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众生相
  • 似曾相识的股灾
  • 上帝想要股灾 必先让人疯狂
  • 该不该救市
  • 我们该怎样面对股市?

似曾相识的股灾

  6月15日至9月中旬A股经历三次大劫,两市个股平均跌幅近四成,总市值腰斩,一亿股民遭受惨痛洗礼。

  三轮暴跌:

  6月15日-7月8日?5174点-3507点

  7月24日-8月3日?4125点-3549点

  8月18日-8月26日?3999点-2851点

  股民之痛

  6月12日-10月13日,A股总市值下降35%。个人投资者平均损失约6万元,损失比例约40%。

上帝想要股灾 必先让人疯狂

  2015年6月12日,上证达到5178点。接近2008年初的水平。创业板市在这天的市盈率最高接近150,深指近70。历史上,美股纳斯达克指数的市盈率最高达到151,日经70,6124时上证深证的市盈率也只有70左右,之后,市场只剩下彻底的疯狂。

  当市场增量资金无以为继之后,股票只能下行,场外高杠杆资金被动平仓加速了主动平仓的力量,而公募资金遭到赎回的增加了被动抛售的压力,一时间连续多日出现了千股跌停,甚至大盘跌停的奇观,市场流动性出现停摆,场内1:1融资客临近平仓线,股市危在旦夕。大批私募被迫清盘。

  于是,救市了,证金公司横空出世,跌停板扫货,向市场提供了近2万亿的流动性。加上短期限制保险、基金净卖出,限制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暂停IPO等措施,股市又出现千股涨停的奇观。A股保卫战以两个涨停板宣告暂时的胜利!

  然而,投资者和监管层都输了。大部分投资者输了钱,而监管层停了新股、国企改革停滞(甚至被迫增持)、互联网+战略几成口号,重要的是制度随意更改带来的信用丧失。虽然部分散户的记忆力只有7秒,但大多数投资者账户上数字的真实损失却是刻骨铭心的,凡此种种负面影响,均需假以时日,才能逐渐被遗忘和改变。

该不该救市?

  在雷曼兄弟破产时,有过一个关于道德风险的讨论:赚钱了你们拿奖金,弄出风险来叫纳税人买单,这显然不公平。这个道德风险问题现在也摆在我们面前,“国家队”出钱救市,救了谁?救一批赌徙是否必要?

  无论质地如何,以梅雁吉祥为代表的“王的女人”们一时间风生水起,用纳税人贡献的脂粉打扮得打扮得无比妖艳。然而,这种人为干预的市场表现终究是假象。之后怎么办?这个问题至少现在还没有人回答。

我们该怎样面对股市?

  巨额银行资金直接或间接进入巿场是股灾根本原因。为了利益,为了收益,从张育军、中信们到普通散户全都忘记了初心,忘记了理性……而监管层不应该忘记1929年的教训,应该坚守底线!

  2015年就要过去,股灾终将成为记忆,但一系列行为的影响才刚刚开始。救市中洒出金山银海的国家队能否全身而退?我们试目以待。

  言论:

  “迄今为止政府的多项措施是退出紧缩,不是刺激经济。而且那些政策,本质上不是为了刺激股市。股评家千方百计把政府所有的行为说成为了股市,其实不是那样的。整个经济的范围很大,股市不是说不重要,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并不是围绕股市,而是围绕实体经济和GDP的。股市和GDP有关系,但只是印花税和证券公司的手续费,资本溢价是不计入GDP的。我曾说过说,防止股市上一些人要绑架政府。”

  2008年,我们救过一次,什么政府出手啦,总理天天看收盘价啦,甚至汇金增持啦,印花税单边征收啦等等利好消息满天飞……结果市场依然倔强地跌到1664。

  回想起来,终究是水中月,境中花。

  市场有它自身运行的规律,外来的力量只会改变斜率,不会改变趋势。

  6124跌到年线下跌了27.8%,2015年6月12日5178下来到年线则跌了34.4%。人力可以改变什么,又将被怎样改变,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大家可以耐心等待历史给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