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人物 > 今日主角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救灾记”:最漫长的一周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编者按:从6月15日起,前期高歌猛进的中国股市几乎是在一瞬间从财富的盛宴变成“绞肉机”,大幅度的暴跌让“救市”从讨论变成了行动。自6月27日央行“双降”开始,到7月6日各路资金组成的”国家队“正式入市护盘,政策“救市”力度不断升级。搜狐财经从接近”国家队“、券商、基金、期货、信托等人士处多方了解,试图还原”国家队“第一周的救市,因为其后的”拉锯战“格局正是源于7月6日那天。

  6月26日晚上七点多。陆家嘴金融论坛夜话开始了,当所有嘉宾和记者涌入会场后,暮色中,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上海市官员、随从的簇拥下,从香格里拉酒店的旁门,匆匆离开,走上黄浦江江堤,沿着江堤快步行走。

  当天,一江之隔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刚刚被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袭击过,当天沪指报4192.87点,跌334.91点,跌幅7.40%。不远处的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也同样被重击,沪深300股指期货、中证500股指期货各合约全线跌停。千里之外的深圳损失则更为惨重,深交所创业板跌8.91%为A股历史上最大单日跌幅。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仿佛被收割机强行推过,哀嚎一片。

  白天在会场里,所有人都神色凝重,记者们试图追问到肖钢的回应,然而肖钢一言不发微笑离开。不甘心的记者们严阵以待,但最终还是被肖钢“调虎离山”,从旁门离开了会场。

  一天后的6月27日央行释放了降准降息的重大利好,然而,6月29日股市还是高开低走,沪指报4053.03点,跌139.84点,跌幅3.34%;创业板跌7.91%,创历史第二大单日跌幅。即使7月2、3日,在有托市力量的支持下,上证综指还是继续下挫,击穿3700点,创业板指数更是跌至2600点左右。

  面对严峻的形势,强力救市压倒了质疑声,从国务院到央行、证监会等部委,再到券商、保险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以及上市公司,最后执法部门也介入,由一个层级高于证监会的财经机构统一协调,形成了浩大的救市力量。

  在场上控盘的“国家队”包含了多路资金: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金公司)、社保基金、各大券商自营业务、保险公司等,其中,从明面上看,证金公司主要依托中信证券旗下四个营业部:总部营业部、北京望京营业部、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北京呼家楼营业部。

  这支“国家队”在7月6日起承担起了救市的重任。

  7月6日——“我们被骗了”

  在资本市场里,“空”与“多”不过是硬币的两个面,在下跌的大趋势下,多头会急于抛售离场变成空头,同样的,在政策的号召下,空头也会在变成多头,入场护盘。

  本来在5000点左右就已经调整仓位的社保基金,在“集结号”的号召下,重新集结资金进场护盘。社保基金起码在6月末七月初就已经入市。在7月4、5日,相关团队周末加班开会部署,相关领导一直加班到深夜11点。21家券商中,有前期大量抛售股票的,在被证监会约谈后,也迅速转换了角色。

  7月6日,“国家队” 开始集结。上午8点,从21家证券公司各抽调一个资产投资经理、一个交易员到证金公司报到。当天开盘前在集合竞价阶段,1800只股票即涨停,上证指数高开7.82%,市场情绪乐观到顶点。

  然而,摩肩擦掌的散户们不知道的是,就在投资经理、交易员们到岗的时候,他们的“弹药”却还在路上。21家券商出资的1280亿到当天上午11点才转到证金公司账上。同时,另一支主力社保基金的资金当时也在紧张调配中,社保基金入市有严格的流程,在6日早盘时,还需提交签报。

  “国家队”资金还在路上的时候,踊跃参与早盘集合竞价的,除了个人投资者,还有响应救市的机构投资者,有券商自营业务就在当时买入大笔ETF和蓝筹股。

  但缺乏主力资金的支持,大盘的盛况只维持了一分钟,便从高开7.82%开始回落,做多量能逐渐衰竭,个股纷纷从涨停板打开,涨幅迅速收窄,股指陷入鏖战,10:40创业板翻绿,股民的情绪也随着大盘涨幅的回落而开始产生动摇,搜狐客户端股市直播间里股民的情绪已从一开始的乐观,变成了悲观、惊恐、愤怒交织,前期暴跌记忆迅速发酵,盘面上抛盘压力逐渐加大。

