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超生罚款去哪了,没人知道

摘要:根据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学者何亚福的估算,从1980年到现在,若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全国累计1.5亿至2亿超生人口,超生罚款总额高达1.5万亿至2万亿元。如此庞大的超生罚款,用关注计生罚款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的话来讲,就是“没有支出明细,没有审计报告”。

  超生罚款,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是一项神奇的收费罚款项目,其不透明程度之惊人,甚至连官方都不知道具体数额究竟有多少。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称,2012年广东超生罚款的征收总额,广东省卫计委公布的数字是14.56亿元,而广东省财政厅公布的数据却是26.13亿元,两者相差11.57亿元。

  对于两个打架的数据,广东省财政厅回应称,“已经核对过2012年财政决算表,26.13亿元这个数据肯定没有错”;广东省卫计委则表示“会迅速核查数据,与省财政厅进行沟通”。

  目前,尚不清楚卫计委会少计算高达11.57亿元的超生罚款。但超生罚款的不透明,却是一直为舆论所诟病的。

  超生罚款,庞大而又不透明

  所谓的社会抚养费,在1980年代初期实际上叫“超生罚款”,1994年改为“计划外生育费”,个别省改为“社会抚养费”。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文,将其统一称为“社会抚养费”。

  根据2001年颁布《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制定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办法,国务院则又根据《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社会抚养费具体征收标准和办法。因而,地方政府、尤其是地方计生系统,在超生罚款上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

  在这种自由裁量权之下,地方计生委有很大的“灰色发挥空间”。实际上,社会抚养费已成为地方计生委的重要财源,征收和使用环节均存在严重问题。例如,在张艺谋超生事件中,当地计生委既可以在事件曝光前选择不过问不追究,又可以在事件曝光后要求征收高达2.4亿元的超生罚款。

  到目前为止,有24个省份公开了2012年超生罚款的征收情况,共计超过200亿元。

  根据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学者何亚福的估算,从1980年到现在,若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全国累计1.5亿至2亿超生人口,超生罚款总额高达1.5万亿至2万亿元。

  如此庞大的超生罚款,用关注计生罚款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的话来讲,就是“没有支出明细,没有审计报告”。

  超生罚款并不是计生系统的唯一财源

  事实上,超生罚款并不是计生系统的唯一财源,每年的财政投入同样高达800多亿元。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2012年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决算表》,2012年投入人口与计划生育812.85亿元,年增幅17.1%。其中,支出最多的项目为“其他事务支出”,高达278.88亿元,增幅19%;其次则是行政运行费用,为161.11亿元,增幅7.9%。

  所谓的“其他事务支出”,通常与本质工作不是直接相关的(不然就列入具体项目了),但没人知道具体指那些项目上的支出。

计生相关财政支出,持续猛增
计生相关财政支出,持续猛增

  根据计生委(现并入卫计委)与财政部于2011年联合制定发布《关于完善人口和计划生育投入保障机制的意见》,明确继续坚持“人口和计划生育财政投入增长幅度要高于经常性财政收入增长幅度”的基本要求。

  这一要求,往往只存在于教育、农业等被认为有关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

  超生罚款去哪了

  超生罚款到底去哪了,除了计生部门,没有人知道。

  浙江律师吴有水曾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申请要求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收支及审计情况,但目前尚无回应。

  吴有水律师称,许多县级政府甚至规定80%~90%的超生罚款归当地计生部门。

  根据山东省出台的《山东省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超生罚款由省、市、县三级计划生育部门按5∶10∶85的比例分配使用。也就是说,超生罚款85%的使用权归县级计生委,而具体怎么花则没有明确。

  另据媒体报道,有些地方超生罚款的征收则直接委托给乡镇、街道,尽管收支两条线,但30%到40%返给了乡镇,甚至按一定比例奖励给基层计生专员。

  一些基层政府经费不足,甚至靠超生罚款来运转,即所谓的“省市吃土地,县乡吃肚皮”。

  综合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华社、央广、中国经济周刊、财新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