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动荡:人民币为何幸存?

摘要:外部需求的疲弱、美国QE退出、以及主要经济体数据低于预期等,点燃了新兴经济体根基动摇的那根引线。不过在动荡的背后,各国自身的问题也难辞其咎。如今,这些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国内债务负担堆积、资产价格高企、增加杠杆的边际效益已经递减。

  新年伊始,新兴市场发生的剧烈动荡至今还令其心悸,外资撤离、汇率下跌、股票和债券市场的重创如同一场梦魇压身。其中,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阿根廷比索和俄罗斯卢布等持续贬值,多个经济体一片哀鸿。而中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虽然升值预期有所降低,但相对保持了稳定,市场上下似乎为人民币投下了充满信心的一票。

  新兴市场的“货币危机”

  至2014年1月,全球最主要的24个新兴市场货币中,仅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其余全线贬值,其中有3种货币跌幅在5%以上。

  此外,据监测资金流向的机构EPFR(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2月7日的数据,年初至今,新兴市场股票基金资金流出规模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

  多国不得不集体采取加息手段来紧急救场。但很显然,被迫加息进一步刺激了资金的外逃,以致债务违约风险骤增,随之股市、债市齐齐下挫,给新兴市场带来了更多不确定的因素。

  2月11日,美联储首任女掌门耶伦在国会山的首次正式亮相中强硬地表示,美联储将继续缩减刺激经济政策规模,显然她和她麾下的美联储并不打算为新兴市场的这轮动荡来买单。

  外部需求的疲弱、美国QE退出、以及主要经济体数据低于预期等,点燃了新兴经济体根基动摇的那根引线。不过在动荡的背后,各国自身的问题也难辞其咎。

  在瑞银证券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看来,部分新兴经济体过去几年享受的短暂繁荣,是建立在凭借海外资本涌入推动国内信贷扩张的基础之上——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如今,这些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国内债务负担堆积、资产价格高企、增加杠杆的边际效益已经递减。似乎除了中国在改革的魄力上先行一步,其他地方仍然在徘徊踟蹰。

  人民币为何一枝独秀

  刚刚过去的2013年,资料显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已经累计41次创新高,上涨1984个基点,全年升值达到3%,幅度几乎是2012年的3倍。

  相对于近期其他新兴市场的剧烈波动,德意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人民币虽然在春节过后即期汇率有所回落,但总体来看过去几周里的表现仍然称得上稳定。

  如今,习李政府马上届满一年,总体上看改革力度、改革措施乃至成效为人所共睹。虽然存在诸多中国式问题,但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较之其他新兴经济体而言更为稳定,无疑使得人民币底气十足。

  其次,从国家外汇局日前公布的2013年度数据可以看出,资本和金融项目顺差,在国际收支的内部构成中占比逐渐增大。尽管顺差规模有所温和,但仍显示出国际市场对人民币比较看好的迹象。

  继2012年资本流入中断后,去年资本再次流入中国。耶伦在上述国会山的证词中表示,将继续长期维持超低利率,因此中美利差依然保持着一个高水平。大量热钱通过地下钱庄、虚假贸易或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入中国境内牟取套利机会。中国资产定价对国际资金的诱惑力可见一斑。

  此外,坐拥3.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在资本账户仍未完全开放的前提下,中国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能力为不少分析人士看好。

  最后,中国“高储蓄、低外债”的特点,客观上在新兴市场外围形成了一道抵挡风险的防火墙。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朱明方博士认为,2014年人民币汇率很有可能会继续小幅升值。但显然,人民币升值不可能无限期延续下去。随着美元可能的逐渐走强,人民币升值的幅度和可能性会日益减小,一段时期内估计会维持稳定。“目前人民币汇率已经接近均衡水平”,中国央行曾如此表示。

  “外升内贬”的博弈

  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2013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7.89%,且自2005年重启汇率体制改革以来,升值几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与此同时,国内物价几乎每年都会有所上涨。这便构成了俗称的人民币外升内贬的格局。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表示,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持续升值的一个原因在于,人民币持续升值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淘汰过剩产能的效果。

  另外,如果人民币升值预期突变,海外“热钱”很有可能大量流出,地方债务、政府土地财政也会受到冲击,因此人民币升值目前还有支撑中国资产价格的作用。

  对普通人而言,在出国留学、旅游、购物等方面,也可享受到人民币升值的利好。

  但是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对出口外向型企业来说则是苦不堪言。不久前,便有媒体报道出很多外贸企业“有单不敢接”的极端案例。同样,对于普通人,手里的人民币似乎更是要直面物价不断上涨的现实。

  汇率机制改革如何进行?

  最符合现实的一条道路似乎就是,放宽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由政府保住上下限,剩下的波动空间则交给市场来决定。

  在市场力量决定的弹性汇率之下,尽管会有中国经济将遭受冲击的担忧。但正如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所述,其实并不会像许多人所担心的那样严重。

  虽然它可能造成人民币升值,但就当前汇率与均衡水平相差不远的实际情况来看,升值将是温和的。因此,进出口增减所造成的对经济的冲击,都是目前应该能够承担的起的。

  另外,这将扼杀货币投机者对人民币升值下单边注的机会,从而减少热钱存量。而目前,热钱占据了中国资本账户盈余的大头。

  对于日益庞大的外汇储备而言,央行副行长易纲和余永定的所见是一致的。那就是,现在中国外汇储备继续增加的每1美元所带来的边际成本都远远高于潜在收益。尽管维护经济稳定需要必要的外储规模,但当前条件下继续积累的意义已经不是那么明显。因此,采取浮动的汇率机制,这将能有效阻止中国外汇储备的在数量上的简单增加。

  作者:郭儒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