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货币政策怎么走?
  • 全面宽松还是继续稳健
  • 经济增长面临转折点
  • 全球都在宽松
  • 孤独的反对声

全面宽松还是继续稳健

  点击: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报名

  专家激辩货币政策:全面宽松还是继续稳健

  2008年,从紧的货币政策;2009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2010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2011年,稳健的货币政策。

  时光荏苒,2016年的货币政策是稳健还是宽松?这是摆在周小川面前的扑朔迷离的难题,也是专家学者正在激辩的焦点。

  在现任央行行长周小川的眼里,货币政策从松到紧一共分为五个档次:宽松、适度宽松、稳健、适度从紧、从紧。每档的划分并不是很明晰,但是我们知道,2008年四万亿出台,人民币总量一年之内同比增长20%,在周小川的定义里是“适度宽松”。而在今年,李克强总理的政府报告里提出的货币总量增长保持在12.5%左右,被定义成“稳健”,由此可知,稳健与适度宽松的边界大致在百分之十几与百分之二十之间。

  自2011年以来,周小川已维持了连续五年的稳健货币政策不变。然而自去年年末开始,利率政策却出现了变化,国内和国际环境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故。

  降准降息周期开启

  2014年11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即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这是28个月来首次降息。周小川自此开启了降准降息周期,在不到近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经连续6次降息,5次降准。

经济增长面临转折点

  连续降准降息的背后,是国内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转折点,长达十数年的连续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在近些年悄然回落到了个位数,从保八再到保七,随着中国经济体量的迅速扩大(GDP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增长速度也在不断放缓。

  “增长与转型”成为了今年经济学界频繁放在嘴边的词汇。事实上,与经济增速不断放缓相对应的,是代表工业景气程度的PPI指数的连续四十多个月的为负。统计局公布的9月PPI指数更是同比下降5.9%,煤炭、钢铁等资源和初级工业品的价格全线下跌。制造业有没有凋零危险尚存争议,但至少传统制造业遇到了通缩的麻烦,这点没有异议。

  由于代表消费品价格的CPI指数连续处于低位徘徊,有人担心工业通缩导致中国全面陷入通缩,从而出现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局面。

  资产负债表衰退危机

  所谓资产负债表衰退是指全国性的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后,大量企业和家庭资产负债表随之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从而出现技术性破产,导致经济危机的出现。

  在某些学者看来,日本就是典型的资产负债表衰退的例子。从90年代到20年代初,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日本的资产价格以骇人听闻的颓势暴跌,极大地破坏了数以百万计的日本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日本高尔夫俱乐部会员权和六大主要城市商业不动产价格从泡沫高峰期到位于谷底的2003年和2004年,分别暴跌了95%和87%,使得它们的现值只有当初的1/10。

  中国虽然国家负债率不搞,但企业的负债率也是极高的,以钢铁行业为例,中钢协表示,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行业负债率达69.47%。可以认为,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破产离钢铁业或许已经不远。

  而钢铁行业,仅仅是过去十多年房地产拉动的中国重化工业狂飙突进的一个行业而已。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高占军在今年8月的一次讲座中判断,中国企业的整体负债率目前已经攀升至60%以上,而七八年前是45%以上。

全球都在宽松

  当今的中国与世界的联系前所未有的紧密,无法独善其身。近些年,全球都在宽松,主要发达经济体都在超发货币。

  美国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一直维持着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维持着几近于零的基准利率,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美元,导致市场充斥着数亿万亿计的富余美元。虽然说美联储于去年年底宣布退出QE,但是迟迟未能加息。

  日本自安倍晋三上台后变启动了宽松货币政策,日央行推出无限量QE,导致日元在两年时间里对人民币贬值程度超过50%,在让中国消费者眉开眼笑的同时,也让人民币和日币汇率陷入了严重的失衡。

  今年年初,欧洲央行也宣布了数额逾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计划,通过购买主权债券向市场注入海量的欧元。

  在各主要发达经济体都争相推出宽松政策,大搞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时候,无形中对人民币构成了巨大压力。

  学者呼吁宽松货币

  在此国内国际大背景下,2016年中国的货币政策是稳健还是宽松?这个问题逐渐浮上了水面。

  2015年七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进行了例行调整,体制外的三位专家委员钱颖一 、陈雨露 、宋国青退下,由樊纲 、黄益平 、白重恩补缺。

