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仇和如影随形的商人

摘要:从宿迁到昆明,中豪商业集团的刘卫高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但“改造”了宿迁,也在仇和的主政下,“改造”了昆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聚敛了巨大的财富。有仇和在,纵使市长也无法阻止刘卫高的“强拆”。而有跟随了12年的刘卫高们当“白手套”,仇和通过拆旧城建新城的土地经济方式,获得了巨大政绩。但在今年两会后,一切戛然截止。

  “会后第一虎”终于落马了。2015年3月15日12点53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客户端弹出一则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事情来得很突然。仇和是全国人代表,在15日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会议第三次会议上,他刚刚表决完立法法,结束后上午10点,仇和还坐车回到了云南代表团的驻地“职工之家”。但两个小时后,仇和就带走了。

  仇和曾经是“明星官员”,主政江苏宿迁市,就以“仇和新政”引发全国的争议,其后高升为江苏省副省长、云南省委副书记、昆明市委书记。这个“明星官员”的落马,业界普遍认为是事涉昆明城建房地产的贪腐黑幕。据云南传媒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很可能是与他推动的昆明螺蛳湾项目有关。而这个项目的所有人中豪商业集团,正是从宿迁跟随他到昆明的刘卫高的公司。传刘卫高曾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过,后放出。搜狐财经曾联系中豪商业集团相关人士,未获置评。

  从宿迁到昆明,中豪商业集团的刘卫高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但“改造”了宿迁,也在仇和的主政下,“改造”了昆明,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也聚敛了巨大的财富。在今朝,一切戛然截止。

  最牛车牌的红顶商人

  2011年后,挂着“苏N00000”黑色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似乎很久不在宿迁街头出现了。在这座苏北的小城,这辆当时全国只有两辆的豪车是人们热议的谈资之一。这辆豪车的主人—浙江芬莉控股集团(下称“浙江芬莉”)董事局主席刘卫高曾是这座城市的“红人”,是前任宿迁市委书记仇和的座上宾。

  1968年7月,刘卫高出生在浙江义乌。他从16岁起就开始做生意,从3000双手套打开创业之路,到从上海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1993年,刘卫高创办了芬莉袜业。2003年8月,刘卫高在宿迁市投资2.5亿元创建江苏芬那丝企业有限公司,作为芬莉集团大型袜业、内衣、纺纱、印染生产与出口基地,总占地面积500亩,一期投入2500万美元。当时的宿迁是一座苏北欠发达城市,是什么地方吸引客商来投资?刘卫高曾对媒体表示:“当初选择到宿迁来投资,就是看中了宿迁的政策和服务环境。”

  当时的宿迁市委书记正是仇和。2001年仇和升任宿迁市市委书记后,推出的疾风暴雨般的“仇和新政”。其中就有在2002年时推出的招商引资政策——宿迁推行1/3干部离岗招商、1/3干部轮岗创业,催生了上千“官商”,政府下达“招商引资”任务,给予招商引资的人一定奖励,一般不超过引资额的5%。

  浙江芬莉正是招商引资来的项目。但很快,刘卫高就不满足以做丝袜生意。他准备建设“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这是其时宿迁最大的外来投资项目,2005年6月,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项目由刘卫高组建的江苏中豪置业有限公司摘牌。在按照挂牌公告要求缴纳6000万元报名保证金后以挂牌价成交,土地出让金总额为6.07亿元人民币,项目总投资26亿元,总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项目建成后将成为苏北乃至淮海经济区较大的综合性商品集散地。

  2005年8月1日上午的奠基仪式上,仇和带着宿迁市市委市政府的班子悉数出席,刘卫高的头衔也从浙江芬莉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变成了江苏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仇和对此相当重视,曾亲往商贸城施工现场视察,要求把小商品城“打造成苏北乃至淮海经济区综合性商品集散地”。2006年1月9日,仇和在视察中表示:“对个别蓄意阻挠宿城批发市场拆迁工作、干扰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项目建设的行为,有关部门要依法予以严厉打击,绝不手软,确保宿城批发市场拆迁和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建设工作的顺利推进,为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仇和的强硬表态多年后在昆明还将再次出现,而“确保”的对象还是刘卫高的中豪集团。

