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凯恩219名退休员工联名举报董事长王白浪侵吞国资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0年07月30日04:06

  紫晶、凯恩之间的恩与仇

  凯恩恩仇:王白浪称与紫晶置业无过节,219名退休工联名举报

  早报记者查询杭州市滨江区工商局工商资料发现,紫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的法人代表是叶跃源,而在凯恩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凯恩集团改制时国有资产以超低折扣转让给16名自然人中,除了王白浪,还有1人也叫叶跃源。

昨日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遂昌县公安局副局长谢炳洪(左)和政治处主任应事建(右)迅速起身离去。早报记者 葛熔金 图

  在《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被遂昌县公安局撤销刑拘决定的同时,因转贴仇子明报道而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刑拘的杭州紫晶置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翁安余,也被警方同意取保候审。翁安余此次被“一抓一放”,将紫晶置业与浙江凯恩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一下子亮到了幕前。

  昨日下午4时许,浙江凯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恩集团)董事长王白浪在遂昌凯恩大酒店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周京长跟我本人没有多少过节,他主要跟我弟弟王静波有一些经济上的纠纷。”周京长是杭州紫晶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白浪、周京长同为遂昌人。

  王白浪说,周京长曾经向杭州上城区警方举报王静波抽逃注册资本,但公安机关进行侦查以后发现周举报不实,“至于紫晶置业的事情我只能说这么多,不然有人以为我要挑起事端。但有人2008年来恶意诽谤凯恩的事情并没有结束,谁在背后暗中搞鬼,相信公安机关会进行调查的。”

  王白浪上述提到的“有人2008年来恶意诽谤凯恩的事情并没有结束”,与遂昌警方此次撤销的通缉令内容——“2008年以来利用网络散布虚假信息及公开散发传单诋毁某公司”相吻合。上述通缉令中所指的“某公司”,即王白浪实际掌控的凯恩股份(002012,凯恩集团下属公司)。《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今年6月至7月间接连发表了有关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的4篇报道,随后传出消息称仇子明被通缉。

  紫晶与凯恩都有“叶跃源”

  然而,仇子明与转贴者翁安余是否相识?

  翁安余的代理律师——浙江永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定坚已与翁会过面,吴定坚昨日告诉早报记者,翁称他不认识仇子明,并再次称他只是看了仇子明对凯恩股份的报道,“感兴趣,顶了顶,转发了下,个人没有从中去改变(原报道)”。吴定坚说,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刑拘翁安余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难以认定。

  此外,早报记者注意到,紫晶置业下属的西湖金座大酒店,在销售时一直使用“凯恩西湖金座”的名称。

  对此,紫晶置业行政人事总监周文高表示,2004~2005年间,在开发“凯恩西湖金座”时,紫晶置业下属的杭州紫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凯恩集团曾经有过短暂的合作,“(凯恩集团)要求入股,因为两个老板(指周京长和王白浪)都是遂昌人,都是朋友,所以就同意了。”凯恩集团“打过来几千万元”,但三四个月后凯恩集团要求退股,在分得利润后就退出。因项目当时已报“凯恩西湖金座”,所以后来沿用。

  周文高表示,这段短暂的合作,发生于翁安余来公司之前。除了这次合作,紫晶置业及其下属公司没有和凯恩集团发生其他“法律意义”上的合作。对于紫晶置业在成立之初,凯恩集团曾是公司大股东的说法,周文高也予以否认。

  早报记者查询杭州市滨江区工商局工商资料发现,紫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的法人代表是叶跃源,而在凯恩股份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凯恩集团改制时国有资产以超低折扣转让给16名自然人中,除了王白浪,其中有一人名叫“叶跃源”。