  11:08分,就在上证综指开始下挫时,“两桶油”被快速拉升,止住了大盘的下滑。但即便如此,下午开盘后不久,指数还是继续下挫,并且短暂翻绿,逼近前期低点,创业板更是大跌6.5%,千股从涨停到跌停,已经入市的部分“国家队”陷入孤立无援的窘境。

  如同任何战役一样,参战的各方都有自己的意图。对于券商自营业务来说,当时再次进场,是把前期的获利都压上,成效的好坏会影响全年业绩,最直接关系到个人的年终奖,而当时大量的被套盘刚刚被解套,遇到机会就抛盘,以其自有资金难以承接,所以有些券商在资金都买入后,选择了观望。“国家队”的“嫡系部队”方面,当时要考虑并不是收益的问题,而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下午14:30,资金准备充分后,“国家队”总攻开始,盘中一度翻绿的中石油被“暴力”拉升,又恢复到4.23%的涨幅,并以13.56元收盘。随着权重股被拉动,最终上证综指以上涨2.42%收盘。

  当天的交易公开信息显示,“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席位共买入了30只蓝筹股共计57亿元,其中,海油工程恒生电子等12家上市公司获证金公司逾亿元买入,中石油获27.82亿元净买入。这一数额远远小于证金公司的投入,所以更多资金通过中信证券的4个营业部买入,“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 ”尤其引人注目,当天仅“中国石油”一只股票就买33.48亿元。

  据悉证金公司在当天买入了千亿资金,除了证金公司,据了解,当天社保基金也有过百亿资金入市。“国家队”主要买入中证500成分股,维稳蓝筹,护住指数。

  但大盘从高开7.82%到收于2.42%,盘面其实相当危险,因为护盘蓝筹股被强拉,中石油甚至一度被拉至涨停,但两市近千只个股上演涨停变跌停,日内振幅20%,数百亿的“国家队”资金在天量抛盘面前,颇为吃力。

  如果说早盘前很多人以为这将是“旗开得胜”、速战速决的一天,那么,到了收盘时,笼罩在人们头上的就更多的是不祥的预感。

  一场拉锯战就此打响。

  7月7日——恐慌性出逃

  对于王成(化名)来说,过去的一周每天都是煎熬,他重仓某只股票,最高时候时候曾浮盈30%。但当本轮暴跌后,每天都是开盘即跌停,浮盈很快抹平,即使他每天都是挂跌停价抛售,也根本无法卖出,因为该只股票共有8亿的卖出单,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本金逐渐“蒸发”。

  在本轮暴跌中,有无数个像王成一样的新入市散户,当时他们最急迫的心情就是——逃,不惜代价逃出去。

  此刻,他们是现货市场内最大的“空头”之一,而不久前他们又是最大的“多头”,在对股市所知不多的情况就挥舞着钞票蜂拥入场,如今又急于抛售手中的股票逃离。持币买入的是多头,持票卖出的是空头,而促使人们买入或卖出的基础是信心。

  而周一的盘面,无疑让很多人失去了信心。当天“国家队”资金进入主板市场护盘时,另一边的创业板却几乎全线跌停,创业板指数一直在5.7%的跌幅线上微幅波动——除去停牌的,创业板指数基本跌停。

  相关业内人士认为“国家队”进场是为了稳住局面,避免风险传导,更避免影响经济改革信心,所以稳健的”嫡系部队“更愿意购买蓝筹股,而创业板估值过高又没多少流动性。

  彼时的创业板也确实几乎丧失了流动性,当天早盘前,创业板里有147家公司宣布停牌或继续停牌,约占创业板公司总数30%,超280只各股全线跌停,只有不到十股飘红。

  创业板“空军”肆虐,雪上加霜的是,股指期货方面,IF1507跌7.42%,报3696.8点;IH1507%涨0.40%,报2747点;IC期指跌10%,报6516.2点。

  在6号,中金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股指期货交易监管的通知》,该通知称近期市场波动剧烈,为进一步抑制过度交易,中金所决定自2015年7月7日起,对中证500指数期货客户日内单方向开仓交易量限制为1200手,并进一步加强股指期货套期保值交易管理,重点加强对期现货资产匹配的核查。

  在7号当天,有些需要移仓套保的投资者发现,平了IC后,却开不了新的IC,需自行准备材料给期货公司,再由期货公司转交申请。无法套保对冲风险的投资者在大盘激烈下跌时,为了不被强平,只好出售一些暂时有流动性的股票,进一步加重了抛盘的压力。在当天,不少期货公司的客服电话被打爆,有客户因此折损数百万。

