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与愿违!遗产税的三种可能后果

编者按:尽管征收遗产税的初衷可能是转变增长方式、维护社会公平、缩小贫富差距等,但一旦付诸实施,其所产生的实际后果,通常会偏离立法者的初衷。可以肯定的是,遗产税的后果既不包括“转变增长方式”,也不包括“维护社会公平”,更没有“缩小贫富差距”。

遗产税的三种可能后果
遗产税的三种可能后果

  遗产税?没搞错吧!

  据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透露,征收遗产税已被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草稿。而在今年2月5日,国务院批转的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研究在适当时期开征遗产税问题”也赫然在列。

  尽管国家税务局相关负责人此前曾表示征收遗产税“没有时间表”,但此事似乎已被决策层提上日程。

  尽管征收遗产税的初衷可能是“转变增长方式、维护社会公平、缩小贫富差距”等,但一旦付诸实施,其所产生的实际后果,通常会偏离立法者的初衷。

  下面是征收遗产税可能产生的三种后果——三个让立法者始料未及的后果。可以肯定的是,这三个后果既不包括“转变增长方式”,也不包括“维护社会公平”,更没有“缩小贫富差距”。

  情景一:孤儿寡母卖房缴税

  2004年9月,财政部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对征收遗产税的条件、范围及免征项等进行了说明;2010年,该草案进行了修订,同时还出台了具体征收起点、对应税率以及计算方法。

  尽管该草案目前尚未实施,但其80万的起征点,几乎针对着城市里的每一个有产阶级。尤其是像A君这样的人。

  在房价飙涨的北京,A君赶在各种调控政策出台之前,早早的按揭买了房。经过多年没日没夜的拼命工作,A君终于还清了贷款。然后,A君结了婚,有了孩子,过上了辛苦但还算幸福的生活。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A君突然重病,很快不幸去世,留下娇妻和一个哺乳期的儿子。

  按照遗产税法,算上房产等在内,A君留下了500万元的遗产,A君的妻儿若想继续住在自家房子里,需要缴纳遗产税84万元。

  可怜了孤儿寡母,一下子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只得卖房缴纳遗产税。

  A君一家并不是遗产税的唯一受害者,张老太太也是。

  张老头张老太太早年响应国家号召,严格执行计划生育,但中年不幸“失独”,孤苦伶仃度过晚年。张老头去世后,根据遗产税法,夫妻两人共同财产的一半应该算作遗产,张老太太需要为此缴纳遗产税。

  可怜了张老太太,微薄的养老金怎够缴纳几十万元的遗产税,只能卖掉房子。

  情景二:富商巨贾移民海外

  张老板是一个身家过亿的富人,无论按照什么标准,都算是一个有钱人。遗产税的支持者宣称,征收遗产税的目的,就是为了针对像张老板这样的富人。

  但张老板是富人,不是蠢人。

  作为富人,张老板自然比普通人——比如前文提到的A君和张老太太——有更多的门路、更多的避税手段,以及更多的退路。

  张老板给他的私人律师和私人理财顾问分别打了个电话。很快,他们为他张老板设计了一个投资项目,确保他能在未来几年内用极小的税收代价,将财产转移给子女。

  律师还表示,如果张老板对上述投资项目不满意,张老板还可以和子女一道移民到太平洋的某个岛国(避税天堂),那里不用缴纳遗产税。

  事实上,很多税种在设立初期,立法者的初衷都是针对富人,但最终,由于富人具有更强的避税能力,再加上通货膨胀,最终都是中等收入群体承担了绝大部分的税收压力。

  个人所得税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情景三:贪官污吏雁过拔毛

  张局长是A市负责征收遗产税的官员。自开征遗产税后,他发现,给他送礼的人越来越多。

  征收遗产税涉及到财产价值评估、抵扣额认定等较为繁杂的程序。而且,按照不同的估值方法,计算的数额就不一样——应缴纳的遗产税自然也相差巨大。

  通常情况下,张局长的一句话,就可以使某人遗产的纸面价值减少(或增加很多),进而少缴纳(或多缴纳)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遗产税。

  遗产税赋予了张局长巨大的权力,这一权力使他能够合法的“惩罚”或“保护”某一人。一旦张局长“意志不够坚强”,便被“糖衣炮弹”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