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留给中国进行改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摘要:IMF于本周三发布了对中国经济的评估报告,报告称,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种投资、信贷和财政刺激措施支持了中国的经济活动,但这种增长模式不可持续,脆弱性正在不断增加。报告认为,尽管中国仍有相当大的缓冲能够抵御冲击,但安全余地正在缩小,如果不能加快改革,发生事故或冲击的风险将增大,并可能由此产生恶性循环。

IMF
IMF:留给中国进行改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搜狐财经讯 在快速而不平衡的发展过程中,由于高度依赖信贷和投资来维持经济增长,中国的地方政府、银行和企业部门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留给中国进行改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IMF于本周三发布了对中国经济的评估报告,报告称,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种投资、信贷和财政刺激措施支持了中国的经济活动,但这种增长模式不可持续,脆弱性正在不断增加。报告认为,尽管中国仍有相当大的缓冲能够抵御冲击,但安全余地正在缩小,如果不能加快改革,发生事故或冲击的风险将增大,并可能由此产生恶性循环。

  报告建议,为继续取得成功,新一届领导人需要按照其之前提出的改革计划,果断采取新一轮的改革措施。

  报告认为,中国国内经济风险正在爆发:

  全球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保持了强劲的增长,但由于高度依赖信贷和投资来维持经济活动,脆弱性在增加。结果是杠杆水平持续增高,损害了金融部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资产负债状况。这最为明显地体现在社会融资总额的持续快速扩张上。社会融资总额占 GDP 比例多年来一直大体保持不变,但 2009年以来急剧上升(仅仅四年内就增加了GDP的60%)。

IMF:中国金融风险正在不断增加
IMF:中国金融风险正在不断增加
IMF:中国金融风险正在不断增加
IMF:中国金融风险正在不断增加

  报告称,中国金融稳定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

  尽管非传统融资的发展标志着金融中介活动的市场化程度更高了,但随着业务活动转向体系中未受到严格监管的部分,金融稳定面临着风险。某些领域(特别是信托公司和企业债券)的迅速增长带来了有关监管充分性、信贷发放标准的质量、风险定价等问题。此外,银行和证券公司管理的替代理财产品的激增也令人担忧,因为标的资产池的构成往往不透明,期限不匹配带来流动性风险,投资者存在着认为多数理财产品有隐性担保的误解等。最近收紧监管规定的做法若能得到严格执行,能缓解其中一些风险,但不能完全解决信息披露薄弱和道德危害问题。因此,随时间推移,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可能对金融稳定构成系统性威胁,特别是在信心突然丧失引发挤兑的情况下。一个相关风险是,非传统信贷来源的大幅增加将导致资产质量恶化,最终可能造成严重的信贷紧缩和沉重的财政负担。银行也会受到影响,因为它们与非传统融资发展依然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根据所报道的数据,银行资产负债表看来是健康的,贷款账户显示资产质量仅略有恶化。然而,银行仍易受到企业部门财务表现急剧恶化的影响。

  报告表示,地方政府债务也是风险的一个来源:

  中国有大量预算外和准财政活动,主要是在地方政府一级。全球危机期间,这些活动作为支持经济的手段而逐渐扩大。地方政府的收入来源与支出责任不匹配,并且一般被禁止借款,因此依赖预算外活动(包括出售土地)为社会和基础设施支出提供资金。具体而言,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款自 2009年以来显著增加。如果扩大政府的定义,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预算外资金包括进来,工作人员估计,2012 年“增扩定义的”政府债务为 GDP的 45%,“增扩定义的”财政赤字约为GDP的10%。按照这些增扩概念下的政府估计数据,财政空间远远小于公开报道的数据所显示的水平。庞大的增扩定义财政赤字也令人怀疑地方政府是否有能力继续为现有水平的支出提供融资并偿还债务,这会影响到金融体系资产质量,有可能还需要中央政府的支持。尽管增扩概念下的政府债务和总体政府资源的规模表明,这些问题仍是可控的,但债务的进一步快速增长将导致地方政府支出无序调整的风险增大。这会拖累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全球溢出效应,并可能导致社会支出的中断(因为大部分教育、医疗和福利支出是由地方政府实施的)。

  报告同时称,房地产市场也可能经济增长产生拖累:

  房地产市场仍是经济增长和就业的重要来源。然而,现有的扭曲使房地产市场容易出现大幅周期性波动。从供给方面看,地方政府依赖出售土地筹措资金,依赖房地产开发支持经济增长,这往往会导致供给过剩。从需求方面看,由于实际存款利率接近零甚至为负,资本账户受到显著管制,长期以来资本收益一直强劲,并且税收规定有利,因此,住房成为一种特别有吸引力的投资渠道,房地产市场也就容易出现泡沫。已经采取的旨在限制房地产信贷和投机性需求的措施起了一定作用,不过,最近房价增长再次加快。同时,保障性住房建设的扩大帮助维持了投资,并满足了对低成本住房的需求。然而,从中期看,随着市场成熟起来,房地产的发展需要放慢到更可持续的速度,这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一定的拖累。面临的挑战是,面临的挑战是,应避免过度供给或政策失误,以免引起投资急剧下降和/或价格大幅调整。

  报告指出,中国当局进行改革的空间正在不断缩小:

  从当前看,当局仍具备充分的手段和财政空间来应对潜在冲击,这降低了近期内出现重大宏观经济动荡的概率。然而,维持快速和不均衡的经济增长将给金融部门、政府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造成进一步压力。如果不能调整方向和加快改革,则发生事故或冲击的风险将增大,并可能由此产生恶性循环。例如,金融压力可能导致信贷收缩、国内需求下降和经济增长减缓,这会使负债严重的借款人更加难以摆脱债务。触发这种恶性循环的事件的发生时间和巧合性难以预测,工作人员的基线情景假设将在最初五年预测期之后的某个时候出现这种情况。

  IMF建议中国迅速实施一揽子改革,控制不断增加的风险,使经济过渡到更依靠消费、更具有包容性、更有利于环境的增长路径。

IMF:中国经济失衡
IMF:中国经济失衡

  其中包括:

  近期内,重点是控制广义信贷增长,防止金融部门的风险进一步积累。只有在经济增长下降得太快、大大低于当局目标的情况下,才应采用预算内刺激措施,且这些措施应着眼于支持再平衡和保护脆弱群体。

  需要加快金融部门改革,以确保平稳过渡到市场化金融体系。为此,应当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例如,放开“传统”银行业的利率),同时加强监督、治理和投资者问责制。尽管这将导致许多企业的借款成本增加,但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当前体系中存在的大量监管套利和道德危害,并改善信贷资金的分配(对未来经济增长和稳健融资至关重要)。

  2008 年之后不断增长的准财政活动应予以逐步取消。这方面的重要改革应包括,全面改革地方政府财政,增加国有企业向预算支付的红利,以及继续实施税收改革(包括减轻累退性社保缴款所承担的税收负担)。

  提高汇率的市场化程度,减少干预,这将促进人民币的进一步调整。工作人员认为,人民币相对于广泛的一篮子货币存在中度低估。

  实施一系列其他结构改革,支持经济再平衡,发掘新的增长源。这些改革包括,加强市场竞争,改革资源定价,以及逐步放开资本账户等。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