认为是货币空转的业务,其实并不是资金空转,“许许多多的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确实通过票据融资来解决短期的融资性需求”,“这些资金投向全部都与宏观经济与实体经济相关,我看了半天不知道哪里有空转”。

  其实,资本是逐利的,资金最终还是要去往利润(经济利润和政治利润)最高的地方去。货币空转、以钱生钱的游戏能够持续,不管其经过多少轮“空转”,最终还是要投向实体经济。

  有害的“货币空转”

  票据融资和同业融资这样的所谓货币空转,其实还是属于利用金融创新来服务于各种市场主体,以便最终实现最优的市场资源配置——以钱生钱、生更多的钱,而不是使其闲置。

  另外一种货币空转——利用利率管制,通过政治权力、国家背书、政府关系,获得廉价的银行贷款,转手放出高利贷,向民营中小企业谋取暴利——这样的货币空转才是应该被开刀的。

  这种货币空转游戏的参与者有国企、政府官员以及有良好政府关系的人员。

  如《财经国家周刊》4月26日报道称

  在银行普遍对中小企业惜贷、抽贷的浪潮中,一些大型国有企业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资金“二道贩子”,国企凭借相对良好的信用而轻易获得贷款,转而投向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高收益领域。

  再如《新民周刊》2011年的报道称

  银行国企资金已成高利贷放贷主力军。那些与银行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能人”、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则是雁过拔毛,吃起了惬意的“过水面”。

  在东南沿海一带,由于公务员贷款较容易,不少人便以各种名义从银行以月息8厘(千分之八)左右利率从银行贷款,再以月息1.5分甚至更高的利息通过担保公司转贷牟利。

  空转的基础

  为什么这种看起来如此不合理的游戏能够长期持续?

  答案是利率管制。

负利率:富人和有关系的人在用你的钱放高利贷,而你什么都得不到
负利率:富人和有关系的人在用你的钱放高利贷,而你什么都得不到

  由于利率管制,银行存款和贷款均处于一个极低的位置,存款对于银行来说过于廉价,贷款则供不应求。

  国企和地方政府因为有中央政府的隐性担保,在银行眼中属于优质客户,因而占有了大量稀缺但廉价的银行信贷。如张化桥所言,“大量的国企和大民企常年在资金池里浸泡着,低利率鼓励他们投资更多低效率的项目,浪费资金,加剧全社会的资金短缺,所以中小企业就只好付出高息。”

  因而,那些有关系的人——资金掮客,将资金转贷给民企——高利贷,自然也是有利可图、而且几乎无风险。

  这样的政策使居民承受负利率的压力,国企获得廉价的贷款,上述资金掮客浑水摸鱼、牟取暴利,银行则过着舒适的日子。

  这样的“货币空转”才是应该动刀的,而方法非常简单——利率自由化,加息!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