  王白浪昨日在接受早报采访时表示,凯恩集团与紫晶置业双方并没有主观注资的行为,只是在一些项目中进行过合作。其中,在西湖金座大酒店的开发上,凯恩集团与紫晶置业有过合作。因为他与周京长认识多年,周京长个人能力很强,曾在遂昌县任土管局副局长,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下海经商。在开发西湖金座大酒店项目的时候,凯恩出了大部分的投资约2亿元,周只出资小部分,但在股权分配上则不按出资比例,给周多分了不少干股。

  王白浪:未向经观投广告

  “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对于这次公安部门(撤销通缉令)的决定,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但是有一点我们是明确的"将继续追究损毁公司名誉的行为"。”王白浪昨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8年以来开始出现有组织、有计划针对凯恩的全方位恶意诬告和诽谤,为此凯恩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接受监管部门、银监会、纪检委和税务部门等众多部门的审查,而且审查后显示都为举报不实。

  王白浪表示,开始诽谤主要集中在向各部门举报不实材料,但后来见效果不大,索性在网络上发表了诸如“披着羊皮的狼——王白浪,凯恩股份实际控制人”、“中国国企第一贪——用89万侵吞6亿国有资产”等一系列极具诽谤性的帖子。而且,这些帖子往往在一个地方出现后,迅速会被频繁转帖到各大网站。由此,给企业的正常工作开展、企业声誉等带来巨大影响,公司为此接到无数股民和媒体的问询电话。

  为此,在今年5月15日凯恩集团对此行为,向当地公安部门进行报警,5月20日当地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予以立案。

  此后,《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连续发表“凯恩股份"偷天换日"谜团”、“凯恩股份再调查:隐瞒的关联交易”、“凯恩股份电池业务前景不明巨额关联交易价值几何”、“新华资金被忽悠4700万元接凯恩股份"飞刀"”等4篇文章。

  “我看了第一篇文章之后,发现稿子所涉及内容存在大量失实的地方,也多次想方设法去跟仇子明本人、其分管主任和副总编接触均未果。在此后,我曾有过想法通过法律途径控告《经济观察报》这种报道不实的行为,但是在朋友和律师的劝阻下放弃了念头。我也曾经请过上海、北京和深圳的几家公关公司,前往进行危机公关。我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试图去《经济观察报》投广告的行为,但是公关公司是否有这些行为我不清楚。”王白浪表示。

  219名退休员工联名举报

  此前,《经济观察报》发布的“关于仇子明报道凯恩股份的情况说明”称,仇子明于5月23日夜里11点多,孤身从上海乘火车赶至浙江丽水,先找到了实名举报凯恩公司员工李子华,随后与李子华一同赶赴凯恩股份所在地遂昌县进行调查。为此,昨日早报记者找到了李子华试图核实当时的情况。

  “仇子明的确在5月下旬来遂昌找过我,他说找我的原因,是看到网上有一篇"凯恩公司员工李子华在向县政府举报其在凯恩公司遇到不公待遇情况途中,被不明人员殴打受伤"的文章。”李子华说,当时这篇文章不是他发的,因为他从来不上网,是他把这件事告诉几个朋友以后,他们帮忙发上去的,在文章后面还附有他的手机号码。

  随后,早报记者也与仇子明在遂昌接触过的凯恩集团相关人士进行了交谈。“当时仇记者在我们这里采访得很细致,发出来的文章我们也看过,都是事实。其中,在第一篇稿子里面涉及王白浪侵吞国有资产的内容,都是根据我们提供遂昌县委【1998】25号、遂政【1999】24号文件等材料,再经过采访核实后写的。如果真的要作证的话,我可以把材料拿出来,我们都是70、80岁的人了不怕什么。”一位凯恩集团的退休职工向早报记者表示。

  随后,这位凯恩集团的退休职工拿出了几张写满名字,并有手印画押的纸张。该职工表示,这里有219个凯恩集团退休职工的签名和手印,基本上占了凯恩集团退休职工的一半以上,之所以要画押是想联名举报“王白浪侵吞国有资产,侵害退休职工权益”,他们准备在最近把这份材料送到遂昌县政府去。 (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曹凡)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