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如果独立,受伤的是谁?

摘要:苏格兰作家欧哈根认为,苏格兰民族党党魁萨蒙德提出的治国方针仍旧是彻头彻尾英国式的,又舍不得女王,又舍不得英镑。可以想象一下,独立后的苏格兰共和国可能“只是有个新国旗飘来飘去”。

  在去年热播的英国政治讽刺剧《是,首相》中,英国内阁大臣的饰演者有如下一段台词:苏格兰人正是靠着受英格兰人迫害的情绪才团结起来的。他们内部矛盾多得是,如果没有了英格兰,这些矛盾都会出来,他们的两个足球队都能打起来。

  “如果没有了英格兰”,这一幕可能马上就要在现实中上演。9月18日,苏格兰所有十六岁以上并且居住地为苏格兰的人将进行公投。如果“独立”能够在此次公投中顺利过关,那么苏格兰就将于2016年3月24日正式独立。

  不利的选情让伦敦政府忧心忡忡。英国首相卡梅伦多次挽留并向苏格兰人承诺:他们将获得通过自己的议会制定税收规则以及开支和福利政策的机会。英国各主要政党也纷纷表态,将在投票结果否决独立的情况下向苏格兰下放更多的权力。

  不安的情绪也已经反映在嗅觉灵敏的国际资本上。随着公投消息持续发酵,过去四周资金加速从英国资产撤离。数据显示,投资者8月从英国金融资产撤出270亿美元,这是继2008年危机以来最大规模的资本外流。

  脾气火爆的苏格兰民族党领袖萨蒙德似乎已看到了独立的曙光,他为这个目标多年来奔走呼号。“这将是他个人的巨大胜利”——无论公投结果的输与赢。

  一场经济危机导致的“联姻”

  历史上的英格兰和苏格兰,长期就是两个各自独立的国家,同处一岛的两国经常处于对抗状态。在1707年合并之前,苏格兰作为独立主权的王国已经存在了800余年。

  18世纪初期濒于崩溃的国内经济形势,使得苏格兰议会的政治精英们不得不考虑由英格兰提出的合并提议。尽管合并后也经历了痛苦的磨合期,但英格兰持续流入的资本、技术和观念,最终将苏格兰从泥潭当中拯救了出来。

  一战之后,苏格兰民族主义情绪泛起,此后要求独立的声音时有耳闻。1997年英国决定“权力下放”,并于次年通过了《1998年苏格兰法》。苏格兰作为一个地区恢复了独立的议会和政府,并且享有在交通、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的自治权,还有部分的财权。苏格兰地区的政府首脑就是首席大臣——包括萨蒙德,其直接由英国女王任命,而不需经英国政府认可。

  卡梅伦政府之所以允许苏格兰进行公投,有点大意失荆州的味道。他们可能认为,尽管不满于保守党的执政,但苏格兰一向得到诸多的自治优待,以及获得比英国平均水平高出20%的公共预算,普通的苏格兰人应该不会掂量不清楚独立会对自身带来的危机。但显然,更善于激发苏格兰民众民粹情绪的萨蒙德,这一次让卡梅伦政府大跌眼镜。

  英国将失去什么——北海油田之争

  苏格兰一旦独立,英国将会失去32%的国土面积和8%的人口,以及约占英国9.2%的经济总量。英国经济总量的全球排名将从目前的第6名滑落至第7名,而苏格兰将成为全球第43大经济体。

  对英国来讲,不列颠岛的分裂还可能会削弱其在欧盟(EU)中的地位。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英国在2016年举行关于欧盟的公投,一旦失去了相对亲欧盟的苏格兰选民,英国脱欧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去留之际,北海油田的归属成为双方分家的必争财产。

  在北海油田的沿岸国中,英国获得51平方公里的面积。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产油,使得英国成为欧洲第三大产油国和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国。目前,北海油气田上缴的巨额收入归英国中央政府所有,2013-2014年,这项收入就达到47亿英镑。