  盘点这三位体制外的专家委员过去的观点,多主张宽松货币政策。

  投行出身的北大黄益平曾在多场合支持宽松货币政策。今年五月,黄益平在《证券日报》撰文表示,当下企业的高杠杆率值得担忧,要想缓解企业融资矛盾,需要从总量上做文章。短期内如果经济增长下行变成一个主要的风险,央行就应该放松货币政策。

  来自清华的白重恩在二月接受采访时,同样表示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应增强流动性缓解企业融资难题。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樊纲也主张退出紧缩政策。去年12月30日的《深圳特区报》报道称,樊纲认为当前经济情况表现为轻度通货紧缩,政府的应对措施不够积极。紧缩政策适合经济过热的时候,而当下许多紧缩政策应退出舞台。

  这三位新晋专家委员的加入会不会松动央行一直坚守的稳健货币政策呢?

  其实,三位鸽派专家的加入并非意外,朝野之间,早兴起了主张宽松的声音。

  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曾在多个场合力挺宽松货币。在今年6月的一次论坛上,韦森表示决策层不用担心通胀,可以实行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通过增加货币供给,降低实际利率,减少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和利息负担。

  韦森说:“现在全球都在宽松,欧洲在猛发货币,美国也在实行量化宽松,日本基础货币也发的很厉害,中国不这样做行吗?再加上现在企业负担这么高,实际利率这么高,负债超过100万亿,不宽松不行。”

  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常委、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今年的两会上也给出了“我国应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对策建议。

  人民大学国发院院长刘元春近日撰文表示:“中国要避免进入资产负债表衰退,不仅要进行货币政策方向的全面转型,同时还必须将一次性宽松冲击达到一定的高度“。

  庙堂之内,也已知道守不住稳健政策,只是没有公开承认罢了。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作为上一届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论坛上透露,当下执行的是非常规的货币政策,真正的稳健很难守得住。陈雨露说:“我们货币政策委员会天天讨论的,就是挖掘一切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工具往外推,(包括)定向宽松等等。”

  陈雨露从货币政策委员会退下以后,已调任央行副行长一职。

孤独的反对声

  许小年和吴敬琏:孤独的反对声

  在朝野上下一片宽松货币的呼吁声中,许小年和吴敬琏的身影显得特别孤独。

  著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多年来一直严厉批评当年四万亿的刺激政策和当下的超发货币,以及美日的量化宽松政策。在今年9月的一次论坛上,许小年继续称中国政策制定部门不缺建议,缺的是常识。中央银行印钞票不能创造价值,印钞票仅仅转移了价值,把价值从债权人手中转移到了债务人手中。

  许小年的这番言论,翻译成白话就是,央行印钞票只是稀释了原有纸币的价值,欠钱的人在钱不值钱以后,需要偿还的价值也就少了。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也屡次反对放松银根,在去年末的搜狐财经峰会上,吴敬琏称:“放松银根搞大规模刺激的坏处非常大。”吴老非常担忧。

  总结:2016年的货币政策何去何从

  毫无疑问,当下中国的经济增长面临着一个转折点,经济增速放缓,企业负债率高企,工业领域通缩,加之外汇储备的大幅下滑,CPI长期处于低位徘徊,中国或有陷入全面通缩,出现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危险。

  庙堂之上,李克强和周小川依然坚守着持续了五年的稳健货币政策,“去杠杆”是摆在明面说法,所谓去杠杆,翻译成人话就是银行收贷不放贷,听任资产价格和商品价格的下跌。然而朝野之中有着越来越强烈的宽松货币的呼吁,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实际操作中,周小川开启降息降准周期的举动似也部分印证了陈雨露所说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在操作中已经向宽松转向。

  许小年和吴敬琏的反对声音并没有多少的支持者。

  货币政策一旦从稳健转向宽松,影响的将是亿万中国人的钱袋子。2008年那次,在银根放松之后,房价出现了大幅飙升,储户存款在无形中大幅缩水。相当于财富从一部分人转移到了另一部分人手中。

  于是,2016年的货币政策走向会是如何?成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话题。

  2015年12月5日的搜狐财经峰会《新风口、新引擎》会带来货币政策走向的精彩讨论,敬请关注,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