  失去信心试图出逃的散户、无法套保只好抛售现货的机构基金投资者、被强平的配资投资者等等各路“逃兵”疯狂出逃,当天11:00过后,两市跳水,沪指失守3600点。

  随后,“两桶油”、保险、银行等蓝筹股再度护盘,沪指跌幅有所收窄。14:00过后,两市震荡回升,到收盘时,沪指跌1.29%,报3727.12点,成交7761亿元;深成指跌5.80%,报11375.6点,成交3014亿元。

  当天“国家队”动用的资金从绝对数量上看,可谓巨大,其中证金公司动用了2000亿元以上的资金,除了自有、券商资金,据《财新》报道,证金公司还向商业银行拆入资金,以及央行提供的资金支持——有消息称央行的资金支持高达万亿。

  “市场毫无信心,砸再多钱进去也没用”接近“国家队”的人士说。

  从当天来看,市场不但严重缺乏信心,也缺乏流动性。特别是创业板的实际上接近跌停,更让社交媒体上涌现大量要求“国家队”不能只拉蓝筹护股指而要买入创业板股票的评论。

  事实上,当天下午开盘后,创业板龙头股在跌停板上每分钟出现了固定的买单,例如乐视网每次固定1592手,东方财富每次固定1462手。当时有市场人士推测,这是“国家队”在“机器扫货”,预示着“国家队”未来的操盘路线将发生改变。

  而这两家公司也将在日后被“委以重用”。

  7月7日夜——戏剧性逆转

  7月7日白天创业板的跌停,不但震撼了股民,也震撼了上市公司,如果说彼时很多股民急于出逃,那么上市公司则希望挂起“免战牌”。

  早在6号,沪深股市就总共有239家公司发布了停牌公告,其中包含了部分前期已经停牌的公司。

  在7号下午收盘后,一则关于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停牌的传闻,迅速在各个微信群蔓延。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深交所公司部人士在微信群里确实明确表示“各位,没有重大事项的就别来申请停牌了。领导已经批示,停牌要谨慎,不允许非重大事项停牌”,“领导再次批示!申请停牌的公司要经的起查,要真的是在做重大事项”。

  另有券商人士表示“四点半以后提出的不行,前面入围的讲出理由,比以前的要求细化”。搜狐财经从另一渠道了解到至少有一些公司的停牌申请被驳回,其中可以证实到的包括一家创业板公司。

  根据后来《南方周末》的报道,当天下午4点30分左右,共有170多家上市公司,向深交所提出了停牌申请,深交所随后表示不再受理,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下称上交所。

  然而,到了晚上22点,大批上市公司在深交所、上交所网站上发布停牌公告,仅在深交所公告停牌的上市公司就超过100家,停牌理由大多是语焉不详的“谋划重大事项”。这意味着7月8日开盘时,沪深两市停牌的股票占比将超过30%。

  第二天《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向深交所核实时,“有关人士断然否认(深交所要求所有上市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停牌的传闻)”。数百家上市公司在晚上22点后的大规模停牌公告,也似乎证明“谣言已不攻自破。”

  然而,各上市公司的董秘、券商人士都知道当天下午4点到晚上8点间,上交所、深交所的态度其实是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这一切都背后正是——公募基金触发赎回以及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压力。

  根据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的报道,上市公司康得新董事长钟玉说:7月6号公司股票跌停当天,大批公募基金经理打电话要求停牌,说再2个跌停就要被清仓了,而更有几个私募基金经理是哭着哀求董秘停牌,再不停就真完了。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上市公司,某上市公司董秘对搜狐财经表示在连续5个跌停后,公司电话被投资者、基金经理打爆要求停牌,在7号成为第5个跌停日后,公司选择了停牌。

  来自公募基金的消息也显示,在7号的两市大面积跌停后,不少基金净值也全线下跌,基金经理们纷纷要求上市公司停牌避险。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压力不仅来自于投资者,更来自于内部。据统计,2015年进行股权质押的公司有906家,分别执行了2563次质押,质押期限从1个月到3年不等,目前尚未解押的有895家,2392次。到了7月6日,有70家公司折价幅度超过50%(以质押时间点股价为基准),面临平仓危机,其中有6家上市公司五月份后就质押了超过30%的股权,股价大幅下跌后的强平有可能使这些公司股东失去控股权。

  以至于有券商人士表示“有些公司如果不停牌,可能就得发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了”。