  但是按照苏格兰政府——尤其是萨蒙德的说法,从地理上看,北海油田每年几十亿英镑的原油收入绝大部分应该归属苏格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进入伦敦的国库。

  苏格兰倾向于主张以现有的渔业作业线为国界,那么他们将获得95%的油田和60%的气田,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而这也正被认为是苏格兰与英格兰闹“分手”的重要底气之一。目前,北海石油收入平均已占到苏格兰国民收入的约5%,占苏格兰公共支出的10%至15%。

  这样的方案显然难以被英国中央政府所接受。他们有可能提出的方案就是按照人口比例来划分收益——即苏格兰8%的人口只能得到所有收益的8%。

  但从长远来看,北海油气的产量是双方都需要考虑的问题。北海油田未来开发的总规划师伍德爵士就曾警告,到2030年北海油气田将会枯竭。他承认北海可开采的石油当量可能仍有240亿桶,但同时暗示150亿-165亿桶更有可能。一旦北海油气产量下降,将影响税收收入,这将令苏格兰经济基础更加脆弱。

  苏格兰舍不得女王,也舍不得英镑

  苏格兰的人均收入大致与英国整体水平持平,是除伦敦和东南部以外英国最为富庶的地区。

  金融与保险业和威士忌酒都是其骄傲的资本。此外苏格兰地方政府还预计,如果计入途经英格兰的资源出口,苏原油和液化天然气出口总额有望扩大至866亿英镑,这将保证独立后的苏格兰仍处于富国之列(不知他们是如何考虑北海油田的枯竭问题)。

  苏格兰独立之后,将仿效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模式,继续奉英国女王为君主,只不过中央政府不再有染指苏格兰的权力。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刊文认为,苏格兰的萨蒙德政府对于独立后可能面临的经济、社会和国际方面的挑战,并没有给出多少可信的答案。他的论调洋溢着过分乐观主义。

  苏格兰身份的变更可能会导致几大经济风险:货币风险,政府信用风险,公共开支萎缩风险,严重依赖风险。

  其一,苏格兰并无独立的金融决策机构,所有银行仍然接受英国央行的管辖。苏格兰一方希望继续使用英镑,建立货币联盟。但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已明确表示,政治独立与保留英镑为法定货币,两者不可兼得。而货币方面的不确定将让苏格兰经济的每个方面蒙上阴影,包括了从商业贷款到抵押贷款。

  其二,萨蒙德公开威胁,如果苏格兰独立却不被允许正式保留英镑,将拒绝分担英国公共债务。由于苏格兰肯定需要在国际市场借贷,而一旦背上借钱不还名声,对投资者而言将失去可信度。

  其三,苏格兰独立后的政府债务水平可能会很高,预计2015至2016财年,苏格兰将承担英国1.7万亿英镑公共债务当中的1430亿英镑,约占苏格兰GDP的86%。如果加税,势必容易引起民众反弹,而且企业为避税可能还会往英格兰搬迁;如果不加税,额外紧缩大部分无疑将落在公共开支头上。

  另外,萨蒙德希望苏格兰加入欧盟,但欧盟要求候选国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债务必须在GDP的60%或以下,苏格兰与这一标准还有不少差距。

  其四,苏格兰经济严重依赖自然资源和对外出口,加之与英格兰已经形成长期互相依存的密切关系,单飞之后会不会如政治家所愿保持蓬勃的经济活力,仍有待观察。

  苏格兰作家欧哈根就认为,苏格兰民族党党魁萨蒙德提出的治国方针仍旧是彻头彻尾英国式的,又舍不得女王,又舍不得英镑。可以想象一下,独立后的苏格兰共和国可能“只是有个新国旗飘来飘去”。

  如今,在公投投票前夕,苏格兰独立派制作了很多颇具文艺范的口号和标志,以此来吸引更多的选票。但显而易见,独立之后的苏格兰,并不会轻易地就像萨蒙德宣称的那样:在一个如挪威般富裕的国度,苏格兰人文艺地享用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牛奶和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