  那番强硬的表态过了11天,在江苏省十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仇和得票541张,当选江苏省副省长,负责协调苏北发展、城乡建设、交通、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工作。但已高升副省长的仇和还是“五一劳动节”的假期回到宿迁,在新任宿迁市委书记、秘书长等陪同下,再次参观视察了该市场。当年12月14、15日,仇和再次到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调研。

  然而,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关于这个商贸城项目,当初刘卫高拿了3000亩地,但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实际占地面积恐怕不足千亩。据说该市场最盛时经营户达4000余户,目前二、三楼却有很多空闲的铺面。但正因做了这个市场,刘卫高当上了宿迁市的工商联主席,先后担任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宿迁建市十年十大功臣、宿迁市工商联主席、宿迁浙江总商会会长的头衔。

  “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成了“仇和新政”的城建样板模式——大拆大建,建设大型商品城,搬迁商户入驻,短期内做大政绩。如果遇到“个别蓄意阻挠拆迁工作”的,就“依法予以严厉打击,绝不手软”。“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仇和手一挥,拆到沂河堆。”“拆了你别哭,没拆你别笑,那是仇和没看到。”民间段子如此描述主政宿迁的仇和。

  2008年,刘卫高远赴云南昆明,此前不久,仇和刚刚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此后,刘卫高逐渐减少了在宿迁露面的次数。

  宿迁来的政商达人们

  到了昆明,仇和在下更大的“一盘棋”:昆明是亚洲的地理中心,是亚洲5小时航空圈的中心。而“区域性国际化城市”和“中国面向东南亚开放的桥头堡”已变成了他的口头禅。新螺蛳湾,则是桥头堡。仇和主政昆明将在宿迁的大拆大建方式带了过来,仅仅2008年7月,昆明市政府就一口气审批了近百个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总计涉及资金310亿左右。而昆明市2007年的财政收入总和也不过300亿元。

  于是,仇和再次拿出在宿迁时的招商引资手法。昆明市抽调100多人组成35个招商分局,分赴全国各地展开拉网式驻点招商,这些任务已分解到各个部门,包括公安局、司法局等单位。大批昆明官员前往宿迁学习培训,尤其是一些缺乏招商经验的教育、卫生、政法等部门,还有不少宿迁官员被请到昆明讲课。

  仇和要在昆明复制一个“宿迁模式”,他的老朋友们纷纷被请到昆明。刘卫高的江苏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也成了昆明市的重点招商引资对象。

  2008年5月,刘卫高在昆明成立注册资金高达5亿元的云南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在一开始的公司登记中自然股东有15名,最高认缴额是刘卫高出的2.8亿元人民币。在15名股东中,几乎都是“义乌帮”。其中,刘文玲出资1.5亿成为第二大股东,她和刘卫高关系亲密,刘卫高控制的浙江芬莉的关联公司中,浙江芬莉袜业有限公司经营部、浙江芬莉进出口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刘文玲。第三大股东金伟东、第四大股东刘建新亦是刘卫高的长期合作伙伴,尤其是刘建新任江苏运河文化城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江苏中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苏中豪”)、义乌时尚展姿袜业董事长。而江苏中豪的董事长,就是刘卫高。

  云南中豪开发据称总投资350亿元的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项目。刘卫高准备在仇和主政的昆明再次复制“义乌小商品市场”。按照昆明高层的意图,这个新建的小商品市场一定要“上规模”,一期的建筑面积就要达到300万平方米。而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日用消费品批发市场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当时为止三期工程相加的总建筑面积才不过260万平方米。

  在宿迁的成功及与仇和的前期结缘,使刘卫高在昆明备受重视。据说,在当地考察时,市里每每派出副市长级别的官员接待和陪同。

  “螺蛳湾里做道场”