  正是两方面的压力,促使7月7日夜晚局面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

  而这个逆转将改变第二天的战局。

  此前股指期货市场上,中证500(IC)期指的四个合约全线跌停,预示着8号将又是凶险的一天。受希腊债务危机和中国股市大跌的影响,全球的投资者都在疯狂避险,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震荡式下跌。

  看到此景,当晚,三里屯某酒吧,陈东(化名)将所持有的股票挂出跌停价,希望第二天能顺利卖出,在短短两周内,他从浮盈两百多万到亏损本金60万,300万的落差让他最终选择了离场。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当天,西城区富凯大厦证监会的办公楼,国务院某高层领导召开了一次会议,至于在会上谈了什么,参会人士都不愿透露。

  7月8日——全面失守

  只是,谁也没料到8号的局面会是如此惨烈。

  在早盘前,证监会罕见地喊话,称目前股票市场存在恐慌情绪,非理性抛盘大量增加,导致股市出现流动性紧张的状况。为恢复市场正常交易,证金公司将在继续维护蓝筹股稳定的同时,加大对中小市值股票的购买力度,缓解市场流动性紧张状况。

  就在前一天,证金公司向华夏基金,嘉实基金等五家基金公司申购2000亿元主动型基金份额,每家各获得400亿元,证金公司申购的是主动型基金,主动型基金可以购买几乎所有类型股票,不限于大盘蓝筹股。证金公司的意图正是要缓解中小盘股票的流动性紧张问题。

  这预示着,社交媒体上股民急切要求的“国家队”转战创业板的呼声被管理层接纳。

  但随之而来的是谁也没料想到的情况。7月8日两市大幅低开,沪指报3467.40点,跌259.73点,跌幅6.97%,深成指10870.14点,跌505.46点,跌幅4.44%,创业板报2304.76点,跌47.25点,跌幅2.01%。

  除去停牌的股票,这意味着沪指开盘即跌停,重演昨日创业板跌停的景象。此前被“国家队”用于拉动股指的中字头板块出现大面积跌停,中国石油开盘一度被砸至跌停,银行股也集体重挫。

  更糟糕的局面在股指期货,当天股指期货12个合约全部跌停,截至收盘,3大期指合约IH1507,IF1507,IC1507维持跌停,而其他9只下月或季度合约也维持跌停,12只期指全军覆没。

  在沪市、股指期货全面大跌时,”国家队“里的证金公司托市的小盘股却止跌,有50多只个股全天从跌停到涨停,振幅超过20%。在当日尾盘,创业板长盈精密、上海凯宝,中小板大洋电机等多只股票自跌停板直奔涨停。而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证金公司借道的中信证券四大营业部悉数现身,包揽两只个股的买入前四。

  但主力放弃中证50的主战场,转战创业板,导致沪指、股指期货暴跌,创业板也上涨乏力,不但丢掉了上证主战场,中小创也没打开局面。在”国家队“的其他”嫡系部队“的相关人士看来是,7月8日是全面失守,溃不成军。挫折的情绪甚至弥漫在了“国家队”上空。

  据《财经》杂志的报道,7月8日早晨,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召集多家券商负责人开会,要求证券公司扩大自营规模,加大对中小盘股票的购买力度。但“当天收盘后,证监会再次召集证券公司负责人开会,要求各家证券公司带着当天的交易数据来。原本以为上午会议后,证券公司会大举买入股票,但看到20多家券商全天买入只有150亿元至160亿元规模时,这样的迟缓行动让证监会领导非常不满。”

  搜狐财经从其他渠道了解到,“国家队”的嫡系成员对券商的护盘力度也相当不满,称其为“围观”。

  而在6、7号跟随“国家队”冲入蓝筹股避险的股民在蓝筹股的大幅震荡下,哀嚎一片,成了“国家队”护盘风格3天两换的最大失败者。

  下午,证监会发布《通知》要求,请各证监局约谈近6个月内存在减持本公司股票的大股东及董监高,明确要求在6个月内减持过本公司股票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通过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定向资产管理等方式购买本公司股票,其中,减持5亿元以上的增持比例不低于原减持金额的20%。

  到了晚上,曾被“国家队机器扫货”的乐视网和东方财富公告称,将在9日携手复牌。乐视网、东方财富都是在8日早上以拟披露重大事项为由申请停牌的,一天之内,这两只创业板的龙头股戏剧性地从停牌到复牌。

  当晚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两只创业板明星股的闪电复牌预示着明天“国家队”将继续拉动创业板。

  7月9日——各部门联手反攻

  当天的走势也的确证实了该分析人士的判断。当天,不但乐视网、东方财富涨停,在停盘较多的较多情况下,创业板个股几乎都涨停,涨幅达3.03%。沪指也大幅反弹,涨幅高达5.76%。