  在招商引资的同时,仇和的另一个经营城市的办法,就是盘活土地。以旧城改造、搬迁等方式,腾出市中心用地用于建设商务区,在城郊另立新城。如此,一方面市区土地升值,另一方面也带动了城郊土地升值,只要土地不断升值,那么昆明市的财政收入就能节节高涨,仇和就更有财力“经营城市”。

  其中,“螺蛳湾市场”就是仇和“城市经营”的重要项目。“螺蛳湾市场”有两个,一个是旧的,一个是新的。

  “旧”的昆明螺蛳湾批发市场是从1980年代后期开始形成的一个重要市场。根据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朱晓阳一文《不应再搞运动经济——滇池东岸开发反思》的介绍,该市场最初是从“螺蛳湾村”的农贸市场开始,后来扩展到国有企业云南纺织厂的厂址和采莲河布料交易市场。经过20年发展,螺蛳湾形成三大交易区,在被关闭前是云南省最大的综合交易市场和全国十大商品批发市场之一,有6000家商户,13000人就业,每日有15万人光顾,商品远销云南各地甚至东南亚的批零兼营市场,是昆明人买便宜小商品的必逛之处。

  但在仇和看来,“旧”螺蛳湾市场这个“农民城市化”的市场,该让位了。据朱晓阳介绍虽然螺蛳湾关闭事件发生于2009年12月,但2008年初仇和上任不久,昆明市政府就已经有了将昆明市内的市场,特别是将螺蛳湾关闭的打算。他计划在滇池东岸建一个新螺蛳湾。

  按照1999年昆明市公布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未来10年,滇池东岸应该是被保留为绿色的地区。在仇和的新规划中,原来的规划被突破。于是,2008年9月23日下午,拍卖会在昆明市土地交易中心举行,整个过程只持续了5分钟左右,中豪公司以79967.536万元的价格获得昆明市宏仁片区面积为860亩的7块土地。这些土地被以16万元一亩征收,当时周边的商业用途土地转让价大约在每亩150万元左右。仅此一向,云南中豪集团就少支出了数亿元。

  该项目开工时,在仪式上,时任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带领昆明市诸多官员出席。

  但仇和的力挺也难掩该项目的难题——该项目距昆明市中心大约15公里。所以,为了抢夺商户和客源,云南中豪得到了昆明市政府的支持。当中豪公司的滇池东岸商贸城还在建盖中,与昆明螺蛳湾市场同名的“螺蛳湾”名号就已经出现在中豪的商贸城计划和宣传中。这在当时引发了“名号争夺”纠纷。由于有昆明市领导人支持,名号之争最终没有能够阻止中豪使用“螺蛳湾”的名字,昆明人的口语中从此有了“老螺蛳湾”和“新螺蛳湾”之分。

  2009年底中豪的新螺蛳湾——“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一经开业,昆明市西山区政府便着手将老螺蛳湾关闭。政府要求其中的业主退租和易地搬迁,安置地是滇池东岸的新螺蛳湾。为了执行这一要求,当时昆明市西山区政府的通知要求,“旧螺蛳湾”批发市场将于于2009年11月30日24时关闭,从当晚24时起,只有持有通行证的经营户和住户才能进老螺蛳湾,消费者不能进入。

  为了避免被“强搬”,2009年11月21日,曾有数百商户一块堵路“抗议”。事后,昆明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报会称,21日上午,约100余名不愿搬迁的商户聚集到云纺家乐福门口,散发传单,煽动抵制关闭市场。随即,现场围观人员增至1000余人,并向环城南路扩散,在双龙桥十字路口,商户将四个方向交通堵断,砸毁南坝路口施工隔离栏,并将3辆出警警车围堵在路中。昆明市公安局发言人姚志宏表示,“这是少数不愿搬迁商户聚众闹事,警方已将24名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并带头组织煽动的人员带离现场审查。”

  那一天,昆明下了入冬后的第一场小雪。

  3年多前仇和所言的“对个别蓄意阻挠宿城批发市场拆迁工作、干扰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项目建设的行为,有关部门要依法予以严厉打击,绝不手软”再次成为现实,只不过,“宿迁·义乌国际商贸城项目”变成了“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但获益人都是刘卫高。

  但即使螺蛳湾的大多数商户最终搬到新螺蛳湾去经营,也不足以填满偌大的商贸城。2010年6月昆明市政府发了一个文件,要求昆明市二环内的114家市场关闭,全部迁出城区。在同一文件中,第一批(2010年)将被关闭的市场有43家,其中有31家被指示应当迁往新螺蛳湾。

  在“旧螺蛳湾”旧址将建起昆明的“中央商务区”,其他市场腾出的地也将陆续开发成商业项目。

  “市长也不能阻止的强拆”

  为了建设“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2011年,昆明官渡区政府动用200多辆挖掘机、推土机、吊车、运输车等大型机械,带领1500多个民工进行强拆云南富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景观苗木基地,该区政府还派出了近百人的城管执法大队队员现场“保卫”强拆,不允许媒体记者和被强拆单位的人员拍照,现场戒备森严。

  在官渡区政府派人非法强拆过程中,绿化公司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此事被昆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祖林获悉,他亲自叫停了强拆。后因市长张祖林因公务出国考察,这让中豪集团看到了可乘之机。非法强拆重启,而且这次强拆规模从原来的2号苗圃的50多亩地扩大到绿化公司1号~6号苗圃的210多亩全部土地。“他们就是为了赶在张市长回来之前,把这块地上的苗木全部刨干净。”绿化公司的上级单位云南富澳公司董事长助理陈刚表示。

  除了该绿化公司,“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所在项目地的村庄也一一被拆除。

  事实上,在仇和主政昆明期间。“仇和几乎完全越过其他官员直接过问具体的土地项目。”。一名昆明房地产商人透露,“他经常组织各种部门领导、房地产老板在一起开会,直接谈想法、下命令,包括张祖林市长在内的其他领导很少有说话的机会,当然后者也清楚说了也白说”。

  在仇和的主政下的昆明,刘卫高的中豪公司迅速扩张,“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板块”、“中豪新册产业城板块”、“中豪空港新城板块”三大城市新区,规划总面积约1900万平方米,用地总量超过18000亩,包括中豪 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核心商贸圈板块约880万平方米(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主体商城、湖滨CBD中央商务区、配套生活区)、仓储物流园区约120万平方米、生产加工基地约900万平方米(中豪新册产业城、中豪空港产业城)。2010年7月,当中国昆明·滇池泛亚商品博览中心在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揭牌成立时,仇和为该中心揭牌。

  但就在仇和所率领如火如荼的城市拆迁、建设工作进展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事件”。2009年11月21日,市内螺蛳湾大型批发市场由于拆迁引发数千商户上街堵路事件;2010年3月26日,五华区城管部门在整治占道经营摊点时,与经营者发生纠纷并导致大规模冲突,包括一名采访记者在内的10多人受伤,多辆城管、警察执法车辆被损坏;2010年8月20日,梁家河村发生一起被拆迁人员引爆液化气罐事件,一对农村母女和拆迁人员共10人受伤。

  仇和的“廉洁观”

  在13日上午,在今年“两会”云南的小组讨论会上,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发言期间,谈及“地方政府欠钱”问题时,仇和曾回应称:“我们这种体制,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应该是世界上最廉政。”

  仇和阐述说:“为什么?世界上有97%的国家是土地私有化,我们国家土地没有私有化,仅仅是私有使用权,30年、50年、70年,但是目前百分之百是政府所有。”

  然而,仇和最终还是栽在了土地问题上。

  仇和主政下的昆明与宿迁的关系相当紧密。不但江苏的金融人士来昆明考察刘卫高的“中豪螺蛳湾国际商贸城“项目。2013年,刘卫高还在江苏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受多位苏籍官员接见。在今年两会,他和仇和分别是江苏、云南团的代表。但他们或许没想到的是——在会后,他们被中纪委一起留下了。

  (综合中国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时代周报、南方周末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