  那天上午,有券商人士告诉搜狐财经,证监会在当天会暂停初审会和发审会。到午间,从另一消息人士处获悉,“证监会发行部刚刚正式决定,首发和再融资均只开反馈会,初审会发审会暂停。”

  当时的投资者们面临的是前所未见的市场——大股东6个月内不准减持,必须增持,“国家队”资金护盘,并且,短期内没有IPO。

  更为利好的消息是——政府其他部门也加强了救市的力度。从当天获悉的文件来看,国务院国资委通知,为维护股票市场稳定,今日午前各省级国资委要确定一名委领导为责任人,并确定一名联系人。从当天起,各省级国资委需每日报送本地区国有企业增持上市公司的股票情况。

  国有上市企业彼时加入成了“国家队”的一部分。

  当天最为重磅的消息就是,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赴证监会,随后公安部发布信息,部署全国公安机关依法打击证券期货领域违法犯罪活动。多个信息源透露,公安部另一名副部长傅政华也参与了此项工作。

  在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的联手下,股指期货方面也高捷——IC1507、IF1507两大期指主力合约封死涨停。

  原本是空头多头的市场博弈,当执法部门介入后,成了“救市与恶意做空的对决”。

  7月10日——“做空者”

  7月3日,央行主管的《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打击恶意做空刻不容缓》的评论文章在各大门户、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文章认为“近期股市下跌有资本大鳄刻意打压做空迹象”,并暗示是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行先唱多后唱空A股走势,渲染恐慌气氛,动摇投资者持股信心,引发流动性紧张,最终形成股市整体性恐慌抛售。

  经过搜狐财经多方询问,获知,该文章并非央行方面的意思,而是该报文章作者观点。但国外势力蓄意做空A股在此后至今都成了一部分人认同的观点,衍生出了各种版本。

  7月10日,公安部跨部门工作组抵达上海,对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展开调查,此前,工作组透露,已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有涉案嫌疑,有知情人士告诉媒体,工作组周末已对两名参与恶意做空期指的相关人员进行了控制和询问。

  事实上,在公安部跨部门工作组到来之前,证监会稽查执法力量的200多名工作人员就到各地稽查。搜狐财经还了解到,7月9号,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还到上海期货大厦约谈了数家期货公司的负责人。

  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称,跨市场和跨期限市场操作就是恶意做空。

  而在2013年1月2日,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曾表示,由于实施了一系列严格的内部防控措施和制度,机构投资者很难利用股指期货操纵股市。

  从投资者和期货公司的反馈情况来看,很多投资者本来试图股指期货套保,但在种种限制之下,却被迫成了现货的空头。

  媒体报道,7月17日是股指期货的交割日,有私募基金原本计划在7月7日进行主力合约的移仓操作,但在完成了对1507合约的平仓后,1508合约却开仓失败了。如果在交割日之前仍然无法移仓期货,他们的股票现货将不得不被动平仓40亿元。“我们做套期保值也是按照规定来的,现在出现这种限制,是逼我们做空现货股票。”

  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7月7日、8日的现货抛盘中,有不少正是受限无法在股指期货上做套保的投资者。同时,饱受指责的配资客、伞形信托、融资客并非一开始就选择平仓出逃,很多是在一轮又一轮的暴跌中,追加了3、4轮保证金后,逐渐失去耐心,才最终选择平仓或者被强平。

  选择配资、伞形信托的股民中,很多都是大户,对于早期进入的来说,损失的只是浮盈,而在今年4、5月份入市的,则成了损失最大的群体。在7000亿的伞形信托里,或有5000亿是银行的优先级,如果不是多次补保证金,事实上已经危及到了1:1配资的客户。而为了防范股市风险传导到银行系统,则是救市的一大理由。

  然而,彼时场内依旧信心不稳,但在刚刚解套的股民却欢欣鼓舞执法部门参与“救市”的威力,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的一周也还是暴涨暴跌的一周。

  “国家队”继续囤积弹药吸足筹码,市场随着“国家队”的走向起伏不定。

点击进入【股友会】参与讨论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50721/n417172761.shtml report 10854 编者按:从6月15日起,前期高歌猛进的中国股市几乎是在一瞬间从财富的盛宴变成“绞肉机”,大幅度的暴跌让“救市”从讨论变成了行动。自6月27日央行“双降”开始,到
(责任编辑:UF041)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